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城市里的向阳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前言

城市里的向阳院 满乡之鹰 1000 2019.11.15 10:25

  向阳院座落在抚东市老城区,这里是抚东市的中心地带。

  在这一区域,一片老旧的平房里面,住的人杂七杂八,三教九流,基本都是抚东市的老市民。

  进入九十年代,这一片平房处在城市中林立的高楼之间,显得越发低矮陈旧,不合时宜,像是大片森林中陡然露出了一块平地,显得突兀和不协调。

  住在老城区的人,似乎每天都处在周围高楼的俯视监督当中,总有一种隐私被偷窥的不安感觉。

  但在二十年前,这里却是抚东市的黄金地界。能住在这一片城市中心的地界里,那是一种荣耀和体面,是一种身份和脸面的象征。

  当年,由于向阳院里的四个男主人都是抚东钢厂特招进厂的技术人才,因此,在四个小伙子结婚的时候,钢厂特意花钱买了这栋连脊红砖瓦房分给四个人住,以示钢厂笼络人才,优待人才的决心和诚意。

  其实,向阳院原本不是一个大院,一溜连脊八间砖瓦房被分成了四家,每家两间房,家家之间原本立着一道木栅栏,将院落分成了四个小院,分别住着这四对年轻人。

  四对年轻人几乎同时住进来,又都受过高等教育,彼此年龄相仿,性情又相通,因此,四家人平时互通有无,相互走动,处得像是一家人。

  刚住进来的时候,夏天,每次晚饭后或周末,八个人便经常站在院中彼此聊天,有时干脆将饭桌摆在自家院中,四家人隔着栅栏边吃边聊。

  时间一长,四家都有了孩子,孩子们经常聚在一起玩,有了栅栏极不方便,四家大人又都合得来,来往也不方便,就都觉得栅栏多余。

  四家大人一商量,干脆将栅栏拆掉,四家人住在一个大院里。

  一个周末,四家大人合力买了砖和水泥,请了工程队和砖瓦匠,又轮流抽时间监督施工,花了一周的时间,在房子和院子四周砌了一圈砖墙。

  四家人合伙买了铁管铁皮,雇了一个火电焊工,在正前方的院墙上安装了一道大铁门和一个弧形的门楣,门楣上焊接三个锅盖大小的圆形铁板。

  四家人又合力在铁门和门楣上刷上黑漆,在三个锅盖大的圆形铁板上面刷上白色油漆,在白色底面上又用红油漆写了三个大字:向阳院,向阳院由此而得名。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多少年过去了。

  在这些年中,四家人虽彼此偶尔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闹点厘气,但彼此一说和,互相赔个不是,也就相安无事,彼此也不再记恨。

  因为彼此投缘,虽然钢厂优先给他们分配了楼房,但四家人谁都不愿意搬走,就一直住在了向阳院,亲如一家人。

  随着岁月的慢慢推移,抚东钢厂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日子也一年不如一年景气,自然也就再也没有新楼房分配给他们四家,四家人也不去想,就一直住在向阳院里。

  等到时间慢慢来到了世纪之交,四家大人已是人到中年,四家的孩子们也已前后脚上了中学和大学,日子也就随之进入了一个多姿多彩、苦辣酸甜的时段。

  接下来的故事就是从这个时间,在这个已经显现出陈旧破败的向阳院中开始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