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急品小师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8 飞天大盗

急品小师妹 长峰先生 2047 2020.04.04 12:20

  飞天大盗慕容渊,此人偷天换日可谓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只要世界上有的就没有他偷不到的。慕容渊常说,这世上所有的东西都是他的,唯独一样东西偷不到,那就是女人的心。

  慕容渊也算是一翩翩公子,行走江湖杀富济贫,唯独贪恋女色,痴迷于青楼歌姬。

  这一天月亮老大老大的挂在天上,皇宫禁地金碧辉煌,不点灯笼都能看清周围的事物。一般人偷东西往往会选择月黑风高或者是风雪交加的天气,可飞天大盗有他的如意算盘。有句古话说的是,看起来最危险的地方实际上是最安全的地方,月亮越是大,城墙根处的阴影就越是浓重。人盯着蜡烛看太久,突然熄灭火光你的面前就会漆黑一片。海盗的独眼罩正是用此意,两船交战炮火连天,待到短兵相接只时必然会平息炮火以免打伤自己人。这时候就犹如突然熄灭蜡烛,什么也看不见了,而海盗罩住的那只眼睛早已经习惯了黑暗,正是派上用场的时候。

  说了这么多,无论是从心里上还是生理上,飞天大盗都觉得月圆之夜最容易得手,所以他选择这样一个夜晚潜入皇宫禁地!说书人一张嘴,又是锦毛鼠又是白毛鼠,出入皇宫如若无人之境,那是说书人的添油加醋。真的皇宫禁地就像自家后院,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不说皇上身边有多少个贴身带刀侍卫,就连没人的御花园也是重兵把守。

  当然,这里并不是要说慕容渊多么多么厉害,虽然他真的很厉害。这里要说的是他如何失手,被擒拿于满月之下。

  慕容渊心高气傲,别人的夜行衣都是黑色,唯独他穿着上身白、下身白、衣服白、帽子白,从里到外都是白这么一身衣服。这哪叫夜行衣,分明就是在侮辱打更人的眼睛。慕容渊却有着他的一条道道,他擅打五禽戏。很多人会问,这五禽戏与偷盗的臭贼有什么关系,答案是关系很大。五禽戏的要领是学和模仿,他慕容渊正是擅长这一招,善于融入到周围的环境中。这可是他独创的绝学,小时候跟别人躲猫猫就用这和一招,你都快跟他脸对脸都没法察觉到他的存在。

  慕容渊这一招可谓是神乎其神,往树上一躺你就以为他是一根树杈。为啥?因为人不可能摆出那样的姿势,即便颜色有些许差异,观者下意识的认为人不可能摆出那种姿势也就不会多留神注意。

  话说这一天也是赶巧,正所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天子赵炟来了兴致,一众嫔妃聚在后花园,热热闹闹的,飞天大盗慕容渊也去凑热闹。他就像是个大树懒一样挂在树上,白色的衣服和树皮颜色也差不多。慕容渊和皇上都快对上眼了,就在对方一众的眼皮子底下,这帮人愣是没发现树上趴着个人!

  也该着他慕容渊倒霉,天子赵炟为什么大半夜放觉不睡?

  原来是苏娘娘,本来娘娘已经沐浴更衣躺在床上等候皇上。可是皇上没有什么睡意,坐在地上喝茶,娘娘就给他讲故事。讲着讲着,就讲到小时候,最后话题扯到了弹弓子上。弹弓子,就是一个Y形的树杈上勒着一根皮条,打个泥丸子啥的。赵炟也是在乡间长大,一说到弹弓勾起他儿时的回忆,这不就带着一众嫔妃大臣来到后花园打弹弓。

  噼里啪啦的,对面墙根立着几个铜锣,弹丸打上去当当响。

  要不说慕容渊怎么倒霉呢?有一位娘娘可能是不会使用这种工具,再加上她的劲儿也是大,一颗弹丸直接打到了慕容渊的命根子上。

  只听慕容渊哎呦一声从树上掉下来,这一下打的可真不轻。那带刀侍卫也不是吃素的,慕容渊的身法再快也架不住人家几百号人围拢上来,给慕容渊围了个密不透风,最后再草丛里发现了这家伙。

  慕容渊被五花大绑押到天子面前,这时候慕容渊还装横死活不下跪,被后面人用膝盖一顶噗通跪倒在地。

  赵炟给这人相了相面,噗嗤一声笑了,“哈哈,公子因何半夜三更放觉不睡,来我这御花园装哪门子贴树皮!”

  贴树皮就是洋辣子,和树木的颜色一致,离远了看还以为是树上的一道裂纹。

  赵炟今天心情不错,以为这就是哪个大臣的儿子调皮捣蛋来到后花园。这时候一位见多识广的大臣悄悄来到皇上身边,在皇上耳边吹风。

  皇上一扑棱脑袋,“叽叽咕咕的干什么呢!像个老耗子磨牙,有什么话大声说出来!”

  大臣直了直腰板,咳嗽两声,“咳咳!微臣启禀皇上!娘娘今天抓到的乃是飞天大盗,出了名的臭贼,慕容渊是也!”

  澹台在旁边儿听得一愣一愣的,这种事情书本上自然是没有,老师也从未说给他听。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么一位高深莫测的飞天大盗竟然落得如此下场,可这又和眼下要紧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呢?

  看老爷说得眉飞色舞澹台不忍心打断,可抬眼朝外面看,风又大了起来,雪几乎将屋外的空气染成白色像是一团浆糊。白,但时间已经不早了。

  道长长叹一声,看了看窗外,“时间不早了。”

  “是,敢问仙长可有万全之策救人于水火之中?”

  “我的故事还没讲完呢......”

  于河的弟子,飞天大盗慕容渊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擒。押在刑部大牢,一纸批文下来,凌迟处死昭示天下。

  薛道长轻轻叹息一声,“时间不早了,绕了这么大的圈子,也应该告诉你们故事的结局了。”

  澹台隐就是一愣,“什么?”

  “你可知道,这凌迟处死飞天大盗慕容渊的幕后主使人是谁?”

  澹台心中一动,心想难道就是许飞的爹?

  薛道长半闭双眼,“你们可还知道,这于河现在何处?”

  于河?钟雄?慕容渊夜闯皇宫十恶不赦,可也不至于凌迟处死,他说幕后黑手是钟雄,难道是钟雄促使了这次凌迟示众?薛道长的话似乎别有用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