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城市里的向阳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有生以来第一次吃驴肉

城市里的向阳院 满乡之鹰 2826 2019.12.04 11:00

  十几分钟以后,服务员捧着托盘来到了桌前,将饺子、烧麦和菜摆在了桌面,又回身拎了六瓶啤酒放在桌上,说了一句“菜齐了,请慢用”,就转身招呼新来的客人去了。

  两人各自用小盘盛了蒜泥,陈雷冲欧阳春说了一句“开造吧”,就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夹起一个冒着热气的烧麦,醮了蒜泥放进了嘴里,“嘶嘶啦啦”边嚼边摇着头含糊说到:“真他娘的香啊。”

  见欧阳春没动筷子,陈雷催促道:“好吃,真香,你倒是吃呀。”

  欧阳春犹豫道:“驴肉真的好吃?长这么大还真不知道驴肉也能吃,今天真是开了眼了。”

  陈雷道:“真的好吃,你尝尝。”

  欧阳春夹了一个饺子,也醮了蒜泥送到嘴边,试着咬了一小口,顿时感觉满口流香,微微点了点头,道:“是挺香的。”

  说完话,欧阳春将剩下的大半个饺子塞进嘴里,慢慢品尝了一番,见没有什么怪味,这才放心地吃了起来。

  陈雷忽然想起了酒,放下筷子,取过两瓶啤酒,“砰砰”起开,放在欧阳春面前一瓶,自己拿着一瓶先倒了一杯,说到:“各倒各的,你快把酒倒上,佳肴配美酒,绝配。”

  欧阳春放下筷子,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

  陈雷端起酒杯,说到:“来吧,这第一杯酒就为了这一顿驴肉大餐。”

  欧阳春笑了笑,两人碰了杯,一口全干了。

  各自又倒上酒,陈雷说到:“怎么样?好吃吧,你尝尝这驴杂和驴肉,闻着就香。”

  欧阳春向来不吃动物的内脏,不是不好吃,是他实在是吃不下这些东西,尽管小时候吃过干煸猪肥肠,那也是浅尝辄止,从不多吃。

  但见陈雷一个劲让他吃,欧阳春实在不想扫了陈雷的兴,夹了一块驴肥肠放进了嘴里。

  一种不同于猪肉肥肠的香味顿时顺着他的喉咙流进了五脏六腑,他不由赞叹道:“确实香,比猪肥肠还要香哟。”

  陈雷“哈哈”一笑,道:“你再尝尝酱驴肉。”

  说着话,陈雷自己先夹了一块,醮了蒜泥放进嘴里,闭着眼睛一副享受状。

  欧阳春也夹了一块驴肉放进嘴里,没等细细品味呢,一股驴肉的清香让他不及思索大嚼了起来。

  只听陈雷摇头晃脑说到:“这种味道有三十多年没吃到了,真是太香了。”

  欧阳春接话道:“我今天可是第一次吃驴肉,小时候连驴长什么样都没见过,驴肉确实好吃。”

  陈雷道:“我其实也就吃过一次,那还是邻居家的驴不知道怎么掉桥下摔死了,邻居给我家送了一块肉,我妈用驴肉炖的酸菜,那种味道到现在想起来还透着香呢。”

  说完话,陈雷又端起了酒杯,说到:“再干一个,这一杯就为又尝到了童年的味道而干。”

  两人又碰了杯,一仰脖全喝了。

  两人边吃边聊,不知不觉,第二瓶酒也见了底。

  欧阳春说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该说正题了,你今天找我不会真的只是吃饭喝酒吧?”

  陈雷放下筷子,端起酒杯,一仰脖,自顾自先干了一杯,然后掏出香烟。

  知道欧阳春不抽烟,陈雷自己点了一根烟,调整了一下情绪,边抽烟边说到:“其实还真有事和你说,你也帮我拿拿主意。”

  欧阳春坐直了身子,看着陈雷,见陈雷不似在开玩笑,问到:“什么事?说吧,只要我能帮上忙。”

  陈雷道:“厂里这次干部调整,你听说了吧?”

  欧阳春点了点头。

  陈雷问到:“你知道我们处长调走了,处长的位置一直空着是吧?”

  欧阳春道:“这个我知道,怎么了?”

  陈雷摇头苦笑,道:“本来这次调整,考察的唯一人选是我,组织部已经考察完了,就等着上党委会通过了。”

  欧阳春道:“这不挺好的吗?你怎么还不太高兴呢?”

  陈雷又自顾自喝了一杯酒,放下酒杯说到:“可是,组织部的一个哥们下午打电话,悄悄告诉我,处长人选准备换人了,我被人顶了。”

  欧阳春顿觉意外,问到:“怎么回事?”

  陈雷的情绪有些激动,用手指敲着桌面,说到:“他娘的,有人背后捅了我一刀,上书记那告我黑状。”

  欧阳春见陈雷的声音很大,急忙阻止到:“你小点声,让人听到不好的,谁这么缺德?告你黑状。”

  陈雷压低声音,显然带着愤怒,道:“我是真没想到啊,TND居然是那个和我称兄道弟的老张。”

  欧阳春问到:“那个张副处长?”

  陈雷咬了咬牙,道:“不是他还是谁?MD,简直是阳奉阴违、笑里藏刀的小人。”

  欧阳春道:“是不是你有什么把柄被他抓住啦?”

  陈雷道:“我问我那哥们了,那哥们说是组织原则,不想告诉我。我跟那哥们急了,我说你TND跟别人讲原则去,在我这不行,痛快告诉我。我那个哥们见我急了,这才悄悄告诉我,是TND那个王八蛋想当处长急疯了,到书记那奏了我一本,说我接受过客户几回宴请,我转正的机会就这样泡汤了。”

  欧阳春道:“你是负责生产的副处长,免不了和客户打交通,按理说吃几回饭也没什么的,你收没收人家的好处?”

  陈雷一脸的委屈,道:“我知道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别说拿人家好处了,就是客户请我吃饭的事,我能推就推。实在是有一个长期的大客户多次找我,我怕不给面子影响与客户的关系,TND,这也算是我的污点了。”

  欧阳春道:“书记不是让组织部核查嘛,组织部会查清楚的,或许会有转机。”

  陈雷道:“估计难了,那哥们还告诉我,书记让组织部重新物色处长人选呢。老兄啊,你帮我拿个主意,我是不是应该找书记谈一次?”

  欧阳春思考片刻,摇了摇头,道:“不要去找书记谈的,清者自清,找了反倒表明了你心虚,你确定没有收人家好处?”

  陈雷道:“天地良心,我压根就没那心思,每一次他们送我的钱和东西,都被我原封不动退回去了。”

  欧阳春问到:“你老婆那边收没收过?”

  陈雷道:“组织部考察我的事,我和她说了,也问她了,她肯定地告诉我没有背着我收好处。”

  欧阳春道:“那就好办呀,我建议你先稳住,全当没这回事,也不要四处打听消息,更不要与客户联系。只要客户说你没拿好处,我想,你为了和客户搞好关系,仅仅吃几回饭不是什么大事的,也是人之常情。”

  陈雷道:“我想找老马帮帮忙,他的老婆张晓帆的父亲毕竟是钢厂前任总工,或许能说上话,我一直在犹豫。”

  欧阳春摇了摇头,道:“先不说张晓帆的爸爸愿意不愿意替你说话,就是说了,也不一定能起作用的,关键是客户怎么说。”

  陈雷道:“客户知道我的为人,有一次还当着我的面骂那个王八蛋不是人,心太黑呢,估计不能往我身上泼脏水。”

  欧阳春道:“那就好,我觉得你现在真的要稳住,等组织部的调查结果,否则,容易落人口舌的。”

  陈雷忽然大骂道:“MD,我怎么遇到这么一个王八蛋,我手头有他拿好处的证据,可我不想玩阴的。”

  欧阳春笑道:“狗咬人一口,人不能咬狗一口的,如果组织上找你了解情况,你倒是可以说,否则,你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

  陈雷思索了好一会儿,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似乎恢复了理智。

  陈雷冲欧阳春笑了笑,道:“我都快被那个王八蛋气糊涂了,多亏问你了,否则,这事还真会搅成棉花套,来,喝一杯,算是感谢。”

  欧阳春没说话,与陈雷碰了一下,又干了一杯。

  放下酒杯,欧阳春说到:“你回去再琢磨琢磨我的话,然后自己拿主意,毕竟关系到你个人的发展。”

  陈雷夹了一块驴肉送到嘴里,边嚼边说。

  “不用琢磨了,你说的有道理,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最后组织上认定我贪污受贿,我再找组织说话。”

  欧阳春道:“也好,至少眼前你要稳住,全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否则,你那组织部的哥们会很为难的。”

  陈雷笑了笑,道:“我懂,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来,喝酒,今夜不醉不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