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急品小师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 三入江湖

急品小师妹 长峰先生 2076 2020.02.28 16:08

  昏黄的油灯,凌云秀闺房条案上铺着一张纸,纸上写着三个大字,澹台隐。在宣纸的右下角放着一支笔,笔下面压着一张红色的唇脂,唇脂上有一张轻微的嘴唇印。

  凌云秀将其拿在手里,反复端详嘴里念念有词,“真是的,二师兄又偷用我的唇脂。”

  转眼之间她望向窗外的山楂树,心里想的是二师兄这一走不知多久才能回来。今年冬天若是仍卖冰糖葫芦,没有二师兄的大吃特吃,应该会比往年多赚钱好些钱吧?

  二师兄他为人心高气傲,可此人自幼肢体残缺,否则也不会从屋顶坠落便摔断了腿。

  “不行,我得去找二师兄!”

  凌云秀一拍桌子,火红的眼,焦躁不安的心。红莲花渐渐盛开,藤蔓由前心开始逐渐蔓延到掌心。最终,与澹台隐完全相同的莲花刺青,由原本的黑色变成红色,原本只有一个轮廓,如今已经开成栩栩如生的血莲花。

  黑暗的夜,血莲花在黑暗中闪着血一样的光,血色的光。

  门外欧冶普中长长叹息,月亮老大老大的挂在空中,地面被照得犹如一面银镜。雪花渐渐飘落,就快要入冬,这最后一个徒弟眼看也要走了。欧冶普中感到人生在世,一切尽在预料之中,可真到了眼前却不能接受。

  一张老泪纵横的脸,一杯映着月光的酒,一声轻轻地叹息。隔天一早,凌云秀留下一封信,踏上了寻找澹台隐和大师兄的旅途。

  一入江湖,生死为疆。

  “师妹,一入江湖生死为疆。我既要去寻大师兄,必然已经看淡了生死,你就不要再挽留我啦!”

  黑色的发、滚烫的泪,凌云秀只带着二十两银子、一把青龙剑便追随她两位师兄的脚步,踏上了这条通往死亡的江湖路。凌云秀并非绝世美人,只是她生得冰肌玉骨,身形姣好是个练武奇才。凌云秀好动不好静,所以师父每每叫她到后山坐禅,要她明白静中有动,以不变应万变的道理。后山有梅花桩,说梅花桩,实则是用小臂粗细的竹筒围成。梅花桩共有六十四颗,最粗的有小腿粗细,最细的只有凌云秀手腕的一半不到。

  梅花桩呈五行八卦分布,最中间的那一颗也就是最细的那一颗,静坐其上感微风徐来,以禅境入武道。

  凌云秀一路打听方得知二师兄在镇东头一家客栈小憩两日后直奔面前的白鹅山,白鹅山常年积雪覆盖,雪落大如鹅毛方因此得名。二师兄跑去白鹅山做什么呢?

  大街上人来人往,正是入冬置办年货的时节。路边插着草标的女孩脸颊懂得通红,一身勉强遮蔽身体的粗布衣裳已经失去了缝补的意义。

  身后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奶奶,正弯腰向过路人诉苦,“大人行行好,买下这个孩子吧,五两银子只当是买个小猫小狗。”

  老人的眼很浑,衣服很破,像这样的人每条街总有那么几个。倘若卖的是男丁便极容易出手,肯吃苦博得东家欢心,熬过十几年的卖身期限也能揣着几两银子走出大宅。可女孩有什么用呢?

  凌云秀口袋里只有二十两银子,这些钱是万万不能轻易撒手一分一毫的。可她又实在看不下去,只好翻出二两银子扔到一老一少面前,头也不回会的朝镇东走去。老百姓流离失所,怪不得当今天子,天子有三头六臂又怎能管的了这天下事呢?更何况天高皇帝远,就连官府下的衙役也是飞扬跋扈嚣张的厉害。

  身后传来咚咚咚的磕头声,凌云秀心如刀绞闭了闭眼,这一闭眼的功夫竟然撞到了过路人。

  还没等凌云秀说话,只见面前站着的彪形大汉怪叫到,“哎呦?侠女?当今天下大乱百姓流离失所,向您这样的侠义之人可谓凤毛麟角,不多见啦!”

  此人满脸横肉杀气外露,虎皮披肩身后背着一口大号的鬼头刀!身高八尺有余,连鬓络腮胡,深眼窝黑牙根。再往大汉身后看,还跟着两位细高身材的年轻人,各背着两口宝剑,目光不善。

  “英雄有何见教?”,凌云秀无意惹是生非。

  “英雄?狗屁的英雄,当今天子昏庸无道,一纸批文下来没收了兄弟们本就不宽裕的几亩薄田。如今沦落到这步田地,实不英雄也。”,大汉两手一摊,“侠女既有钱赏给穷人,我们几个也是穷人,劳烦您高高手赏下几两银子,我们好去喝酒吃肉。”

  “我若是不赏呢?”,凌云秀眉眼之间带着凌厉之色。

  “那就休要怪我们哥几个不客气了,你今天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凌云秀心里好笑,这年月真是穷年月,就连抢劫的劫匪都要看准了人再下手,穷人身上还真摸不出几个铜钱。今天这三位是认准了要拿我动刀,也好,本姑娘初涉江湖,拿你们几个小毛贼闯闯名号也未尝不可。

  想到这儿凌云秀从腰带里摸出十两银子,放在手心掂了掂,“这块银子没有十两也有八两,足够你们买米买面。只可惜,本姑娘向来不服人。你们倘若真有本事......”

  话才说到一半,凌云秀抬眼去看那三位的脸色,竟然已经由红润变成蜡黄!乍一看就好似三座泥塑的雕像一般愣在原地,许久彪形大汉偷手悄悄地碰了后面两位瘦猴。

  “风紧!扯呼!”

  三个人甩开膀子就跑,一直朝东出了镇子不见踪影。凌云秀环顾四周,除了方才赏给他们银子的一老一少还站在原地,其余人尽数退散两旁。他们为什么要跑呢?凌云秀想不明白,她也不想去想明白,揣起银子就要赶路。

  身后劲风起,咕咚一声有人下跪,“大侠饶命,这银子小民万万不敢收留,还请您大人不见小人怪放过我们母女二人吧!”

  “嗯?”

  凌云秀背负青龙剑,转过身歪着脑袋看那一对母女。老母亲年事已高,按着小女的头咚咚咚往地上撞,眼看鲜血已经染红了灰色的地凌云秀实在看不下去。

  弯下身子去扶那老妇人,“老人家您这是做什么?我并未有意加害于你,因何要向我跪地求饶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