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吾乃游戏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不要过来啊

吾乃游戏神 青椒蝙蝠盖饭 2112 2019.08.15 23:02

  安格拉的车队(虽然只有两架车)行驶在图拿亚城中的时候,薇拉透过车窗看着冷清的街道,不由感觉有些奇怪。

  “图拿亚不是北地的大城吗?为什么看起来破破烂烂的……而且街上居然都没什么行人?好冷清哦。”

  “因为今年的霜雾季来得比较早,图拿亚的居民都没做好准备就迎来了暴雪,很多房屋都因此塌了。城里的居民们都只能龟缩在家里熬过霜雾季,等待播种节的来临;而那些房屋塌掉的人更是只能接住在流民营或棚屋内,能不被冻死或饿死就已经很好了,怎么可能会到街上来晃荡。整个霜雾季,大概会死掉近千人吧。”

  即便这个霜雾季一直呆在无名小镇里,但安格拉毕竟是在图拿亚长大的,因此依然猜到了这个城市如此冷清和破落的原因:“图拿亚城……不,不仅是图拿亚,瓦尔拉帝国的每个城市大概每两三年都会有一次这种情况,毕竟暴雪之神对于瓦尔拉帝国的人来说属于不可信仰的恶神,只有高原上的一部分野蛮人和雪怪会信仰那家伙,所以它自然也不会眷顾这个国度。”

  “但是街道上未免也太破烂了吧,感觉都比不上我们的小镇……”

  薇拉还是有些难以理解。

  “我说薇拉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不是我自吹,在整个瓦尔拉帝国中,恐怕没有哪个城市或镇子能和我们的小镇相比。即便是皇都或圣城都不行!”安格拉自豪地说道:“毕竟不是每位神都叫游戏之神,也不是每位神的信徒,都能和玩家们一样搬起砖来风雨无阻的。”

  “可是入城的时候明明有那么多人……我们甚至还得排队才能进来……”薇拉看起来还是有些难以理解,毕竟就算她是小镇里的大姐头,可本质上就是个边境地区的小姑娘,对于这种事自然知晓的不多。

  “那些都是‘商人’。”说起这个的时候,安格拉脸上也没了笑容,更多的是一种仿佛看到了吸血蚊蝇般的鄙夷:“虽然霜雾季很快就要过去,但是对于城内很多居民而言,现在也是食物和积蓄都已经见底,是整个霜雾季中最难熬的时候。在这段时间,只需要一点粮食,就能够从那些贫民手中买到平日里很难搞到的‘青壮年劳力’和‘年轻或年幼的女性’。”

  “你、你是说……”薇拉一愣,随后立马回过味来,秀气的眉头也紧紧皱起。

  “奴隶。除了战争之外,现在就是最好的获得奴隶的时候。”安格拉肯定了她的猜想:“而且还不是那种皮包骨头,都不知道有没有病,随时都可能死去的难民,而是身体比较健康甚至比较强壮的优质奴隶。”

  “瓦尔拉帝国的皇室都不管一下的吗?还有崇白教会的人呢?”

  薇拉满脸难以置信的神情。

  “帝国最大的奴隶市场背后的主人就是大皇子,这些奴隶商人里有超过一般都是为帝国贵族服务的,他们怎么可能管。约束北地的贵族不参与这种事已经是我那个软弱的老爹对于平民最大的仁慈了。”安格拉回答道:“至于崇白教会……你知道修道院里那些负责打扫和苦力的下人其实也都是奴隶吗?崇白教会的大人物最喜欢的事,就是跑去奴隶市场,用自己的身份免费弄到几个奴隶,看着对方感恩戴德的样子,让他们作为和奴隶没有任何区别的免费苦力,在修道院和教堂里压榨致死!”

  薇拉一脸三观崩坏的样子。

  这妹子这辈子碰到过最黑暗的事也不过是税务官多征税,或是镇里的青壮年被强行征走加入圣教军消灭亡灵,即便是面对亡灵袭击,小镇里的人也会众志成城地进行抵抗,在安格拉带来了游戏之神的信仰后,整个小镇更是发展的一天赛过一天,她从不知道外面大城市里的人居然能够坏到这种样子。

  在这一刻,她突然觉得与其当个看起来光鲜亮丽所谓大城市的居民,还不如在小镇里快快活活地过着自己自由而充实的日子来的好。

  同时,她也更加感激游戏之神的恩赐与对小镇的保护,让那个曾经濒临覆灭的小镇能够成为一个玩家们的世外桃源。

  这让神国里正在研究下一步计划的西维不由一球茫然:怎么又有信徒突然变成虔信徒了?明明我最近除开加了个让玩家受苦的职业之外也没做啥呀……

  ☆

  撇开正在重塑三观的薇拉不提,在行驶过冻结的雅拉贝河河面后,安格拉的车队就抵达了图拿亚的中心,银鹰城堡。

  而安格拉也十分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父亲居然带着家臣在城堡外迎接自己,这让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十分成熟,心若钢铁,不会轻易有所触动的安格拉不由露出了感动的神色。

  “爸爸!”他从车里跳了出来,快步上前就要来一个感动的父子相认。

  结果对面的庞勒因却一脸懵逼:“安格拉,你怎么回来了?”

  安格拉:???

  不是你叫我回来的吗?

  一瞬间安格拉不仅把已经打算流出来的感动的泪水缩了回去,还脑补出了弥拉里假传圣旨打算联合幕后黑手一起陷害自己的起码能演上八季的中世纪奇幻政治斗争群像剧。

  结果还没等安格拉想好自己到底该先和自己老爹解释一下,还是干脆扭头就走,庞勒因就回过神来:“不,我的意思是,孩子,我不是让你在播种节的时候回来吗?嗯,看到你安全到达这里,我很高兴。”

  安格拉露出狐疑的神情,他的目光瞥过父亲身后的家臣们,对方对着他也露出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营业性笑容。

  难不成还真是自己多心了?不对,如果不是在等自己的话,那他们是在等谁呢?

  下一刻,安格拉就知道了答案。

  一辆看起来十分眼熟的车架被两头陆行鸟拉着徐徐停在了银鹰城堡前。

  对面的那个车夫抬头挺胸地从车上跳下,刚打算用十分臭屁的动作为自己的主子开门,就看到不远处安格拉鹿车上的乔。

  乔对着他抖动了一下胸肌。

  对面的车夫立刻回想起了自己被那硕大胸肌贴脸的恐惧,以及不得不给对方让路的耻辱。

  “你不要过来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