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城市里的向阳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心烦意乱的一天

城市里的向阳院 满乡之鹰 2981 2019.11.26 12:44

  吃过早饭,欧阳春照例早早出了家门,推车离开向阳院,随着马路上长龙一般的自行车流一路骑到了厂大门。

  欧阳春刚刚跳下自行车,陈红骑着一辆紫色斜梁的女士坤车也刚好来到了厂大门前。

  陈红头上披着一块白色的纱巾,披肩长发被束成马尾垂在脑后,上身穿一件深色呢外套,里面衬着浅色圆领毛衣,下身穿着一件米色棉长裙,里面衬着黑色毛绒体形裤,脚上穿着一双乳白色高帮系带单皮鞋,整个人显得青春靓丽,美丽大方。

  陈红推着自行车来到欧阳春的身边,大声说到:“所长早上好。”

  欧阳春扭头看是陈红,笑着招呼到:“小陈啊,早上好。”

  看到了陈红,欧阳春忽然又想起了那个礼盒,顿时心生怯意,急忙收回目光,没敢再看陈红,推着车随人流涌进了厂门。

  尽管每次看到陈红,欧阳春都能感觉到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浑身似乎充满了青春和活力,整个人都变得年轻了。但今天不行,这种感觉被一种担忧和恐惧压制着,让他有些心虚气短。

  陈红见欧阳春神色异常,关心地问到:“所长,您哪里不舒服吗?”

  欧阳春急忙掩饰道:“昨晚没有休息好,没有问题的。”

  说着话,欧阳春没再理会陈红,偏腿上了自行车,向研究所方向用力骑去。

  陈红也急忙骑上自行车,用力猛蹬数下,追上欧阳春,埋怨到:“所长,干嘛骑这么快?等等我不行吗?”

  欧阳春原本想甩开陈红,以免被同事看到,但见陈红已经追了上来,知道不能再甩下陈红了,于是放慢速度,两人并排骑行来到了研究所楼下。

  将自行车推进车棚锁好,欧阳春和陈红一起进了研究所大楼,欧阳春进了二楼的办公室,陈红则直接去了四楼的实验室。

  进了办公室,欧阳春第一时间看向那个装着礼盒的卷柜,并快步走向近前,伸手拉了拉柜门,见完好无损,这才放下心来。

  欧阳春打开换衣箱,换上工作服,将皮包放进换衣箱内,又将换衣箱门锁好,连热水都没打,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欧阳春心绪难宁,总感觉身后卷柜中的礼盒会自己走出来,弄得他几次三番回头看卷柜。

  坐了有一刻钟的功夫,眼看着上班时间就要到了,欧阳春这才起身拎起暖壶,去水房打了一壶开水回来,给自己泡了一杯茶,连办公室的灰都没抹就又坐下了。

  欧阳春闭上眼睛,努力地平静着自己,他想先把礼盒忘掉,他还有工作要做。

  可是,那个红色的茶叶礼盒却如梦魇一般挥之不去,在欧阳春的眼前不停的晃动。

  这让欧阳春几次三番地想到了陈红,有几次,他居然下意识地将陈红与孟春桃作了个对比,对比的结果是各有千秋,谁都不输谁,但他似乎喜欢陈红身上年轻的朝气和活力多一些,这让欧阳春心里突然充满了深深的自责。

  偏偏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欧阳春吓了一跳,急忙收敛心神,大声说到:“请进。”

  办公室的门应声而开,陈红换了一身工作服走了进来,冲欧阳春甜甜地一笑,说到:“所长的身体好些了吗?我给您送点蜂蜜,很好喝的,您冲水喝就行,提神养神的。”

  说着话,陈红将一瓶野生蜂蜜放在欧阳春的办公桌上。

  欧阳春正为刚才的胡思乱想而心存愧悔,又想到那个让他坐卧不宁的茶叶礼盒,欧阳春顿时显得极其慌乱,急忙说到:“不用的,真的不用的,我好得很呢,休息一会儿就好了,蜂蜜你还是拿回去自己喝吧。”

  陈红笑了笑,依旧笑得灿烂和妩媚,说到:“蜂蜜又不是炸弹,瞧把您吓的,您还担心它炸了呀?不值什么钱的,只不过刚好我办公室有的,您看起来又不舒服,我就给您拿过来了。”

  欧阳春依旧拒绝到:“谢谢你啦,真的不能要,你拿走吧,我真的没事。”

  陈红却冲欧阳春笑了笑,没再说话,转身走出了欧阳春的办公室,那瓶蜂蜜却完完整整地留在了欧阳春的办公桌上。

  欧阳春拿起蜂蜜瓶追到门外,见陈红已经拐上了楼梯,只好又回到座位上坐下,手中摆弄着蜂蜜瓶,越发心烦意乱。

  陈红留下的淡淡的茉莉香水味依旧在空气中飘着,慢慢钻进欧阳春的鼻孔,流入欧阳春的胸口,欧阳春感觉浑身在慢慢变得舒畅起来。

  放下蜂蜜瓶,欧阳春感觉自己已经心猿意马,于是伸手用力搓了搓脸,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欧阳春却突然发现,他的双手上沾着一股浓浓的茉莉香水味,是陈红留在蜂蜜瓶上的香水沾到了他的手上,弄得他满脸都是茉莉香味。

  欧阳春忍不住将双手凑到鼻前闻了闻,但很快,他便起身抓起蜂蜜瓶,回身打开卷柜,将蜂蜜瓶锁了起来。

  欧阳春又来到水盆边,“哗哗”地洗了一遍手,用毛巾擦干水,这才回到座位上坐下来,随手端起茶杯“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茶。

  都说茶水可以安神镇静,可以让躁动不安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因此,欧阳春一仰脖,将一杯茶水全喝了,然后又在杯中续了水,拧紧杯盖放在桌上,人却起身慢慢来到了窗前。

  研究所的楼前有一个花坛,花坛不大,是用砖头水泥堆砌的一个椭圆形的花池,里面种着各式菊花,此时花开正浓,五颜六色,姹紫嫣红。

  欧阳春收敛心神,强迫自己专注于欣赏花坛里迎风摆动的菊花,刻意让自己不去胡思乱想,慢慢的,总算让自己翻动如潮水般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欧阳春这才返身回到办公桌前,站在桌边,拨通了四楼实验室的电话。

  “所长吗?有什么指示?”

  电话里传来了吴春香的声音。

  “吴姐,今天能出实验结果吗?”

  “结果出来了,我正在整理实验数据,准备写完实验报告,再去向你详细汇报呢。”

  欧阳春笑了笑,说到:“太好了,我等你的报告。”

  放下电话,欧阳春心头轻松了许多,他刚想坐下,桌上的电话又响了。

  欧阳春抓起电话机,刚说了一句“喂”,电话里立即传过来李家和的声音。

  “老兄,我是李家和,你在单位吗?”

  “在呀,有什么事吗?”

  “晚上有时间没有?我请你喝酒。”

  欧阳春敏感地意识到,李家和又和老婆张蕊吵架了,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想要个男孩。

  欧阳春知道,李家和重男轻女的思想极其严重,一直想要个儿子。

  可是,偏偏张蕊给他生了两个丫头后,说啥也不想再生了,正巧生完二丫头李迎娣那年,国家也实行了计划生育,不允许再生了,这让李家和一直不死心。

  欧阳春故意问到:“是不是又和老婆吵架了?还是因为生儿子的事?”

  李家和因为生儿子的事和张蕊吵过多少回了,每次吵完,李家和都会找欧阳春喝酒,这次也不例外。

  李家和说到:“晚上见面再细说吧,下班后,我在厂门外等你。”

  欧阳春知道不能拒绝,也拒绝不了,只好说到:“好吧,我就再当一次和事佬。”

  李家和也没再说话,“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欧阳春苦笑着摇了摇头。

  下午,吴春香把实验报告送到了欧阳春的面前,欧阳春仔细询问了一遍实验的过程,让吴春香回了实验室。

  欧阳春又仔细看了一遍实验报告,这才起身直接去了厂办公大楼。

  站在李总工程师的办公室门外,欧阳春稳了稳心神,才抬手敲门。

  “请进。”

  李总工程师在办公室内喊到。

  欧阳春急忙推门进去,边往里走边说到。

  “李总好,新产品实验报告出来了,请您审阅。”

  李总工程师已经五十八岁了,再过两年就退休了,长得高高瘦瘦,满头白发一丝不乱,瘦削的脸庞上,一双箭眉粗密浓重,略有些浮肿的眼睛上戴着一副金色的金属框眼镜,透过高度眼镜片,目光依旧炯炯有神。

  李总工程师笑着说到。

  “好哇,我正等着你呢。”

  说着话,伸手接过实验报告看了看,让欧阳春坐下,又详细了解了一下实验过程。

  李总工程师笑呵呵地说到:“你们辛苦啦,实验数据很完整,实验结果也很及时,明天我就上厂务会进行讨论。如果不出意外,过段时间就可以进行试生产,到时候,你们少不了还要派人介入指导。”

  欧阳春急忙说到:“指导不敢当的,全力协助配合,绝不拖辞。”

  李总工程师道:“好,欧阳春啊,这个产品分量可是不小,是我们厂打一个漂亮翻身仗的主心骨啊,你立了大功啦,好好干,亏不了你。”

  欧阳春道:“请领导放心好啦,我和研究所全体同志向您保证,为了钢厂的发展,我们一定倾力而为的。”

  李总工程师赞许到:“好,好,你代我谢谢你们所里的所有人,你们可以自己摆庆功宴了。”

  欧阳春笑了笑,道:“我一定把李总的问候带到,如果没什么事,我走啦。”

  李总工程师微笑着点了点头。

  欧阳春起身走出了李总工程师的办公室。

  来到了厂办公楼外,欧阳春长出了一口气。

  李总工程师对实验结果的肯定和表扬,无疑是对欧阳春和全研究所的人近两个月来辛苦的付出最好的慰藉。

  欧阳春心头的一块重石顿时卸去,不由一阵轻松,也让他暂时忘掉了那个礼盒和蜂蜜带给他的烦恼和不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