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急品小师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6 私闯民宅

急品小师妹 长峰先生 2062 2020.03.22 09:58

  店小二不明白怎么回事,一把扶住老掌柜的,“哎呦掌柜您这是怎么了?老寒腿又犯了,八成是您昨天走山路给冻着啦,快回房间休息着吧!”

  王掌柜不在店里住,赶上收账晚上回不去就得着哪间客房没人就住在哪。店小二扶着老掌柜就来到了凌云秀隔壁的房间,老掌柜眉头紧锁心事重重,店小二也不敢多问退出去给掌柜的打热水泡脚。

  这里外里一忙活,就把凌云秀的二斤牛肉和小烧酒给忘了。

  凌云秀正在气头上,虽然不嗜酒也想着喝两盅。老掌柜正在隔壁泡脚,耳轮中就听隔壁有人喊,“小二!我的酒呢!”

  老掌柜心里一个激灵,这杂碎小子怎么还敢得罪这小祖宗。用被单子当擦脚布,连鞋都没穿,老掌柜急匆匆的跑下楼去给凌云秀烫酒。一阵忙活,店小二披着白色擦桌布猫着腰把酒菜上齐,听老掌柜的吩咐还给多上了三小碟子点心。

  “客官您吃着喝着,这是我们老掌柜送的西域雪花膏、榴莲酥还有这个桃花饼。”

  凌云秀打眼看了看,指着碟子,“这榴莲酥就算了吧,这个端下去。”

  “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道了声万福店小二灰溜溜的关上房门,凌云秀打听好了孙家大户的住址今晚她就要夜探孙家大宅。

  这就得说道说道这孙大头的来历,自古是穷不与富斗,民不与官争。说的是你没钱就别去招惹那有钱的主,你再有钱,也别去和当官的争利。当官的都讲究官高一级压死人,这没官的自然不能和有官的争。感情人家当官的不乐意,嘴角一歪歪笔尖一晃荡给定成死罪,喊冤都没人搭理,这就是这么个世道。

  孙大头的爷爷孙峰孙员外,天子赵炟领兵起义的时候就出资扶持。等到赵炟真的打下了半壁江山,孙员外也就落了个闲职。至于什么职早就不可考证,孙员外死后孙大头的爹几乎败光了全部家产只留下一院大宅。那时候孙家已经败落,两个老婆就生这么一个穷孩子,小时候脑袋大镇上人都戏称他为孙大头。再后来这个孙大头机缘巧合之下结实当地县令,县令念孙员外之恩参奏一本给孙大头谋了个九品芝麻官。

  这孙大头有两膀子功夫,索性给他封了个县兵教头。吃着公家的官响,孙大头可不在兵房里教武术。孙大头凭着他和县太爷的关系广交朋友,五湖四海当官的凭着县太爷的关系也都高看他一眼。此人嚣张跋扈又和镇外的山匪串通一气,虽说个性张扬却也没太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当晚夜色渐浓,月黑风高,一片片乌云把月光死死地盖住街头巷尾伸手不见五指。凌云秀打着小灯笼走在街上,街道上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老猫在冬天多半被冻死,所以连一声猫叫都没有。孙家大宅坐落在王家老店的北侧,从帽儿山赶回来的时候走得匆忙并未仔细观瞧,印象中似乎是有那么一深宅大院。

  街头巷尾多半没点着灯,偶尔有那么几户人家也是亮着小小的油灯从牛皮纸的缝隙透出一点点光来。夜里的风不像白天那么大,这么走倒是没觉得怎么不自在,小镇不大顺着土路一直走就能看到远处矗立着一所大宅。大宅如今看来也是非常气派,光是院墙就比别人家的房子尖儿都高。大宅里冒尖的两间二层小楼,屋顶盖着琉璃瓦发出淡淡的白色荧光。

  朱漆大门已经变成暗黄色,门上两只铜环子被擦得锃亮,门前没人。孙大头虽说比较神气,却也没神气到雇十几口家丁。院子里就有两个负责缝缝补补的丫鬟、一个管做饭的大脚婆子、外加几个不住在大宅而随时听候差遣的力工。

  凌云秀没去动那朱漆大门,噗的一声吧灯笼吹灭小心翼翼的放在墙角。凌云秀本人抬头试了试墙的高度,以她的身高,蹦起来也摸不到墙头。为了不惊动院子里的人,凌云秀爬上一旁的歪脖树,歪脖树常年没有人打理枝芽已经垂到大宅里面。从树杈上纵身一跃,轻轻的落在墙头,里面是大宅的后院。后院住着丫鬟婆子,可以看到一所小房间里点着灯,时不时的还传出女人的嬉笑。

  常言道,要知心腹事但听背后言,凌云秀屏气凝神落在院中。蹑足潜踪来到小屋跟前,半蹲着身子贴在窗户下,里面人说了什么在这里可以听得一清二楚。凌云秀用口水润湿指尖,在牛皮纸的窗户上点了个小圆洞向内观看。两个山西来的丫鬟,一个北方的大脚婆子,三个人围着一张小木桌聊得不亦乐乎。桌子上放着半盘子瓜子花生,一盏小油灯。大脚婆子穿着花布大衫盘腿坐在土炕上,两个丫鬟穿的一身绿,一个斜坐在炕沿儿一个坐在椅子上。

  只听那大脚婆子没羞没臊的说了句,“怎么着?我就说孙大老爷这两天不能安分喽,头天晚上让我到张屠户家定了两套驴三件,这不明天我还得去买。”

  那穿着绿袄的姑娘操着一口山西口音,“我缩王大娘,则个驴三件到底似哪个三件?”

  “哈哈,小姑娘就是小姑娘,什么驴三件马三件,那不都是一个玩意?等明天你跟我去张屠户家买回来就知道了。”

  “行撒,那您得带着我嘞。”

  北方来的大脚婆子又说,“哎呦,时候不早了,小少爷没准儿又踢被子,我得去看看。”

  说完老女人晃着满身肥肉就往外走,另外两个女孩继续聊天。凌云秀飞身躲在墙根地下,这地方最黑不过,远处打着灯笼都未必照得见。就看孙大娘挑着气死风灯一路出了后宅月亮门,出月亮门再出一道月亮门,这才来到姨太太们住的副宅。一共三间房,只有一间房亮着灯,屋子里也有人说话。

  屋子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孙大娘啊?有事嘛?”

  被叫做孙大娘的老婆子朝屋子里喊了句,“是二姨太太吗,还没睡那?我去看看小少爷,这几天儿一个人睡别再着了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