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城市里的向阳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追忆如烟往事

城市里的向阳院 满乡之鹰 2383 2019.12.02 12:35

  (说明:从今天开始,每日两更,中午11点,下午5点。)

  接正文

  直到将车停在研究所楼下的车棚里,欧阳春背后的凉气才渐渐消失,紧绷的神经这才得到彻底放松。

  可是,当欧阳春进到办公室,看到了那个装着礼盒的卷柜,陈红和礼盒便再一次闯进了他的意识当中,让他的脑子里又开始变成了一团乱麻。

  欧阳春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一切,于是,他换好工作服,去水房打热水、泡茶、抹灰、整理桌面、拖地,这一切程序一气呵成,他没让自己的大脑有一刻的轻闲。

  可是,当欧阳春再次坐在座位上的时候,他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礼盒,陈红也会不失时机地在他脑海中出现。

  欧阳春用手狠狠地搓了搓脸,试图摆脱这一切,可是,在他的意识里,陈红却越发清晰,让他不得不去想。

  欧阳春不自觉地又在心里将孟春桃与陈红作了一个比较,尽管这样做让他感到羞愧和无耻。

  但欧阳春的内心急切地想知道答案,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意志的松动,他觉得有必要,也必须将两人放在一起做个比较,否则,他或许真的会出现选择错误。

  欧阳春其实从来没有认真地回忆过已经逝去的二十年究竟是个什么样,不是因为忙,是因为他早已经适应和习惯了过去二十年来的生活。他从来没有想过背叛和离开,他以为这样的日子永远不会变。因为,在他的心里,除了孟春桃,他就没有想过别的女人。

  可是今天不同了,陈红就象是一只蝴蝶翩翩飞进了欧阳春的生活。

  尽管一切或许并不是象欧阳春想象的那样,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意志品质出现了裂缝,这个裂缝有逐渐扩大的危险。

  陈红年轻漂亮,善解人意,浑身充满青春和朝气,这无疑让陈红对男人充满了足够的吸引力。而妻子孟春桃却已没有了青春,缺少了朝气,不修边幅,心甘情愿地做起了贤妻良母,这注定会让孟春桃在与陈红的比较当中占尽劣势。

  欧阳春无力作出选择,更是心头迷茫,如乱麻一般理不出头绪,他的思绪不由回到了过去,他干脆任凭思绪如水般在过去二十年的时间长河中自由流淌。

  二十年前,欧阳春孤身一人离开繁华热闹的大上海来到抚东市,在这个落后封闭的小城市,他开启了自己新的人生。

  尽管钢厂给欧阳春的待遇很高,让他住进了单人间的宿舍,而且,作为特招技术人才,在奖金分配上也有所侧重,并许诺,欧阳春一旦结婚,优先分配住房。

  但是,人地两生的抚东市,不论气候还是生活习惯,对于欧阳春这个从小生活在南方的人来说,一时很难适应,没亲没友的孤独和寂寞,更让欧阳春一度心灰意冷。

  尤其寒冬腊月,“嗖嗖”的西北风吹在欧阳春的脸上,比猫抓还要疼,这让他的周末经常一个人蜷在被窝里,从不轻易出去。

  和温暖的江南相比,东北的冬天极其漫长,足有小半年的时间。虽然欧阳春曾经对东北皑皑的白雪产生过无限的期待和向往,但真正置身在这一片银色的世界里,他才真切地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煎熬。

  那一身加厚的棉衣穿在欧阳春的身上,臃肿、笨拙和难看,他自嘲地形容自己是北极熊。

  终于熬过了第一个冬天,幸喜在第二年的春天,欧阳春认识了孟春桃,从此,他的生活变得色彩艳丽起来,日子也变得更加丰富和充实,也更加充满了期待和向往。

  孟春桃让欧阳春一改阴霾的情绪,重新鼓起了坚持下去的勇气和信心,孟春桃给了他不一样的生活。

  孟春桃的爸爸孟军是市工业局局长,妈妈郑月娥是一名中学老师。官员家庭加上书香门第,又是独生女,得天独厚的条件,让孟春桃从小就象一朵人工栽培的花朵,生活在温暖舒适的温室当中。

  从上学到就业,孟春桃的一切都由父母包办,就连当初上什么大学报什么专业都是爸妈指定的,她也习惯了这种被动的生活。

  然而,认识了欧阳春之后,孟春桃象是变了一个人,不论父母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孟春桃生凭第一次为自己作了一回主,那就是死心踏地要嫁给欧阳春。

  当时,欧阳春单枪匹马来到抚东,人地两生,一无所有,孟军担心女儿以后跟着吃苦受累,坚决不同意她与欧阳春交朋友。

  孟春桃第一次和父母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当然,这一切都是孟春桃结婚后告诉欧阳春的,欧阳春因此对孟春桃心存几分感激。

  那是欧阳春和孟春桃认识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孟军和郑月娥虎着脸坐在客厅等孟春桃。

  孟春桃则和欧阳春出去约会了,将近晚上九点,孟春桃才回到家。

  孟春桃家住在机关家属区,当她打开房门进到客厅的时候,猛然间见到父母脸色并不好看,而且见她回来,也没有象以往那样嘘寒问暖一番,这让孟春桃感到非常奇怪。

  孟春桃一边往卧室走一边问到:“爸,妈,你们今天怎么了?看起来不高兴呢。”

  孟军阴沉着脸,突然低沉地吼了一声。

  “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孟春桃唬了一跳,她从来没见过父亲以这样的语气和态度和自己说话,在她的印象中,她的父亲一直都在笑,倒是她的妈妈偶尔冲自己吼几嗓子。

  孟春桃不敢耽搁,急忙把挎包放进卧室,快步来到客厅,坐在单人沙发上,也没敢再说话。

  孟军身体向后挪了挪,让背部舒服地靠在沙发上,看着孟春桃,依旧板着面孔问到:“你今天晚上去哪了?回来得这么晚。”

  孟春桃看了一眼妈妈郑月娥,见妈妈低着头靠在沙发上,脸上的表情错综复杂。

  孟春桃不想让父母知道她处男朋友了,毕竟才认识三个月,成不成还难说,于是挺了挺身体,说到:“我和同学去看了一场电影。”

  孟军大声说到:“你撒谎,你和哪个同学去的?看的什么电影?”

  孟春桃被孟军的样子吓到了,急忙委屈地冲妈妈郑月娥说到:“妈,你看看我爸,象审特务似的,怪吓人的。”

  郑月娥心疼女儿,伸手拉了一把孟军的胳膊,道:“有话你好好说,你吓到桃桃了。”

  孟春桃的小名叫桃桃。

  孟军也没想到把孟春桃吓成这样,顿时心头一软,刚要关心几句,猛然想起她背着家里偷偷处起了男朋友,而且处的是一个外地的,这无论如何不能接受。

  孟军依旧板着面孔,只是语气已经不再是吼了。

  “你既然不说,那我说,你刚才是去约会了,而且是和一个从上海分过来的年轻人约会,是不是?”

  孟春桃本来想先瞒着家里人,等八字有一撇了再和家里说,不过,她很好奇她的爸爸怎么会知道她和一个上海来的男人约会,于是问到:“爸,你怎么知道他是上海的?你看到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