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吾乃游戏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打骑兵先打坐骑,很合理

吾乃游戏神 青椒蝙蝠盖饭 3079 2019.08.01 23:44

  看得出那只龙齿獠似乎困扰这个村子相当长一段时间了,当猎人们将龙齿獠的尸体抬回村庄的时候,村子简直就像是过丰收节一样欢腾,村民更是将猎人们当做英雄夹道欢迎。

  就连和村民素不相识的汤瑞和杰姆都被邀请去了篝火旁,享受着热气腾腾的饭食。

  村里的伙食很简单,就是普通的黑麦饼,猎人们正在合力将龙齿獠开膛破肚,切成巴掌大小的一块块,交给村妇们放在篝火上烧烤,然后分给村民们享用。

  就连骨头他们都没有浪费,丢进大大的陶瓷锅内,大火煮沸撇去浮沫后,撒入一大把杰姆叫不出名字的野菜叶子,转成小火慢炖,没多久香喷喷的肉汤就完成了。

  虽说再熬制一段时间汤水会更加入味,但村民们显然没有这份耐心,纷纷催促着赶紧开锅。

  也许是由于大雪封山的缘故,村民们似乎很久都没有享受到如此丰厚的油水了,在汤瑞与杰姆都才喝了一两口汤时,他们就已经就着麦饼干掉了自己木碗中的肉汤,一些馋嘴的小孩子还厚着脸皮跑到村妇那边恳求再给自己一碗。

  “你们信仰的应该是丰收之神吧?”杰姆在进村的时候,就发现村口那边摆放着类似图腾柱的神像,那正是丰收之神马克罗的标志,只有在整个村子人口超过一百人,并且全部都忠诚地信仰丰收之神的情况下,麦穗庭院(丰收之神的教会)才会将这种神像竖在对方村子入口处。

  这东西属于一种比较常见的荣誉标志,同时神明展现神迹的时候,神像也会分享到一点力量,对村民们产生些许的效果。其他神明也有类似的玩意,如果类比到游戏之神教会的话,大概就相当于复活石吧。

  杰姆奇怪地向坐在自己身旁的那个中年猎人问道:“我听说今年丰收之神展现了神迹,像你们这种被麦穗庭院认可的信仰村落收成应该都很不错,为什么你们的日子看起来还过得紧巴巴的?”

  “因为瓦尔拉帝国的国教是崇白教会嘛,除了麦穗庭院之外,我们村子也得交崇白教会的什一税,加上之前崇白教会和辉煌神殿展开了‘一年战争’需要囤积军粮,所以今年崇白教会的赋税比较重,给那些税务官交完税之后,我们自然也剩不了……”说到这里,那个中年猎人才猛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差点就把心里对那两个教会的抱怨之语给说了出来,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随口敷衍道:“嗨,你小孩子家家的,问这种事干什么!”

  “好奇而已。”杰姆应付了一句,随后接着问:“他们都欺负你们到这个份上,为什么你连一句抱怨的话都不敢说?”

  “小鬼头不懂别乱说!”那个中年猎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凑到杰姆耳边交代道:“城里的老爷们都说神和教会是一体的,辱骂教会就是渎神!被抓到的话,可是会被吊死在城墙上的!”

  杰姆皱起了眉头:“所以你们就怂了,只能这样苦哈哈的苟且偷生吗?”

  “你这孩子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什么叫苟且偷生,没有战争的时候,我们村日子过得还挺不错的。”中年猎人被杰姆说怂自然不乐意了:“只有战争的时候才会额外收税……你懂什么叫战争吗?那可是要死人的,送那些兵老爷去死之前,吃的喝的当然得管够嘛。”

  “哼……”

  杰姆轻哼了一声,没有接话。

  他怎么不懂战争?要知道他和汤瑞就是因为之前提到的‘一年战争’而家破人亡流落他乡,如果不是被游戏之神教会收留的话,他们恐怕到现在都还在威克多尔城外捡垃圾吃呢!

  “杰姆你不吃吗?这个饼还蛮好吃的。”一旁没有参与讨论的汤瑞将梆硬的黑麦饼咬得咔咔作响,反倒是对他们村民垂涎不已的烤肉没啥兴趣。

  毕竟无名小镇里最多的食物就是烤肉了,虽然重油重盐的很够味,但时间一长他们都快吃腻了——这也是最近蛙人们没啥调味料的灰峡湾鱼汤在玩家之间走红的主要原因。

  杰姆尝了一块黑麦饼,觉得这东西除了硬得和石头有一拼之外,味道居然和自己母亲以前经常在家烤给他吃的小甜饼差不多。

  一想起和自己那个温馨的小屋一起被战火吞噬的父母,杰姆本以为自己已经愈合的心口又传来了些许的疼痛。

  如果自己能够更早一些知道游戏之神的存在,更早一些和他们一起信仰那位神明的话,爸爸妈妈也不会死……

  杰姆又看了那些村民一眼,再度深深感觉到了游戏之神的伟大——要知道在以前,他从来都是把系统内提到游戏之神时那些吹捧的形容词前缀当笑话看的。

  虽然在大规模生产上可能比不上丰收之神,但游戏之神同样也给予了信仰他的玩家们富足的生活,而且不像这些丰收之神的信徒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被他人所掳走,游戏之神还赐予了信徒们反抗的力量,各种副本和活动似乎都在教导着玩家们,不论前往胜利的道路有多么曲折,他们都有为了自己而战的权利!

  这个世界并没有‘道不同不相为谋’这种说法,不过杰姆也知道村口有着丰收之神图腾的村落中的村民几乎不可能改换信仰,因此他也没有劝诱这些村民改信游戏之神的想法。

  吃完这顿饭就准备告辞吧。最多之后再抓一些动物送给这些村民里来当做报答好了。

  就在杰姆这么想的时候,突然一个慌慌张张的身影从不远处跑了过来,因为太过惊慌,对方甚至还不小心撞翻了一个火盆,火盆落地时发出的嘭响令众人的注意力都下意识地击中到了那边。

  “诺特,你不是在负责把守村口吗?”看起来大概是村长一类的老人出面向慌慌张张的来人问道。

  “不不不不好啦!”那个村民浑身颤抖,甲虫似的小黑眼睛里满是藏不住的惊恐:“荒山贼的人来啦!”

  就像是按下了静音的开关那样,本来还十分喧嚣的村民们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整个场面只有柴禾燃烧的噼啪声,寂静的十分诡异。

  “他们距离村子还有多远?”愣神了片刻之后,老人严肃地问道。

  “不不不不远了!”那个村民眼泪都快被吓出来了,撕心裂肺地说道:“马上就要到了!”

  这个消息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村民们被吓得立马四下乱跑起来,想要在盗匪来到之前躲起来或是逃出村子。

  “别慌,别慌!”老人努力维持秩序:“只要我们交出粮食,荒山贼不会随便杀人的!”

  但显然并没有什么用处,村民们慌乱依旧。

  这时只听轰然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都似乎震颤了一下。

  所有人都被这一声响给吓到了,茫然地看着声响传来的地方,那里正坐着两位脸色淡然的少年。

  其中一个稍微矮一点、身穿白袍的棕发少年,手里握着一根战锤般的金属十字架,此时十字架那一端在地面上砸出了个砂锅大小的凹坑,巨响的来源应该就是这个了。

  “多谢招待。”另外一个稍微高一点的蓝发少年也站起身来,伸出舌头舔掉了嘴唇上沾着的饼渣,并拔出了自己的背后的长剑。

  “作为答谢,那些盗贼就交给我们吧。”杰姆看着那些村民傻愣愣的样子,微微一笑,便和汤瑞走向了村口。

  “等一下!荒山贼可不是普通的盗贼!”之前和他们聊天的那个中年猎人慌忙阻止道。

  “没关系,我们也不是普通的小孩子。”杰姆回答道,并特意在小孩子这个词上加了重音。

  “对啊对啊,事先声明,我们可是很强的。”

  汤瑞也咧嘴一笑,仿佛是为了表现自己很强一样,他伸出手臂做了个‘鼓起肌肉’的动作,但那瘦得跟根麻杆似的手臂完全没有给人一丁点很强的感觉……

  其他村民脸色都不太好看,但此时却已经来不及阻止他们了,因为荒山贼已经冲到了村口。

  直到这个时候,杰姆才看到了所谓荒山贼的全貌。

  简单来说他们就是穿着一身破麻布衣,骑着陆行鸟的盗贼,只是和面黄肌瘦的村民不同,这些盗贼显然伙食不错,身体相当壮实,武器则统一是便于鸟上挥砍的长型马刀。

  这种气势汹汹冲来的样子,和地球上的骑兵差不多,步兵光是气势就已经被对方彻底压过,面对他们时心理压力非常大,加上陆行鸟的突破能力很强,严格意义上来说甚至比起地球古代同等重量的骑兵更强一些。

  但是对于汤瑞和杰姆来说,却全然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

  理由很简单。

  “怎么才只有5级啊,太菜了。”汤瑞举起长剑:“这些家伙我可以吊锤一打!”

  “他们的鸟有8级。”作为圣职者的杰姆在后面奠定了战斗的基调:“先打他们的鸟头。”

  于是明明战斗尚未开始,那些疾驰而来的荒山贼看着挡在他们前方的那两个少年,在轻蔑与好笑之余,不知为何隐隐有种蛋疼的感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