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急品小师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 化险为夷

急品小师妹 长峰先生 2045 2020.03.26 11:57

  很快插在地上的火把便被巨石团团围住,澹台一手把着山岩上突出来的石头,将整个人挂在石壁上。周围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脚下踩着的是什么,他只是凭着感觉使用草上飞的轻功攀在石壁上暂蔽身形。对方果然被他这一招骗了过去,石头不再继续滚落,可澹台隐也不敢轻易露头。

  天黑得可怕,倘若有月光或许还能看到石头缝里藏着人,可现在除了山顶上亮着的火把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其他发光的东西。澹台隐粗略估计了一下,除去有可能插在石壁上的火把以外,光是在移动中的火把就有二十来把,上面最少也有二十人。山谷里没有风,火把的火苗燃烧笔直向上延伸,有一伙人顺着石壁的凸起攀岩向下。澹台很想要趁着这个机会逃跑,可他又很好奇那所谓的野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悄悄地松开手落在平地,找到一个岩石凹陷藏了进去,原本石壁上凹陷的洞穴被滚落的巨石挡住一大半,澹台藏身于此非常地隐蔽。火把一跳一跳,很快就落到地面上。耳轮中能听到他们在交谈,使用一种很难听懂的方言在对话,说话很快澹台完全听不明白。微微朝外面探头,可以看到有三五只火把已经落到地面,还是看不太清他们的面貌。

  澹台隐数了数一共有五只火把落到地面上,围成一圈似乎在讨论什么,很快他们四散开来搜索。他们朝着各个方向,有两个离澹台比较近的可以看清容貌。其中一个披着虎皮英雄氅,脚下是白底黑面儿的快靴,面若姜黄,背上斜背着金丝大环刀。

  澹台隐心里说话,“这也不像是野人那?”

  继续朝外面观瞧,另外一人生得白白净净,短衣襟小打扮,金簪别顶腰里挎着一口宝剑。看样子下来的都是山匪的头目,看他们的兵器虽不是什么宝家伙,也是千金难求的利器。看来以讹传讹的话是不能胡乱相信的,这群人也许嚣张跋扈蛮不讲理,可他们丝毫没有野人的样子。澹台隐敢断言,就算他们明目张胆的去到凌霄镇,也不会有人认出他们就是野人沟里面杀人不眨眼的野人。

  一想到这里,澹台隐约约觉得他们早就知道那辆护送金银细软的镖车要从这里经过。

  胡乱想着的时候又从石壁上下来一伙人,澹台隐这时候再想要逃跑已经是不太可能,左右两条路都被封死,石壁虽不光滑可他也没带着应手的家伙。用于攀岩的飞虎爪和精钢百炼索被“喜儿”驮着一路出了峡谷,现在他的身上就只有背后背着的一把剑匣。腰里还揣着一把墨玉飞蝗石,不过这玩意只能起到扰敌和问路的作用,使多大劲也打不死个人。左手的手腕子上绑着袖箭,里面并没有精钢劲弩,弩箭也在“喜儿”马背上的百宝囊里。

  人越来越多,他们似乎已经意识到了澹台很可能没有被砸死,故此加大了搜索力度。虽然这里很隐蔽,但是前后被巨石封路的空当也就一两百步。澹台隐蔽在黑暗中,一边观察敌情一边缓缓地卸掉包裹剑匣的黑布。明晃晃的剑匣裸露出来,一小喽啰模样的山匪似乎发现阴影中有光线闪动好奇的探过头来。澹台隐悔恨当初没有先发制人,倘若抓住一敌人的首领人物作为要挟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如今唯有杀出一条血路不可。

  澹台呵斥一声,拉双剑就往外闯。

  那小喽啰兵模样的人连连后退,手指石头缝,“包大老爷找着啦,就在这石头缝里那,是个小伙子!”

  包大老爷?澹台隐一愣,很快就有人围拢过来,再看围拢过来的喽啰兵又是让他吃惊不小。

  原来除了这位身穿羊皮坎肩的小喽啰兵之外,其他的几位都穿着清一色的兵服。再去看先前下来那五位,一个个是金簪别顶浑身上下紧趁利落,眉宇之间透着一股锐气。

  众人很快围拢过来与澹台对峙,很快众人又分开,从人从外面走进一人。此人眉清目秀,白脸皮脚下是黑布白底的官靴,身上穿着的也是官服,打眼一看就是朝廷命官。澹台隐更加好奇了,难道这就是方才喽啰兵所说的包大老爷?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官府的人怎么会来到野人沟呢?

  只见那穿着官服的人给澹台相了相面,口打唉声,“小兄弟多有得罪,您这是从哪里来?”

  “从凌霄镇来,你们是什么人?”

  那白面皮的书生一鞠躬,“鄙人包承达,在开封府效力当差。”

  “开封府?开封府怎么跑到这儿来,还要伤我性命?”

  包承达再鞠躬,遣散周围兵勇,“小兄弟实不相瞒,这野人沟乃是石门县一大祸患。此次新官到任石门县县令,本官奉旨前来清除周遭匪患,为石门县扫清发展道路。石门县附近大大小小的山头我们都去过,唯独这野人沟的匪类最为猖獗。”

  话说应该是半个月以前,包承达,包大人带着精兵三百前来野人沟剿匪。可谁也没想到,当他们进入野人沟以后有巨石从山顶滚落,砸死砸伤了无数弟兄。后来经过浴血奋战,总算是带着包大人突出重围。

  包大人坐在石头上,澹台隐也将宝剑还匣。只听包大人继续讲说,“自那场战斗以后我们发现,这山里的匪类狡猾至极,平时伪装成村民的模样生活在山脚下的村落里。他们流动于附近各大镇店,只要一有风吹草动立刻拉起刀剑进入野人沟准备行凶作案,所以以往剿匪多次也未能彻底根除。”

  一旁挎着宝剑的白脸大汉说道,“没错,如果不是包大人福大命大逃出来,我们还不知道山脚下的那伙村民就是野人沟的山匪!他娘的,我还去那喝过茶呢!”

  “小侠客怎么称呼啊?”,包承达从袖口里摸出两大块银元宝,“方才伤了你的马多有冒犯,这是五十两纹银不成敬意,倘若还有什么丢失的东西尽管告诉我,我们去帮你找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