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急品小师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0 小师弟

急品小师妹 长峰先生 2049 2020.03.24 11:05

  “哎呦!”,人群里有明白人,“这野人沟可邪乎,别说是晚上,正当午都没人敢从那里边过!”

  野人沟,并不是真的有野人。野人沟在以前并不叫野人沟,那是两座大山之间夹出来的一条缝隙。宽窄不到一线天的地步,故此就有了个沟,原先叫夹子沟后来来了一伙山匪。这山匪可厉害,茹毛饮血与野人一般无二,故此夹子沟又叫野人沟。自那以后再也没人敢走那条路,要么多花一天时间爬山过去,要么多花两三天时间从两座山边上绕过去。

  澹台隐不知什么时候挤到了最前面,问到,“那也不必赶这两天,从边儿上绕过去不就行了?”

  谁知道那赵家的仆人一拍桌子,“怎么不赶!石门镇张员外家的大外甥高榜得中,御笔亲批的状元郎!明天晌午就要回石门镇走马上任,夸官三日!我们赵家这份礼在明天中午之前无论如何也得送到!一千两银子摆到你们面前,就算是杀也得给我从野人沟杀出去!”

  “哎呦客官!”,坐在地上的凌霄镖局伙计又开始诉苦,“这有钱还缺不要命的吗?但这野人沟并非寻常之处,恐怕我们这凌霄镇所有的镖师全搭上命也送不出去呀!”

  赵家的伙计一歪歪嘴,“我不管,反正这趟镖送也得送,不送也得送!如若不然我们赵老爷嘴丫一歪歪,你们凌霄镖局都得给我滚蛋!不仅镖局开不成,现有的镖师有一个算一个都得给我充军发配三百里,你们自己合计吧!”

  赵家伙计说完一努努嘴,脖子梗得像是个木头桩子。店小二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个主意,坐在地上的镖师更是直用拳头杵地。

  其实镖师这一行并没有江湖中传言的那么厉害,先不说镖师的武功如何,就连开镖局的也不敢什么镖都接。可今天有点不一样,这趟镖的发起人是当地的土财主赵大户,与官府勾搭连环,拿官府来强迫他们保这趟镖。

  那边高榜得中,这边两千两真金白银明天就得送到,这要是送不到人家难免会觉得赵大户礼貌不周。常言道礼轻人物重,这礼不管送多少,先送到的那个肯定是最吃香的。赵大户这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要是能第一个把礼送到,今后官面上的事情就会好办得多。

  当然,这一千两白银,一千两黄金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这里面还夹着一封礼单。礼单分两种,一种是已经送出的礼单,还有一种是没送出的礼单。言外之意,这两千两真金白银就算是见面礼,厚礼随后就到。

  店小二看出点门道,大家伙别卖不了的树干在这杵着,开口调解到,“要不这样,我说小兄弟,您也别着急别上火。您还是回镖局去找当家的谈谈,没准儿他老人家有办法呢?这边的小兄弟您也是,别一棵树上吊死不是?我给您推荐一个保野镖的,镇东头的铁拐李,要不您找他老人家去问问?”

  赵家伙计一歪嘴,“也行!我不管你们来多少人,今天下午就得给我上路!”

  镖局的伙计心想也是这么回事,他脑子笨没准当家的脑子活润他有好办法,拍拍屁股一溜烟出了大茶馆。大家纷纷散开,赵家伙计喝了口茶水,对店小二嘟囔,“屁的铁拐李,手里拎着半斤沉的烧火棍牙都掉没了,还保镖?”

  店小二唯唯诺诺退将出来,刚好路过澹台隐的茶桌。

  澹台隐敲了敲桌面,“小二儿!”

  “哎,客官有何吩咐?”

  “这野人沟,是怎么一回事?”,澹台隐从怀里摸出二十文铜板洒在桌子上。

  小二一划拉桌子,把铜板收在手里,“它是这么回事。这野人沟原本叫夹子沟,两座大山夹出来的一条缝子。前两年吧行商的小贩都走那条路,可热闹了。说话也就是一年多两年前,夹子沟就来了一伙强盗,见人就杀见牲口就宰。自那以后再也没人敢走那条路啦,您要是好信,离老远还能看到夹子沟前面立着一杆子大旗,旗杆子下面堆着好几百个人头!”

  “那,官府就不管吗?”

  店小二片手低声到,“看您也是绿林道上的侠客,这么跟你说吧,官府的军兵都是些酒囊饭袋,真要让他们去剿匪也得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客官,您这问归问,赶路可千万别走那条道儿,那就不是人走的地方!”

  澹台隐挺罢点点头,起身就要出门往外走。

  “客官不再喝碗儿啦?”

  “不喝啦!”,澹台隐一摆手,有人就注意到了他身后背着的剑匣。

  刚一出门,一穿着土布上衣的少年拦住他的去路。打眼一看,这少年长得是一表人才,齿若编贝目若朗星,脚下抓地虎的快靴就是个头稍微矮了点儿。

  小伙子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一开口露出一排白牙,“大侠!大侠留步!”

  澹台隐好奇,在门外的茶桌前坐下,“哦?你因何叫我大侠?”

  “我看着您背着宝剑啦!”,小伙子探过脑袋对他耳语道,“您这里边一定是宝家伙吧?”

  “哈哈,你小子有点眼力见。”,澹台隐笑了,“就算是宝家伙,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小伙子神采奕奕,精神气十足,双手一抱拳行了个江湖礼,“在下小温侯许飞,敢问大侠尊姓大名仙乡何处?”

  “不敢当,在下复姓澹台单一个隐士的隐字。”,澹台隐口中念念有词,“小温侯,谁给你取的绰号?”

  “我自己!”,“你自己?”,“是啊,我自己不行吗?”

  澹台隐伸出修长的手指一敲他的顶梁门,“叔叔没空陪你耍嘴皮子,有屁快放,没事滚蛋!”

  说着澹台隐作势就要离开,被许飞一把按住他的手,“哎哎,别走啊!我有事,我有要紧的事!”

  “要紧的事?”,澹台隐重新落座,看到对面正烧着的大茶壶,“那,我给你一壶水的时间。看到那大茶壶没有,水开了我就走。”

  小伙子故作神秘,眯着眼睛问,“你是不是缺银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