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急品小师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6 茶花镇

急品小师妹 长峰先生 2089 2020.04.02 13:14

  天子动怒,方圆百里寸草不生,这不是一句空话,也不是老人用来吓唬孩子的午夜小故事。这是确确实实发生在他们身边的事情,就在一年多以前,有一个大镇叫茶花镇。茶花镇山清水秀,依山傍水,人们以种茶为生,茶花镇的茶叶都被高价买到京城。茶花镇的茶叶好,京城上到青楼,下到白房子;上到相府,下到民宅;上到皇上,下到百姓;全都有用到茶花镇的茶叶。皇上喝的是上好的茶叶,一大片茶叶地里也许就能攒出来那么一泡。官员们,不管是在家里喝还是在青楼喝,他们喝的都是上品,一大片茶叶地里兴许能晒出两三个箩筐。赶上老百姓,不管是下白房子还是宴请宾客,他们喝的都是最下等的边角料,在当地都是拿来喂猪的!

  还要说茶花镇的故事,那是一片绿油油,亮晶晶的茶地。漫山遍野开着茶花,太阳一点点的爬上山头,山下阴影逐渐拉开帷幕,露出一片片的茶叶地。这时候,就能看到有那么多戴着斗笠,背着茶娄子,猫着腰采茶的女人。这些女人,有的已经上了年纪,年老色衰不为人所关注。有些女人,风华正茂,兴许是还未出嫁的大闺女,擦着胭脂粉,等候前来收箩筐的小伙子。

  她们仰着脸,迎着朝阳,粉饰一整夜,只为了那一仰头对站在马车上的小伙子莞尔一笑。

  常言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长久安稳下去,茶花镇也是如此。茶花镇的香茶远近闻名,但凡是喝茶的人没人不知道茶花镇的茶叶好。茶花镇并非历史悠久,这里出产的茶叶品质优良更多的是因为这里的水、这里的地段和这里的气候。只有在茶花镇能够产出好茶叶,其他地方不能。

  茶花镇的茶虽好,最好的茶却卖不出价钱。这些最好的最上等的茶叶,要经由当地衙门按年送到县衙,再有县衙派人直接押送到皇宫。所以说,最好的茶叶是要按年进贡给皇上的,根本卖不出一文钱。

  在茶花镇有一最古灵精怪的小伙子叫于河,长得是溜光水滑,一身白布小褂胸前盘花扣敞开着露出结实的肌肉。鸡肠子带杀腰脚下是千层底布鞋,往脸上看,这人是眉分八彩目若朗星,精神焕发神采奕奕。于河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镇上的大姑娘有不少,他只看中一个。

  茶花镇东头第一家,李老汉家里的二女儿李慧兰风华正茂,于河就是看上了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李慧兰的眼睛似乎会说话,于河在车子上接茶娄李慧兰在马车下面递,就这么一仰头的功夫,李慧兰那双大眼睛已经对于河表述过千言万语。两人可谓是郎才女貌,奈何没有人给保媒牵线,为什么?因为到了给皇上进贡的时节,每一年都要派出最有资格的茶农来给皇上晒茶。

  无巧不成书,茶花镇的老资格孙老前辈刚刚过世,这挑选上等茶叶的工作就落在了李慧兰的爷爷,李老汉身上。李老汉打小就上山采茶,什么茶叶好他一打眼就能辨认出来。晒茶是当地对茶叶制作工序的总称,包括了采摘、杀青、揉捻、干燥等等步骤。

  话说这天夜里,圆圆的月亮挂得老高,走夜路不用点灯笼,喝醉酒的醉汉还以为天大亮呢!

  李慧兰做完一天的工作正准备上床睡觉,忽然有人轻轻敲她的窗户。她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问,“谁?”

  外面有人回答道,“是我,小河。”

  “于河!”

  李慧兰喜出望外,迈着小碎步来到窗前,撑开雕花窗棂子,外面是一张被月光映照得徐徐生辉的脸。李慧兰也是十分中意这小伙子,莞尔一笑立即感觉出危险。

  “你怎么来啦?”,李慧兰压低声音悄悄的问。

  “嘿,今天月亮太大太圆,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一看到这月亮吧就想起你来,于是我就来了。”

  “就你嘴滑!”,李慧兰娇羞得红了脸,“你快走吧,别给爷爷吵醒啦!”

  于河一努努嘴,“我不走,除非你亲我。”

  “你坏!”,李慧兰要关窗户,“不跟你好了,我要睡觉啦!”

  于河连忙用手撑住,他一个大男人,较上劲胳膊比她大腿都粗,李慧兰怎么能犟得过他。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

  “月亮这么大我睡不着,出来陪我一起看月亮吧?”

  李慧兰眼珠一转,“好吧,你搀我上去。”

  出了窗户就是前屋房顶,两人坐在屋顶的稻草上。稻草一截一截的人坐上去就往下哧溜,于河两只手在身后扒着屋脊。李慧兰就坐在他的小腿上,于河让她往上坐,她死活不肯。

  天空好似也变成一种墨蓝色而不是黑色,星星一闪一闪的,月亮很大很圆似乎就挂在他们的头顶。茶香从后院散发出来,后院房门开着,簸箕里是上好的茶叶。今天晚上李老汉辛苦工作,总算是在深夜之前做完了最后的工序,只等水分挥发干净以后递交给当地衙役。当然,常言道见面分一半,掰开鸡腿分给孩子吃,吃不着肉的还舔舔手上沾着的油。除了进贡给皇上的茶叶之外,犒劳官吏的、孝敬县太爷的,各色茶叶都要归于李老爷子的工作当中。

  李老汉当然也在每个簸箕上写了条子,李老汉的眼神最近不太好。因为眼神不好,他养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在簸箕上用二指宽的小纸条写上上品、中品、下品,这样他就不用每天都眯着眼睛去看那些茶叶。

  于河一歪头,正好借着月光看到屋子里的茶叶。茶花镇各个村民都是品茶的好手,于河自然也是其中之一,虽不登峰造极却也小有造诣。

  常言道,一瓶子不响,半瓶子咣当!

  于河打趣似的和李慧兰说,“那些当官的根本就喝不出好茶叶和中等茶叶的区别,就算是拿中等货色去应付,恐怕就连皇上也分辨不出来!”

  皇上两个字自然是不能随便说的,可这天高皇帝远,说出去的话都被风带上了九霄云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