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城市里的向阳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与家人同享美食

城市里的向阳院 满乡之鹰 2874 2019.12.04 17:00

  酒足饭饱之后,陈雷抢着结了帐,两人又坐下喝着大麦茶闲聊了一会儿,这才起身要走。

  服务员拎着两个塑料袋走了过来,塑料袋里各装着两个白色泡沫保鲜盒,保鲜盒里装着驴肉馅饺子和烧麦。

  服务员将塑料袋递给欧阳春。

  “这是你打包的饺子和烧麦,请拿好。”

  欧阳春伸手接了过来,递给陈雷一个。

  “我让服务员又各装了半斤烧麦和半斤饺子,一人一袋,拿回家给家里人吃。”

  陈雷顿时不乐意,抢着要付钱。

  欧阳春笑着说到:“我付过啦,你就不要争啦。”

  这些烧麦和饺子是在陈雷付完饭钱之后,欧阳春悄悄让服务员特意打包装的,而且悄悄将帐先结了。

  欧阳春觉得饭钱是陈雷掏的,自己白吃白喝实在不妥,也过意不去,打个包算是找了一个心里平衡。

  陈雷摇了摇头苦笑道:“你这点小心思啊,白吃我一顿又能咋地?我又不求你办什么事。”

  欧阳春笑了笑,道:“话不是这样说的,你要是求我办事,我倒觉得心安理得了,你不求我办事,我凭啥白吃白喝?君子不食嗟来之食。”

  陈雷白了欧阳春一眼,道:“行,行,你是君子,我是小人,你高大上行了吧?不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带一份回去让老婆孩子也尝尝,那才叫有福同享。”

  欧阳春说到:“对喽,好东西就应该和家人一起分享,走吧。”

  两人拎着打包袋走出了驴肉小馆,来到各自的自行车旁,将打包袋挂在自行车车把上,然后推着自行车,一起上了步行街。

  步行街的夜市早已经开始了,行人的说话声、小商贩的叫卖声和音像社里传出来的卡带声混杂在一起,让步行街显得拥挤和喧闹。

  欧阳春和陈雷对逛夜市不感兴趣,都嫌太闹太吵,也没做停留,径直穿过步行街,来到了站前大街。

  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大街上和站前广场上早已是灯火通明,夜上浓妆。

  由于正值火车空档期,站前广场内没有什么人,显得过于空旷,低矮破旧的候车室旁边的几家小饭馆,正没精打采地开着张,门口大铁锅中冒着热气。

  欧阳春不用看就能猜到,大铁锅里蒸的肯定是茶叶蛋、地瓜和玉米,这些东西绝对是火车站的标配。

  站前大街是抚东市最忙碌的一条街,此时逛夜市的人正源源不断地向步行街涌来,欧阳春和陈雷依旧推着自行车顺着站前大街往家走。

  欧阳春道:“也不知道夜市有啥逛的,又吵又闹的,简直让人头大如斗。”说完,自顾自摇了摇头。

  陈雷笑道:“你没看逛夜市的都是年轻人?人家生活在好时代,咱们这么大的时候,想逛还没地方逛呢。”

  欧阳春笑道:“我和你可不一样啊,我们那的城煌庙可是有的逛的,还有南京路、外滩、豫园、苏州河畔,啊哟,那可是不得了的。”

  每次说起家乡上海的时候,欧阳春都会情不自禁地露出上海的口音,听起来让人舒服。

  陈雷作恍然大悟状,道:“对,对,我忘了你是来自大城市的了,我家是小县城的,上班前就没去过大上海,让你见笑了。”

  欧阳春一脸的自豪,说到:“切,我才懒得瞧不起人呢,是你瞧不起人好不啦?我才不要和你讲啦。对啦,我说的话,你回去一定要再考虑考虑,千万别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说到眼前的事,欧阳春又恢复了已经基本雷同的东北口音。

  陈雷道:“放心吧,我不用考虑了,就照你说的意思办。我也想明白了,就是我去找书记厂长,不但没什么用,反倒担上一个跑官要官的嫌疑。爱咋地咋地吧,是我的,别人也抢不去,不是我的,我抢也抢不来。”

  欧阳春笑道:“话是这么说,谁都不可能全放下的。人非草木,面对这么好的升职机会,谁能不心动?不过,你一定要稳得住。”

  陈雷道:“我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反正我问心无愧。”

  欧阳春道:“对呗,心底无私天地宽,你也要允许小人的存在。”

  陈雷道:“我一想到那个老王八蛋,心头就火起,真是人心隔肚皮,我也没得罪过他呀,这要是得罪过他,他还不一定怎么编排我呢。”

  欧阳春道:“自古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就把他当个屁放了完事。”

  陈雷被欧阳春的话逗乐了,伸出手指点着欧阳春,笑着说到:“哈哈,你这谦谦君子,居然也口冒粗言,孔老夫子要是还活着,定会被你气个好歹,太失风度了。”

  欧阳春也笑了笑,道:“都是俗人,哪来的君子?你少来讽刺我。”

  ……

  欧阳春和陈雷顺着站前大街直行,一路说说笑笑,十几分钟后,两人已经推着自行车进了向阳院,然后各自回了自己的家。

  孟春桃正在卫生间刷牙,见欧阳春回来了,一口泡沫迎过来,接过欧阳春手中的打包袋,说到:“哟,什么好东西没吃完还打包啦?你喝高没?”

  欧阳春看了一眼儿子的房间,没回答孟春桃的话,问到:“秋实还没回来呢?”

  孟春桃将打包袋放进厨房,小跑着回到卫生间水池,边刷牙边含糊不清说到:“没呢,你回来早了。”

  欧阳春边脱鞋边说到:“袋里装的是烧麦和饺子,一会儿秋实回来,你用蒸锅热一下,我特意给你们带回来的,驴肉馅的。”说完,不忘追了一句,“都是新蒸的,不是剩的啊。”

  孟春桃已经刷完牙,听说驴肉馅的,立即跑进厨房,打开袋子闻了闻,说到:“你们去哪吃的?驴肉可不多见,我小时候吃过,可香啦。”

  欧阳春已经进到卧室换衣服,听孟春桃在问,答到:“站前新开了一家驴肉馆,陈雷带我去的,我见好吃就给你和秋实带了一份回来了。”

  孟春桃问到:“他找你有事啊?是不是说孩子们的事?”

  欧阳春道:“不是,他说他不管英子的事,是他升职的事。”

  孟春桃道:“他要当处长啦?”

  欧阳春道:“嗯,只是出了点差头,被人告了黑状。”

  孟春桃道:“哎哟,他得罪什么人了吧?”

  欧阳春道:“没有,一两句话也说不清,说了你也不明白。”

  孟春桃立即不爱听了,说到:“在我们局里,这种事我见多了,我还懒得问呢。”

  正说话间,欧阳秋实推门进了屋,见孟春桃站在厨房里,诧异地问到:“妈,这么晚了,你在厨房干什么呀?”

  孟春桃笑道:“秋实回来啦,你爸给你带回来驴肉饺子和烧麦,我给你热一热。”

  欧阳秋实没吃过驴肉,一脸惊奇,问到:“驴肉馅?好吃吗?”

  孟春桃道:“还好吃吗,你把那个吗字去掉。”

  欧阳秋实扭头看了一眼站在卧室门口的欧阳春,眼神在询问是不是真的好吃。

  欧阳春点了点头,道:“我也是第一次吃,真香,一会儿你尝尝。”

  欧阳秋实答应一声,进了卧室。

  孟春桃道:“你们南方就没有驴,你上哪去吃驴肉。”

  欧阳春边往卧室里走边说到:“我还真是到了东北才见过驴,要不是陈雷带我去吃,我还真不知道驴肉也能吃,而且这么好吃。”

  孟春桃没再说话,而是将蒸锅填了水放在炉盘上,“啪”地一声点燃了燃气灶,将饺子和烧麦放在蒸锅内热了起来。

  不一会儿,孟春桃将热好的饺子和烧麦端到桌上,喊秋实过来吃,不忘回头冲卧室喊到:“你不再吃啦?”

  欧阳春已经换好睡衣上了床,大声说到:“不吃了,你们吃吧。”

  欧阳秋实大口吃着,边吃边喊香。

  孟春桃则怕存食又怕长肉,只简单尝了两个饺子就不再吃了,去厨房水池漱了口,又坐到桌边看着儿子吃。

  欧阳秋实边吃边说到:“妈,你倒是吃呀。”

  孟春桃道:“我怕长肉,又刚刷完牙,你慢点吃,别存了食。”

  欧阳秋实便不管不顾,自已吃了起来。

  看着欧阳秋实的吃相,孟春桃真想再吃几口。可是,一想到腹部的赘肉,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四十多岁的女人,身材已经走了形,再不注意保养,难免会早早成为老太太。

  孟春桃可不想过早成为老太太,她认为,如今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了,女人也应该对自己好点了,花点精力倒饬倒饬自己,对自己对别人都没坏处,身材走形是每个女人都最不能接受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