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急品小师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 拔剑斩仇人

急品小师妹 长峰先生 2073 2020.03.16 10:47

  白莲花点头,用手指点马车上的小伙子,“正是此人,听说她出世在王家老镇,你可见过?”

  小伙子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忽然草丛里出了动静。

  凌云秀拍拍身上的积雪和尘土,从路边的壕沟里钻了出来。

  “哎呦?”,白莲花感到奇特,“这又从哪儿冒出来个娘们儿,迷路啦?”

  凌云秀拍拍手上的黄土,“你就是江湖大盗,采花贼白莲花闫秋?”

  “没错,正是本王。”

  “那你知道我是谁?”,马很高,凌云秀得大仰头才能与其对视。

  “本王管你是......”,白莲花正要口出恶言,一打眼竟看到凌云秀身后背着的宝剑,“你这个......你是谁啊?”

  “呦?看出来啦?”

  凌云秀反手摘下宝剑,左手一按绷簧右手歘的一下拽出宝剑,宝剑光彩夺目仿佛凌空打了一道电闪雷光。

  凌云秀并非有意出来惹是生非,只是她认出了这位彪形大汉胯下骑着的这匹黄骠马。元某人赠与凌云秀的黄骠马四个蹄子雪白雪白的,是出了名的雪里站快马,光凭这一条凌云秀看出这就是她丢失的那匹快马。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看到这黄骠马凌云秀的怒气又窜了上来,故此她要单剑战双雄为武林除害!

  凌云秀闪掉肥大的外套,里面是白布上衣白布裤褂黑色板带杀腰,脚下一双千层底布鞋浑身上下紧趁利落,已然做好了殊死搏斗的准备。空气很冷,可这玩命的时候凌云秀倒不觉得冷。手里握着青龙宝剑,心想着他这一口开山刀打眼儿一看就是粗铁打造,到时候先劈断了你这鬼头刀再用掌法将其制服。

  凌云秀这么想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白莲花竟然一个云里翻下马,单膝下跪给凌云秀抱了个拳。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老前辈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说着就在地上砰砰砰的磕响头,土面子都飞起来多高。

  凌云秀不知对方在耍什么花招,看那人胯下的黄骠马就是火冒三丈,欲解心头恨拔剑斩仇人,凌云秀上前一步分心便刺。宝剑打着呼哨一招拆为九招到了白莲花面前,眼看就要刺中心口凌云秀心中一动,此人为何不躲闪?就在这迟疑的功夫手下留了情宝剑扎在白莲花左肩头,从前面扎进去又从后面捅出来,血顺着宝剑的凹槽往外面流。

  眼看白莲花如此这般,彪形大汉拉起马缰子扭头就跑。白莲花刚要阻止,却不知是应该阻止大汉还是应该阻止凌云秀,惊慌失措之间只见云秀抬起左手腕子打出三支精钢袖箭。彪形大汉还没跑出十几步便被这三支袖箭打了个穿堂,从后背扎进去又从前心冒出来,血流如注大汉随即摔下马仰面横死当场。

  白莲花捶胸顿足摇头叹息,“哎,我这兄弟一辈子贪生怕死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临到了还落了这么个下场,真是造化弄人那!”

  凌云秀将宝剑抽出来,抬脚用鞋底子把血迹擦净,指点白莲花,“我问你因何向我下跪磕头,他这黄骠马又是从哪来的?”

  “您是我们下三门的总门掌,小的出师莲花门自然要给您扣头,这是于情于理。”,白莲花抬眼去看那黄骠马,“这马是我徒弟,也就是被您斩落马下的那位陈凯坐骑。陈凯本占帽儿山为王,我来以后他就做了二当家的,帽儿山向来公买公卖,这马也是他在王家老镇买来的。”

  “就是白鹅山下的那个王家老镇?”

  “没错儿!”,白莲花捂着血流如注的肩头,奈何他就一只手能活动,捂着前面后边漏,捂着后边前边又开始流血。

  云秀从百宝囊里翻出一块破布擦干净宝剑上的血迹,宝剑还匣。低头打量白莲花,白莲花也抬头看着凌云秀。就这么对视良久,云秀长出一口气,感叹道得饶人处且饶人。

  骑上黄骠马他要重回王家老镇去找卖马的人,既然马出了手她那衣物和百宝囊里面一应物品也应该出了手。她倒是不在乎那些东西和衣服,她只是想找到那几个趁人之危差一点将她置于死地的老贼。一想到这里凌云秀又有些懊悔,从村子出来的时候怎么就没问问那户人家姓甚名谁家丁几口呢?一边想着马儿踢踢踏踏迈开马蹄子,在天黑之前或许还能回到王家老店。

  王家老店?凌云秀脑子一转,她的脑子似乎比先前灵光多了,看来王家老镇还有很多账没有结清楚呢。

  说到王家老店,还有一个人来过这里。

  澹台隐一溜烟的从后门逃下山去,眼看身后没有人追赶方才放缓了脚步。从这里到山脚下的王家老镇不过十几分钟的脚程,可这条镇店依山而建绵延不绝,师父就算真的要来找也未必找得着。澹台隐出门匆忙只带着五十两银子和一小布包袱,背上背着生煞双剑,一身黑衣脚下踩着抓地虎的快靴。

  澹台隐为了防止师父追过来特意在后山饶了个弯,后山是师妹练功的地方。后山有一不算狭窄的小河,河两边有桥墩子不过已经被拆掉,想要过河就必须踩着河中央竖着的几根圆木。师妹凌云秀每天就是这样踩着圆木到后山打水洗衣服,师妹洗过的衣服总是带着一股香味儿,师妹说是掺了花瓣,可他怎么洗都洗不出那股芬芳扑鼻的香气。澹台隐不敢多做停留,师兄妹将来还有再见面的时候眼下赶路最要紧。澹台隐收腹提气腾地一声上了圆木,几个蜻蜓点水似的步伐跳过河去,消失在对面的密林中。

  由于从后山下来,所以澹台隐第一时间就到了山脚下的王家老店。正如店小二对凌云秀说得那样,澹台隐在王家老店住了一天,托小二去买了唇脂第二天便起身赶往白鹅山。

  白鹅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白,就算是大雪连天也只有顶部冒着一点白尖儿。澹台隐没有马他只能徒步上山,好在澹台隐轻功了得。出了镇店澹台隐弯下腰施展陆地飞腾法,膝盖顶前胸脚后跟打屁股蛋,两手在后边背着健步如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