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急品小师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9 遗孤

急品小师妹 长峰先生 2048 2020.04.04 12:20

  凌迟处死,千刀万剐。顾名思义,凌迟处死的最高境界就是割一千刀,而在这一千刀割完,一千片肉割下来之前犯人绝对不能死。这是凌迟的最高境界,是刽子手的最高荣耀,也是受刑人勇敢的象征。这种手艺活在钟雄看来自然是不在话下,可那时候的钟雄已经决心隐退,故此皇上赵炟需要一个新的刽子手。

  这种手艺不是天生的,也不是用死人就能练出来的,需要血粼粼的实践才能训练出一个优秀的刽子手。所以趁着慕容渊被捕,钟雄想要给他的弟子徒孙们创造一个实践的机会。

  奈何事与愿违,就在行刑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犯人慕容渊就因为失血过多而绝气身亡。天子倒是未曾动怒,准备收尸回朝,突然从台下打出一直莲花弩,正中刽子手哽嗓咽喉!莲花弩,顾名思义弩头就好像一只还没有开放的莲花骨朵,打进人的身体后方才绽开,死者往往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薛道长长叹一声,“不用猜也知道,天底下会打这种莲花弩的就只有于河于九莲一个人,他是来给慕容渊报仇的。”

  “这......”,澹台隐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薛道长直言不讳,“我留你们这么久,是因为在你们来之前还有一个人找过我。”

  “难道是?”

  “没错,正是于河于九莲。”

  许飞浑身颤抖,他似乎从话里话外听出了什么猫腻。

  澹台继续问,“他来做什么?”

  “问一个人。”,薛道长微笑到,“一个罪该万死十恶不赦的人。”

  许飞坐在一旁,慢慢的用手遮住脸,泪水从手指缝里涌出来,顺着胳膊一直流到腿上。

  风很大,雪也很大。澹台今晚陪着许飞留宿火云观,不走了。

  出奇的是,到了夜里,风停了,雪也不再下了。月黑风高,一轮血月挂在天空,有人就要死了,或者已经死了,他的血染红月亮和半片天空。

  第二天一大早,澹台隐睡得昏昏沉沉。

  忽然有人一推门,咕咚一声跪在床前,“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他们没有再回去凌霄镇,更没有去打听凌霄镖局发生了什么。

  有一件事让澹台隐措手不及,绕到石门县的时候竟然有人认出了他。镇上的人见到澹台隐无不举手称赞,澹台隐搞得云里雾里,就连住店也是好酒好肉随便吃喝一分银子也不需要花。

  到最后还是问了店里的小伙计,小伙计给他拿来一张布告。布告上画影图形,画的正是澹台隐。昭告天下,绿林侠客澹台隐,单刀赴会战群寇,平定野人沟匪患为老百姓造福。澹台隐盯着布告看好一阵子,心想难道是当初没和那挎着宝剑的大汉说明白?可这白纸黑字写着,大英雄就是澹台隐怎么可能会错呢?澹台隐被接连的怪事缠身搞得筋疲力尽,索性把黄纸一扔,爱谁谁吧,我是不管啦!

  后来,澹台隐单刀赴会被传成美谈轰动江湖,江湖中见过澹台隐的给他起了绰号,叫玉面小观音。

  凌云秀匆匆赶路,身后跟着一言不发的阮阿房。凌云秀也不愿意多打理她,这人用她的话说就是没趣极了,有时候真觉得她这种人活该被卖掉,冷冰冰的真像个物件。

  两人在马背上一起一伏继续朝武当山玄妙峰进发,这一夜投宿到王家庄。镇店不大只找到两家客栈,两户客栈对着门还是一家人开的,凌云秀随便选了一家走进去,屋子里是烟雾弥漫。喝茶的、下棋的、抽大烟的比比皆是,还挺热闹。

  店小二连忙出来招呼,“哎呦二位爷,打尖儿还是住店那?”

  “住店,有没有干净一点的房间。”

  “有有有,客官您是要一间还是两间?”

  凌云秀摸了摸口袋里的银子,问身后跟着的阿房,“你要自己睡,还是和我一起?”

  “和您一起就好。”

  凌云秀转身对店小二,“那就一间上房。好酒好肉尽管上,饭菜是越好越好。”

  店小二招呼一声,立即有一老板娘似的人物从柜台后面绕出来。原来这还是一家夫妻店,雇不起小伙计,这点头哈腰的原来是这里的掌柜。掌柜姓王,老板娘也姓王,要不怎么叫王家庄呢,这里有七八成的人都是王姓。

  老板娘带凌云秀来到后跨院,左手边有两间干净的上房,院子里一颗歪脖树下面有大理石的桌椅,一口大水缸里面养着大鲤鱼。进到房间老板娘非常热情,话也多,絮絮叨叨的忙里忙外。

  屋子很干净,虽然很少使用也打扫得一尘不染。有一大铁炉子摆在房屋中央,炉子生起火来非常暖和。打点完毕又给上来一壶茶水和两碟小点心,大铜壶坐在炉子上烧水。老板娘退将出去,凌云秀把阿房拢到身边。

  两人并排坐在床上,凌云秀一把将其扑到,把头埋进她的胸口。丝绸的布料凉丝丝的感觉非常舒适,不管对方是怎么样的冷若冰霜也总比一个人要好。想要就这么睡,可姿势又不太对,凌云秀只好脱掉鞋子缩在床头,命令阿房坐到她前面。凌云秀抱着阿房把头搭在她的肩膀上,给她讲关于二师兄的故事。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凌云秀并不讨厌。

  “我二师兄是一个举世无双的大英雄......”

  凌云秀的眼中是这样的。二师兄他非常理智,理智中又带着一些愤世嫉俗。常人说的理智叫做穷不与富斗,民不与官争。澹台隐的理智并非如此,澹台隐的理智是另一种理智,一种超脱的理智,这也和他的侠义道精神有关。

  这种理智往往会害死自己,因为活在这个世界上,过分的理智并不有益于身心健康。二师兄就是如此,他读了太多的书。澹台隐每每读到书中那些不公的事故,往往捶胸顿足,恨不得钻进书里杀那不仁不义之辈片甲不留。可师父不允许他这么做,所以澹台隐只能在山上对着木桩子发泄。久而久之,就算师父没交给他打暗器的功夫,澹台隐的暗器也称得上一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