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吾乃游戏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邪骨大主教

吾乃游戏神 青椒蝙蝠盖饭 2336 2019.07.13 21:44

  兰凯斯特,地下水道,邪骨教会据点。

  嘉厄特觉得情况有点奇怪。

  作为腐烂之邪骨教会的大主教,他的身体早已彻底邪骨化,乍一看上去就像是包了一层黑皮的骷髅,失去了作为人的几乎一切感官,现在的他更多的是用邪骨大人赐予的邪神之力来模拟出原本的感知能力。

  但自从不做人以后,他还是第一次有这种心慌的感觉。

  大概从六天前开始,原本平静的地下水道突然陷入了吵闹之中。

  东面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搬进下水道,死死盘踞了一角的沼泽鱼人叽叽咕咕的喊声不断传来,那是它们要再度搬迁的信号,但那叫声里满是慌张和恼怒,似乎还夹杂着些许的害怕,比起搬迁更像是要逃跑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撵地它们不得不离开这里;

  南面的霸主,一头至少一百岁的狂甲鳄正在发出冬眠被打扰之后的愤怒咆哮。在嘉厄特的印象中,整个地下水道中应该没有胆大到敢于袭击它的存在,即便是自己对上它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就算真的有什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家伙惊动了狂甲鳄,照理说几分钟后也会沦为对方的食饵。然而狂甲鳄从数天前被惊动开始却没有一天安静下来,每当它要安静下来的时候,似乎又会被什么东西再度激怒,现在的狂甲鳄已经从一开始精神饱满的怒吼,变成了现在略带虚弱感的嘶吼,但激怒它的事物却好像依然没有消失;

  而原本地下水道中最为吵闹,成天顺着管道不断移动的鼠潮,活像个噪声制造机。然而这台噪声制造机却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没了一点响动,就好像是那十来万只泔水鼠都突然消失殆尽了一样……

  当然仅仅只是这些变化并不能够打动他那颗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

  真正令他感到不安的,是自己麾下的信徒似乎越来越少了。

  这种减少并不是叛逃。

  作为信仰邪神的教会,他自然不是没有过信徒叛逃的经历,甚至还因为信徒的叛逃导致教会暴露而不得不离开原本的据点,带着剩余的信徒流浪了好久,最后才找到了这个勉强还算看得过去的地方作为新的据点。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在各个行动的小队里都插入了自己信任的心腹,以防止有信仰不坚定者反水。

  然而即便这样,这几天派出去调查周围异变的那些信徒却一个都没有返回据点,甚至就连他们所饲养的黑尸蝇也都没有回来……

  “扎卡拉。”

  他踱步到了据点前庭,唤来了自己在这里值班的左右手,腐烂之邪骨教会中三位黑袍主教之一的扎卡拉:“吩咐兰凯斯特城内的信徒们找机会动手,杀掉被主上选中的那一百个婴孩,将他们的心脏和髓血送来给我!”

  “可是冕下,这么做的话,那些答应会暗中庇护我等的贵族肯定会与我们翻脸的……”扎卡拉有些犹豫地说道。

  “没关系,兰凯斯特的贵族都是些脑满肠肥的匹格兽而已,到时候用足够的里恩喂饱他们就能让这群家伙闭嘴。”嘉厄特沉声说道:“相比之下,现在地下水道里的情况不太对劲,我要将计划提前,只要准备好让主上附身降临的仪式,哪怕是崇白教会的那群苦修士找上门来,我也有把握干掉他们!”

  “如果这是您的意志。”扎卡拉向他行了个礼,准备离开,去往地上传话。

  就在这个时候,被修建成地下庭院样式的据点大门十分暴力地被人从外面整个砸开,一阵弥漫的烟尘过后,几个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卧槽,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个隐藏地图,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为首的那个人拿着一把大剑,兴高采烈地说道,看来被砸开的大门就是这位的杰作:“如果不是爱德华你说地图上这里一块空的太多,肯定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恐怕没人能发现……”

  “乔,不要大意,这里可能有隐藏的boss!”被称为爱德华,手里拿着一根奇怪棍子的少年冷静地说道。

  “有人在那里……他们头上有血条!卧槽,血条上有字,‘邪骨大主教’和‘黑袍主教’,一个30级一个25级,我们好像闯进了一个boss房!”跟随在他们身后的一个拿着弩箭的瘦小少年惊声说道。

  “系统上说这些boss有特殊的奖励机制,只要对邪骨大主教造成总血量1%的伤害就能获得200点复仇点数,对黑袍主教造成总血量1%的伤害能获得100点复仇点数!”这群人身后一个少女弱弱地说道。

  “原来如此,打boss怎么能少的了我呢,杰西卡小姐请帮忙治疗,我先去开怪!”在这群人中,年纪最大发量最少,拿着一把长剑的中年男子眼睛一亮,朗声说道。

  “剑技·滑步斩!”他大喝一声,整个人就伴随着一种怪异的步伐,以极快的速度冲入了院子中,而手里的长剑也被他平举向前,化作一道锐利的白芒朝着嘉厄特砍去!

  结果剑刃还没有碰到嘉厄特,对方就提早一步伸出了漆黑干枯的手指,指尖迸射出一道玄黑的光束,直直射穿了对方的心脏。

  对方惊愕的表情就那样僵在脸上,最后整个身体都化作了无数光点消失不见……

  “玛——涅——大——叔——!”同为战士的乔悲痛地看着又死掉了的玛涅。

  “我、我还没来得及加血……”少女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还真特么白给啊……”名为爱德华的少年叹了口气:“幸好刚刚才把大部分复仇点数给花掉了。总之大家一起上,先试试boss的成色吧!”

  见到那群少年少女似乎想要对自己进行决死的一战,嘉厄特内心毫无波动,只是拍了拍干瘦的手掌。

  接着从据点内部就涌出了十余个高级邪骨信徒。

  “卧槽,居然还能召唤喽啰,太卑鄙了!”拿着弩箭的游侠狗蛋不满地抱怨道。

  高级邪骨信徒们还没有到嘉厄特那种因为邪神之力的侵蚀而心如止水的程度,听到狗蛋的话语,不由都皱了皱眉头——你这个还穿着树叶(装备)看起来就跟个贫民似的杂鱼玩意有什么资格叫我们喽啰?

  虽然局面对于入侵者来说极度不利,但令嘉厄特略有些惊讶的是他们并没有选择逃跑,而是一直战斗到了全军覆没,即便是那个看起来最柔弱的少女都没有求饶过一句。至于狗蛋更是一上来就被邪教徒们集火秒了……

  嘉厄特原本以为前段时间将整个地下水道整得鸡犬不宁的就是那几个家伙,但从实力来看,他们太菜了,显然并没有那种能力。

  他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就在这时,还没修好的据点门外传来了几个陌生的声音。

  “咦,这边的墙壁好像有点奇怪……”

  “噢哟?居然有个隐藏地图!”

  “隐藏地图!快让我康康里面有什么好东西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