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城市里的向阳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其实就是几句话的事

城市里的向阳院 满乡之鹰 2838 2019.11.29 11:14

  李家和见欧阳春对他的话没有反应,抬起头看着欧阳春,奇怪地问到。

  “你想什么呢?刚才我和你说话,你咋没反应?”

  欧阳春急忙收回心思,掩饰到。

  “今晚的人好多哟,我以为看到了一个熟人,多看了几眼的,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我没听清你说什么。”

  说完,欧阳春急忙拿起一条鱿鱼低下头吃了起来,边吃边转移话题。

  “鱿鱼味道烤得真不错。”

  李家和伸手扯过一张面巾纸,擦了擦手,端起杯自顾自“咕嘟咕嘟”将小半杯扎啤全喝了。然后将空杯放到桌边,又端过来一杯满的放在自己的面前。

  “我说呀,你娶了你家嫂子真是有福气啊,嫂子人漂亮,心眼好,又通情达理,可比我家那口子强多了。”

  欧阳春笑了笑。

  “女人其实都差不多的,张蕊大学毕业放弃了回老家陪父母,跟着你背井离乡来到东北,这是多大的情份哟。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我看你就是一个烧包。”

  李家和脸色慢慢变得严肃起来。

  “单从这一点来说,我真要感激她一辈子,她跟着我来这边,说真的,也确实没享什么福。可是,男人娶老婆的最大的目的是什么?是延续香火,是传宗接代。她给我生那么两个臭丫头片子,就说啥都不想再生了,我咋劝都不管用,说急了就和我干架。你也知道,我们因为这个三天两头地吵,你说,这样的女人天下能有几个?”

  李家和显然酒已经上脸,反正欧阳春也不是外人,他说的全是心里话。

  李家和家的事,欧阳春知道得一清二楚,邻居住了二十年,他也没少劝解,自然知道前因后果,自然也知道再从正面开导劝解也起不到作用。因此,他掐头去尾,决定从侧面开导一番。

  “要我说呀,你的想法没有错的,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男人就要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的。养个女儿长大了一嫁人,有了孩子也是别人家的姓,只有自己的儿子生的孩子才不会改姓。所以,我很赞同你的想法。”

  李家和一脸感动,象是终于遇到了知音,一把端起酒杯,伸到欧阳春的面前,道:“就凭你这几句话,我李家和一辈子和你做兄弟,来,喝一大口。”

  欧阳春端起酒杯和李家和碰了杯,两人仰脖喝了一大口酒。

  放下酒杯,李家和问到:“老兄,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你比我大,你帮我出出主意,我和我老婆都四十多啦,人老珠黄的时候,想生都生不出来了。”

  欧阳春将吃了一半的鱿鱼放在盘中,伸手扯过一张面巾纸,一边擦手一边问到:“你真想听我说说?”

  李家和也放下肉串,冲欧阳春点了点头,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欧阳春道:“其实有些话我早就和你说过啦,我也不重复了,要我说呀,其实是你李家和不厚道。”

  李家和脸色顿时一愣,原本满含期待的目光也充满了困惑,急问到:“你刚才可是赞同我的观点的,我咋又不厚道了?”

  欧阳春斟酌了一会儿字眼,他不想说出刺激李家和的话,他怕李家和面子上下不来。

  因此,欧阳春想了一会儿,才笑着说到:“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你答应不生气我才敢说的。否则,你臭脾气一上来,掀了桌子可不得了,可惜了这一桌子好吃的。”

  李家和催促到:“放心好了,我不生气,今天请你出来就是想听你怎么说,我越来越不知道怎么办了,你快说吧。”

  欧阳春道:“那好,我说你不厚道主要基于两点,你晓得吧,第一,你刚才说了,你和你老婆都四十多了,那你想没想过,你老婆这个年纪再要孩子,合适不合适?且不说李蕊能不能怀上,即使怀上了,这个年纪也是高龄产妇的,有多危险你知道的吧,说得不好听一点,万一再生个闺女,你还生不生了?你现在一味地坚持要儿子,那李蕊是不是会觉得,她就是你的一台生孩子的机器?李蕊也是受过高等教育,哪方面都不比你差,你凭啥这么要求人家呀?你换位思考一下好不啦。”

  李家和一时没有说话,低头仔细琢磨了一会儿,觉得欧阳春的话有道理,于是看着欧阳春,一脸期待地问到:“第二呢?”

  欧阳春见李家和并没反驳,也没生气,这才继续说到:“第二呢,我是觉得你的观念有问题的,老祖宗的传统是没错,但你没看看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养儿防老,传宗接代,这样的观念要不得的。你看看咱身边的年轻人,家家一个孩,生女儿的要是都有你这种观念,家家还不闹翻了天哟?”

  欧阳春担心李家和不愿意听,故意停了下来,没有往下说,想看看李家和什么反应。

  李家和见欧阳春不说了,问到:“怎么不说啦?我在听呢。”

  欧阳春微微一笑,道:“我怕我的话说重了,你接受不了的。”

  李家和道:“没事,你尽管说。”

  欧阳春继续说到:“咱再往长远了想噢,分析一下以后的形势。以后两个年轻人要负担四个老人的生活,还要有自己的孩子,少说是一个孩子吧?这笔帐你算一算。咱们都是过来人,你想想有多难?你就是养个儿子又敢指望什么呢?话又说回来,现在政策不允许多生的,你和李蕊都有工作,你又是车间主任,保不准哪天就当了处长、厂长啥的。就因为超生,这一切就都没了,不划算的,还要每天让别人茶余饭后念叨,你想想值不值?那滋味不好受的。”

  李家和慢慢吃着肉串,也慢慢地咀嚼着欧阳春话里的意思。

  欧阳春适时停止了说话,拿起那半条鱿鱼吃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李家和端起酒杯,说到:“老兄,你的话有道理,来喝酒。”

  欧阳春只是笑了一笑,和他碰了一下杯,两人又一仰脖把酒干了。

  放下酒杯,李家和道:“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我们老家那边这种观念特别厉害,谁家要是生不出个儿子,连祖宗八代都会被人笑话。其实,这倒不是主要的,我就想生一个儿子,等我老了能有个依靠。”

  欧阳春没有立即接茬,见桌上没有酒了,冲服务员喊到:“服务员,再来四扎啤酒好啦。”

  服务员答应一声,很快将酒送了过来。

  欧阳春将一杯扎啤放在李家和的面前,自己也端了一杯,这才继续说话。

  “其实,你这种想法也无可厚非的,有时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可是我看明白了,就比如咱俩,大学毕业离开了家,咱们的父母能指咱们养老?以后社会发展了,孩子们指不定去哪工作安家呢,要我说啊,没必要想那么多的。再说了,社会保障体系也在逐步健全和完善,等咱们老了那天,说不定国家给咱们养老呢。你还是听我一句劝,趁早打消这个念头的好。”

  李家和低头凝眉边吃肉串边陷入沉思。

  欧阳春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说话,于是,自顾自地边吃边喝,没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李家和忽然眉头一展,脸色顿时变得轻松,端起酒杯,说到:“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有道理,来喝酒。”

  李家和探过酒杯与欧阳春的酒杯碰了一下,大声说到:“有没有胆量干了这杯?”

  欧阳春知道李家和或许真的想通了,心情顿好,也忘了自己心头的烦恼,说到:“干了,谁不干谁是小狗。”

  李家和“哈哈”一笑,一仰脖,“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干了一大杯啤酒。

  欧阳春也是一口气将杯喝了个底朝天,喝完后,故意将酒杯倒过来给李家和看。

  李家和伸出大拇指朝欧阳春比划了一下,伸手端起另两杯酒,递给欧阳春一杯,放在自己面前一杯。又随手抓起一个羊腰子递给欧阳春,故作神秘状,低声说到:“这是好东西,滋阴壮阳,中年男人应当多吃点,吃啥补啥。”

  欧阳春从没吃过羊腰子,见烤得黑乎乎的,摇头不想吃。

  李家和道:“好吃,真的,你吃一口,实在不想吃再给我。”

  欧阳春只好接了过来,咬了一小口,见没有腥臊之气,味道还蛮不错的,便也没再还给李家和。

  李家和见欧阳春吃了,笑着说到:“我没骗你吧?好吃着呢,这比吃六味地黄丸管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