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城市里的向阳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又是一个寻常的早晨

城市里的向阳院 满乡之鹰 2196 2019.12.05 17:00

  那妮见陈雷用手揉着太阳穴,关心地问到:“今晚喝了多少酒?头咋还难受了呢?”

  陈雷依旧揉着太阳穴,说到:“就喝了几瓶啤酒,可能喝得有点急了。”

  那妮把陈雷的手拿开,伏过身去,伸出双手替陈雷揉着太阳穴。

  陈雷也没再客气,任凭那妮给他按摩,闭着眼睛静静地享受。

  那妮的体香隐隐地钻进陈雷的鼻子,如香似兰,清幽淡雅,陈雷不由伸出双臂将那妮抱在怀里。

  那妮偷偷一乐,轻轻一打陈雷的手,小声说到:“把手拿开,喝完酒还不老实。”

  陈雷知道那妮没生气,胳膊上一用力,将那妮搬倒在床上,伸出双手将那妮抱在怀里。

  那妮除了火爆脾气,别的哪都好,对陈雷那是一百个头,比对她自己的父母还好,陈雷虽然对那妮的脾气头疼,但却从未嫌弃过那妮。

  那妮依偎在陈雷的怀里,这是她每天晚上都期待的,只要躺在陈雷的怀里,那妮就睡得特踏实。

  陈雷搂着那妮说到:“我和你说个事。”

  那妮象小猫似的躺着,问到:“说吧,什么事?”

  陈雷:“我提干的事可能要吹了。”

  那妮忽然抬起头问到:“出什么差头啦?”

  陈雷:“有人打我的小报告。”

  那妮:“那你自己有事没事呀?”

  陈雷:“除了吃过几回饭,没有别的。”

  那妮把头伏在陈雷的胸前,说到:“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做不成处长就不做,副处长不也挺好的嘛,只要你没事就行。”

  陈雷:“我没收过任何好处,那个人想当处长,就玩阴的。”

  那妮:“那你今晚找欧阳春喝酒说的就是这事?他咋说?”

  陈雷:“对,我就是想不明白了,想听听他的意见,他劝我先稳住。”

  那妮想了想,道:“对,欧阳说的有道理,反正你心里不虚,你就稳住,我相信你。”

  陈雷紧紧地抱了抱那妮,在那妮的额头亲了一下,道:“好了,不说了,睡觉吧。”

  那妮点了点头,顺从地偎在陈雷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陈雷依旧睡意全无,他想起来抽根烟,但见那妮睡得香甜,不忍心弄醒她,只好忍着烟瘾躺在床上。

  陈雷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心里默默地数羊,也不知道到了后半夜几点,他才迷迷糊糊睡着。

  这一晚上,欧阳春却睡得很踏实,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沉入了梦乡,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第二天一早,欧阳春照例早起买早点,刚走到院大门口,马骏飞又拎着一个保温桶从屋里飞奔出来,喊到。

  “欧阳兄,你今天干嘛这么急,等我一会儿。”

  欧阳春停下脚步,回身笑着说到:“我又不会算,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间也去买早餐。”

  马骏飞追到欧阳春的身边,回头稍了一眼陈雷的家,然后转身和欧阳春并肩走出向阳院。

  刚刚拐上大街,马骏飞迫不及待地低声说到:“我听说老陈当处长的事被搁置了,你听说没有?”

  欧阳春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知道马骏飞会继续说下去。

  果然,马骏飞不等欧阳春问,自己先说了起来。

  “我昨天听说的,说有人反映他对客户吃拿卡要,组织部要重新考核了。”

  欧阳春假装不知情,笑了笑说到:“我也听说了,具体的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骏飞看着欧阳春,一脸的不相信。

  “你是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哪?这件事你能不知道?厂里都传开了。”

  欧阳春知道不能再装糊涂了,于是说到。

  “具体的我真不知道,我只听说提干的事搁置了,好象组织部要重新物色人选。”

  马骏飞摇头叹了一口气。

  “可不是嘛,你说老陈点也够背的,咱们四个一起分来的,就他一个人还是个副职,他要是当上处长,咱哥四个联手大干一场,多带劲。”

  “你可不要有这样的想法,钢厂是国家的,是全厂几千名职工的,可不是你我的,还你大干一场,你真以为钢厂是你家开的啦。”

  欧阳春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马骏飞脸色一收,假装不爱听。

  “瞧你这话说的,我不是替咱钢厂着急嘛,如今钢厂在走下坡路,急需要大刀阔斧地改革,如果照这么下去,钢厂的未来堪忧。”

  欧阳春也叹了一口气,说到。

  “当初,刚上班时,钢厂多牛,生产的钢材供不应求,源源不断地支援国家建设。如今改革开放了,钢厂固步自封,光吃老本,不进行改造创新,坐吃山空啊。”

  马骏飞接着说到:“我从不过问政治,也不谈论政治,我就是盼着钢厂再续辉煌,觉得钢厂现在的样子有些难过。”

  欧阳春道:“任重道远,慢慢来吧,等大气候再暖暖,就会迎来春暖花开的时候。”

  马骏飞道:“钢厂效益滑坡,直接影响的是咱们的收入,甚至是退休后的保障,所以,我真的期望咱们的钢厂能振兴起来。”

  欧阳春见已到了市场口,笑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市场到了,先把眼前的事做了,大事来得及。”

  马骏飞也笑道:“好一个仍需努力,你今天还买豆腐脑不?”

  欧阳春道:“我今天买包子,不进市场了,就在市场头买了。”

  马骏飞道:“那好,你要是不买别的,你买完包子不用等我,我可能要稍转一转,再买条鱼晚上给英子做吃,她特意叮嘱的。”

  欧阳春点了点头,转身向杭州小笼包子铺走去,依旧买了两屉包子直接回了家。

  孟春桃已经熬好了粥,拌好了小菜,又煮了三个鸡蛋,都已摆上了桌。

  欧阳秋实还没回来,欧阳春将包子放在桌上,说到:“秋实回来饭菜不凉啦?凉了话你再给他热一下吃。”

  孟春桃笑道:“我又不是后妈,你不用这么叮嘱的,你快吃吧,你今天走的早。”

  欧阳春点了点头,来到餐桌边坐下,孟春桃已经盛好了粥,正在将一个剥好的鸡蛋放在粥里。

  欧阳春夹了一个包子,两口吃进了肚里,然后“丝溜溜”喝了一口粥,夹起鸡蛋咬了一口,又吃了一口凉菜,如此片刻之后,欧阳春吃完了早餐。

  孟春桃已经将欧阳春的手提包放在了鞋柜上,欧阳春起身进屋换了一个外套,来到门口穿上鞋,拎起皮包扭头说到:“我走啦。”

  孟春桃道:“注意安全。”

  欧阳春没再说话,走出门来,推上自行车出了向阳院,随着自行车潮流一路来到了单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