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二衙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买身筹钱

二衙门 占一点 2631 2019.12.19 08:27

    石决明在清风岗上一直坐到月亮升起来,晚风阵阵,虫鸣虎啸,他站起来不知道向哪儿走,回湖南吧,有何面貌去见江东父老?回黄家洼吧,又如何面对林飞燕孤儿寡母呢?他只得一走了之或者突然间萌发了从这清风岗上跳下去的念头。当石决明返回黄家洼的时候双脚无力踏进黄蜀葵的家门,他在村口坐着直到有人给林飞燕递信,林飞燕让人将他抬进家里,石决明将这一切讲给林飞燕听了,她默默无语,只是抹着眼泪,最后她站起来说:“现在,我去给他收尸。”

  石决明哭丧着脸说:“我觉得自己是一颗丧门星,挨上上谁,谁就会倒霉”。

  林飞燕则说:“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黄蜀葵的错,你安心养病吧,路费总是有的。万一不行,我陪你讨米要饭同样能达到京城。”

  林飞燕将丈夫安葬后,又将三个家丁的尸体送到黄柏山,如此一折腾,雪上加霜,背了一屁股的债。几天几夜没有合眼,她将黄莆托付给邻居王大嫂,然后对石决明说:“石公子,我出去走走亲戚,你就在我家里看守房子,你的生活我已经安排好了,最起码吃喝不愁了,你就安心养伤,早日康复,近期进京。”然后安慰了他一番。石决明泪如雨下,哽咽着说:“你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记,你一个弱女子,能到哪里去哟,如果我连累了你,我现在就走,我老家里还有些积蓄,我现在就返程去拿来。”林飞燕将他按倒在床上说:“自古有志男儿从来没有半途而废的,如果返程必将耽搁考试,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养病,身体好了你就可以起程了,如果按照你现在这样的状况,每况愈下,本钱都没有的还何谈参加殿试呢?”然后回头又能跟王大嫂交待米在哪里油在哪里柴在哪里,一一交待清楚后,林飞燕头也是不甘落后回地走出了黄家洼。

  林飞燕找到算命先生斋公,他说:“你在背运,还有两个难关必须咬着牙闯荡过去,最后必将荣华富贵。”林飞燕说:“你骗人,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一个体好运。”斋公说:“人生讲的就是一个圆满,谁的人生圆满,谁就是成功的人生。”林飞燕说:“哄鬼吧。”然后转身向剪子街翠柳巷走去,她决定去找怡红院的老鸨借钱。

  老鸨热情地接待了林飞燕,不停地夸奖她,自从她离开后,找她的人络绎不绝,还有人寻死觅活,有人威胁,老鸨问她是不是想回来,如果说想回来的话还得找屈县令同意,林飞燕问:“为什么?”老鸨说:“因为这怡人院与县令签订了契约,我收了他的钱,约定永远不能让你再进这地方来。”林飞燕咬牙切齿地骂道:“这怡红院也不是他家开的,怕他什么?”老鸨笑着说:“你有所不知,自古好男不跟女斗,经商莫与官作对,他想找个渣了,轻而易举!”林飞燕就直来直去地说:“我需要钱,你能借我五十两银子吗?”老鸨笑着说:“我这里的规矩你是知道的,一时三刻也没有那么多,八两十分两的还是可以借给你的,我们都念着侈呢想着你呢。”“我要借五十两。”老鸨为难起来,林飞燕接着说:“如果不借的话,请你将屈益智叫到你这儿来,行吗?”老鸨更加为难。双方沉默着,突然,老鸨说:“有了,有了,你改个体名字,就叫春香吧,在我这里呆上海十天半月,我不收你的房租,你赚的钱都归你,不足的话,我再借给你。”林飞燕低头沉思良久,默默地点头答应。

  听说怡人院内来了一个名字叫春香的美女,消息立即传遍县城,富家子弟,公子哥儿都想一睹芳容,一时间,门庭若市。

  鼓楼钱庄的麻黄闻讯直闯怡红院,一见倾心,二见动心,三见铁心,他要定了春香,坚决要纳其为妾。并在老鸨处下了三百两银子的定金。老鸨见钱眼开,动员林飞燕加入怡红院,林飞燕断然拒绝,她说:“我有好多事没有办理,许多想法还没有放下,所以我得将那些事了结后才能答复你。”老鸨说:“我收了黄老板的定金,所以我没有退路。”林飞燕说:“这不关我的事,他要的是美女,你院中的美女多如牛毛,随便挑个出来都比我强,为了什么一定要我去呢?”老鸨客气地说:“这男人呀,大鱼大肉吃油腻了,人人都想换一换口味,有的男人口味轻,有的男人口味重,轻的呢就一个老婆,重的呢三妻四妾,外面还有九个相好的,这还不算,又跑到这里来打野食。”林飞燕郑重其事地说:“我真的有事,我男人死了借了很多的钱,我得还债。”老鸨更加高兴起来:“这正是渴睡来了遇上的枕头,你缺钱,黄老板呢有钱想娶你为妾,定金我都替侈代收了,天下哪里还有这样的美事呢?”说完拉下了脸严肃地说:“你也知道我们这里的规矩,定金收了是不会退的,你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去跟他当妾,二是继续在我们怡红院呆下去,侈不跟他当妾,他可以找咱们院里来找你,这就有借口了,我可以应付着说你的思想还没有通,耐心等待吧,如果你一走,找不着人,麻烦就大了。”林飞燕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了,她说:“严格意义上讲,这事你根本没有与我商量你自己就当家将我许配给麻黄,现在我明确告诉你:我不同意,一千个不同意。你自己揽的事你自己去处理,不要连累我。”老鸨威胁她说:“只要我给黄老板讲了你不同意的事,你的麻烦就大了,你要考虑后果。”

  林飞燕摊上大事了,她只得与老鸨周旋,她对老鸨说家里还住着一个要债的不走,一直住在家里说是什么时候还钱就什么时候走路,不信,你可以派人去看一看,老鸨真的派人去她家里看了一看,的确有一个外地人住在家里,深信不疑,于是对林飞燕说:“我也体谅你的难处,你说怎么办?”林飞燕说:“我这几天挣了点钱,揍足五十两,还差二十两银子,你现在就借给我,我送回去打发那个要债的,去去就来,我还要挣钱还你的债呢。”老鸨说:“二十两银子也算不上什么,我就免费送给你,只是你不能回家,你得托人送回家,不是我不信任你,万一你一去不回头,我如何向黄老板交待。如果你想回去,没门。”林飞燕只得托了可靠的人将五十两银子捎带给石决明,然后请石决明现在就动身去京城。石决明也是一个石头脑袋拿到钱后一定要求捎信人带他去见一见林飞燕。捎信人说这人就得讲诚信,我答应过林飞燕将钱带给你话捎给你,千叮嘱万叮嘱不让你去找她,现在你发神经要去找她,我不会带你去的,要去你自己去吧。拗不过石决明的再三请求,只得告诉她的住址,然后生气地说你个哑木头逆了她的一片好心,你到哪个地方如果惹出个什么波渣出来,如何进是了京城呢?石决明坚定地说:“宁可不进京城,我也要见她一面。”捎信人说:“我给你直说了吧,人要脸,树要皮,她不让你去找她肯定有苦衷的,好心让你不要去找她一定仍她的道理,你何必发横呢,等待你考上了举人,衣锦还乡,风光无限,你再来找她吧。”

  石决明还是硬着头皮找到了怡红院,一问,大家都不知道有“林飞燕”这样的一个人,花点小银子找到可知的人,也是一问三不知,石决明在麻城住了三天后,只得含泪北上。

举报

作者感言

占一点

占一点

消息立即传遍县城,富家子弟,公子哥儿都想一睹芳容,一时间,门庭若市。

2019-12-19 08:2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