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急品小师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 天衣阁

急品小师妹 长峰先生 2103 2020.03.05 09:01

  带着二斤薄饼和半斤熏肉凌云秀出镇门一路朝东,她打算先到白鹅山探听二师兄的消息,倘若无果便赶往武当山玄妙峰莲花观一探究竟。

  出镇不远,风吹枯草远远的能望到几位赶路的行商小贩,其余的再没有什么活物。出了镇东头一眼就能望到远处白雪皑皑的白鹅山山峰,白鹅山顶常年积雪,就连盛夏时节那里也留着一个白白的小尖儿。

  在白鹅山上最高的一道山峰,叫做天梯峰。天梯峰上有一座仙桥直通仙界,明知道是不切实际的传说,凌云秀却对此充满了敬佩之情。在天梯峰下,白鹅山上,有一座出了名的山寨叫做阎王寨。阎王寨大当家的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季三爷,季飞鹰。此人能文能武,七尺多高的大个子眉清目秀面若姜黄,手中一把亮银枪打的是项家的霸王枪。

  此人行侠仗义,愤恨当今天子昏庸无道方才占山为王。虽是山贼匪类却也与当地村民和睦相处,公平买卖。此人在江湖中威望极高,故此季三爷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包打听”。

  凌云秀骑着枣红大马,马的背脊很宽阔所以必须使用特殊的鞍韂,凌云秀骑着不舒服索性两只脚搭在一边,侧坐着。心想道二师兄从此入白鹅山,想必是要找季三爷打听大师兄的下落,那么我也跟着去找季三爷应该可以问出我二师兄去了哪里。

  “但是。”,凌云秀周围空无一人,只好自言自语以排解孤独,“二师兄知不知道我们师兄妹三人出自莲花门呢?”

  凌云秀、凌云空以及澹台隐三个人跟随师父学艺多年,从未知晓欧冶普中师出哪门。只晓得欧冶普中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尤其擅长剑法和掌法,所以二师兄和小师妹得欧冶老前辈的真传,反倒是最认真刻苦的大师兄未曾习得一招一式。

  大师兄学的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除了练基本功之外就是干粗活,因为二师兄体格不好挑水劈柴的活计就全都落在大师兄头上。二师兄虽身体残缺却心高气傲,缠着师父教给他草上飞的轻功,师父苦熬不过方才因材施教。一般的轻功讲究飞檐走壁,不仅快而且稳。澹台隐则不然,他的轻功独树一帜,飞檐用的是精钢百炼索,越墙用的是蜈蚣挂山梯。总而言之,奇技淫巧无所不用其极。

  天气很冷衣服又稍显的单薄马儿不敢快跑生怕冻着了马背上的主子,马蹄似跑非跑的踢踢踏踏,在密林中穿行。转过一道弯,凌云秀远远的看到一队人马,挑着粉色的花灯,八抬大轿下面竟全是女人在抬。小路分为两岔,凌云秀走小路轿子走大路,凌云秀的马儿没停她回过头好奇的看那一队人马。

  一共有那么十几个人吧,除了抬轿子的八个人以外还有两位骑马蒙面的女人在前面开路,轿子很大坐了几个人不得而知。就在凌云秀好奇的时候,前面粉色绸子坠着的黄花梨雕花轿子竟然落了下来。

  一个空灵的声音仿佛在耳边响起,是隔空传音的计俩,“姑娘,请留步。”

  是女人的声音,声音并不纤细柔弱,反而有些男人的果敢和直率。凌云秀踢了下马肚子,马儿立即站住,稍微扯动缰绳马儿也顺心的转回头来。八抬大轿已然落地,几位抬着轿子的姑娘揉着肩膀,即便在荒郊野岭也显示出一副端庄得体的样子。

  哦,凌云秀想起来了,这就是江湖中盛传的天衣阁。天衣阁共有女工三千名,所有金丝绣线全部由女人的手缝制绣花,绝对不让男人触碰。如此严格的工艺水平自然不会为平民百姓服务,她们所制作的有将军凯旋归来皇帝赠与的盔甲披风,满朝文武的官服,甚至还包括皇帝的贴身龙袍。

  眼见一女侍微微撩起帘笼,从轿子里走出穿一身白色华服的少女。此人眉分八彩目若朗星,一颗泪痣点在左眼下眼角,鼻梁高跷看年纪不过是豆蔻年华。个子矮,穿着这身华丽的纯白落地长裙反而显得有些不自然,更有些少皇后的威严。

  女子丝毫不顾及裙摆沾染尘土,慢步来到凌云秀马前,微微颔首,“姑娘您这是要去哪?”

  “我要到白鹅山去找我师兄!”,凌云秀飞身下马,“你们是天衣阁的人,荒山野岭叫住在下所为何事?”

  “有宝物相赠。”

  凌云秀满头雾水,女子却不再想与其搭话,转过身拖着长长的裙摆回到轿中。

  又是千里传音的功夫,虽女子已在轿中,声音却如同在耳畔响起,“姑娘手戴龙鳞宝甲,胯下骑的是日行千里夜行八百黄彪马,背上背的是削金断玉的青龙剑。满身的宝器,唯独这衣装有些太过寒酸,小女子实在是看不下去,特赠与素衣两套还望姑娘不要见怪。”

  什么?凌云秀脑子一转个儿,心想这不是有意寒颤我买不起衣服嘛?两位侍女已经端着红绸子包裹的方木匣呈了上来,匣子一开里面尽是绫罗绸缎,另一个匣子里则是发簪耳环一类的小饰物。

  “什么嘛?我当是什么好东西,姑娘我初入江湖不能白白受人恩惠。”,凌云秀说着就去翻自己的银子,心想十两二十两虽然肉痛,可总不能丢了这个面子!

  女声再次响起,这次倒是显露出些天真无邪的嗤笑,“咯咯咯,我看姑娘还是免了吧,您身上的几百两银子恐怕连我这一件内衬也买不起。不过还请姑娘放心,我凌某人不求你的答报。起轿!”

  一声起轿,众人就去抬那八抬大轿。两位侍女将红绸子木匣交到凌云秀手上匆匆赶去抬轿,自始至终坐在马上的女人没说一句话也没回头看一眼,活像个木头人。凌云秀涨得满脸通红,别说是几百两,她现在就连一百两都拿不出。

  “天衣阁的凌女侠!”,凌云秀在后面一抱拳,“我凌云秀知恩不忘报,今天这茬儿本姑娘记下了,日后必有所答报!”

  轿子里的女娃娃摇头叹息,自言自语到,“你我本同宗,何必因此小事斤斤计较呢。替皇上赶制龙袍的边角料,瞧把她乐的,可真是个还未出世的女娃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