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急品小师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 荒村

急品小师妹 长峰先生 2070 2020.03.27 10:32

  “澹台隐,隐士的隐。”,澹台隐接过银子掂量掂量,说是五十两恐怕连七十两都有了,“东西倒是没丢,不过你们这兴师动众的是要做什么?”

  挎宝剑的人上前一步,唉声叹气,“嘿呀实不相瞒,这山匪狡猾的厉害,经常派人乔装改扮刺探我们的消息。所以我们大人决定埋伏在野人沟,蹲守他们去往凌霄镇的眼线,这叫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敢走这野人沟。天黑,我们看不太清所以放下巨石拦住你的去路。”,包大人问道,“小兄弟您还没说明白,您这是因何要走着野人沟?”

  澹台隐虽然不清楚这人是什么官儿,但从这一个“您”,就足以看出他对绿林人的尊敬。

  所以澹台也没多隐瞒,双手抱拳行了个江湖礼,“实不相瞒,我在凌霄镇结识凌霄镖局的小少爷许飞。这趟镖万分凶险,我见缘分所至,便跟在镖车后面护送。可镖车进了野人沟以后踪迹不见,正准备回凌霄镇的时候就被你们发现困在巨石阵中。”

  “那你说的那个小兄弟呢?”,白面大汉问。

  澹台回答说,“方才我急中生智一拍马屁股,现在他们应该出了野人沟奔凌霄镇去了。风雪甚是厉害,也许他会在山脚下的村落暂蔽身形。”

  包大人眉头紧锁,“那小村尽是野人沟的匪类,虽说军兵赶到以后销声匿迹俨然成了一座空村。可也保不齐他们还会再回到村子,冯琪我命你带一队精兵顺着大路追赶前面的小兄弟,到了前面山口兵分两路,务必要保护小兄弟的安全!”

  “是!”

  说了句是,有人从山洞里给他牵出来一批膘肥体壮的大马,带着另外四个人和一小队军兵上了路。

  起初澹台并不担心许飞的安危,反而纳闷到,“包大人,您说您已经驻守在这儿有些日子,那今天下午可曾见过一辆镖车从这里经过?”

  包大人点头,“没错,是有一辆镖车从这里经过,我们已经派人护送他们到石门县,这个还请少侠放心。当下最要紧的是保护你说的那位小兄弟的安全,山匪狡兔三窟。你看这两边的大山几乎都被他们给挖空了,里面四通八达空间巨大出口众多,到现在我们也没抓到他们的人。”

  “没进山搜吗?”

  包大人摇头,“山洞中机关众多,水淹、火烤、烟熏、脏坑净坑,我们已经死了不少弟兄在这两座大山的山洞中。为今之计只有把他们困死在这座山,可我们人手终究不够,只想着能否先抓个活口问问底细。剿匪事宜可以暂且搁置,我们还是先想办法找到你所说的那位小兄弟的好。”

  “我也正有此意,那在下就不多陪,我这就起身赶往山口。”

  澹台隐与包大人互相抱拳辞别,澹台隐借了一批战马,骑上去从士兵们挪出来的石头缝隙钻出去直奔山口。山口下依靠山势左右各有一小村落,小村落虽然依靠野人沟却从未遭受洗劫,今天总算是摸清楚了原因,那些村民竟然全都是山匪乔装改扮而成。

  从没有人见过山匪的模样,只以野人著称,可他们的样貌却与常人无异,混杂于平民百姓之中难以分辨。澹台骑马一路小跑,天还没有亮。看头顶的乌云和卷起来的雪沫子,就算正晌午也未必能彻底照亮山谷,故此所有人对于时间都没有了概念。有些困倦,澹台隐打了几个哈欠,约莫半个时辰就来到山口,再一次闻到那股让人作呕的腐臭味。

  出山口顶着风继续往前不远就是小村,小村依靠山势而建风并不是很大。天光渐亮,眯着眼睛可以看到小村被风吹掉顶盖的土坯房。澹台出山口还能依稀看到地上留下来的马蹄印,看起来他们是兵分三路,搜寻东西两座小村庄还有几匹快马直奔凌霄镇。澹台选了一条比较好走的路,顺着马蹄印来到村头。村子里道路平坦,风大,所以地面上没多少积雪。小村看起来死气沉沉的,很多门户都已经被官兵损坏,只有很少的几间屋子还可以暂避风寒。

  他没有看到“喜儿”,那匹黑色瘦马,当然澹台也没看到军兵们骑着的那种黄骠马。继续往前走,由于马上风太大他选择牵着马走,观察村落两旁的屋子是否有可疑的地方。就在这个时候,澹台脚下空,整个人就往下掉!

  他走在马的前面,手里牵着缰绳。这突如其来的下坠让他戳手不及,好在他还死死地攥着缰绳。战马训练有素,并没有因为这突然的拽动缰绳而失控。战马大低着脖子承受澹台隐整个人的重量,很快澹台的脚踩到坑壁的凹陷,手扒着坑壁爬了上来。

  竟然是一巨大的陷坑,陷坑四四方方挖在路中央,大小足以平放下七八口大铁锅。澹台隐惊魂未定,蹲在陷坑边上朝里面看,陷坑里黑漆漆的看不到底。手头没有火把,只有一只火折子还别在裤腰带上。澹台隐点燃火折子将其整个扔下去,火折子里的油洒了出来,像是个火球似的朝下面掉。也就两三丈深,大概能没过三四个澹台这么高的个子。

  澹台隐不看则已,一看是倒一口冷气后脖颈开始冒白毛汗。这是个脏坑,坑底下埋着削尖的竹子片儿,人要是掉下去就得被穿成血葫芦!这都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下面已经有了人!光线很暗看不太清,但火光照亮的地方是一匹黄马,与身后的这一匹战马戴着相同的鞍韂,可以肯定是包大人派来的那批人无疑。

  仔细观察,马上的人和马都被穿了个透堂。一共两匹马,还有一匹也是黄色马匹,并不是黑色的“喜儿”。澹台隐是又惊又喜,惊的是这两位官差横死当场,喜的是许飞并不在里面。可他有开始担忧,既然这边的村落有机关埋伏那么另一面也应该是凶险万分。为今之计只有尽快折返,看看另一面的情况如何,并且在心里祷告,但愿许飞不再任何一个村落而是直奔了凌霄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