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城市里的向阳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礼盒成了心里负担

城市里的向阳院 满乡之鹰 2308 2019.11.19 10:54

  陈红走后,欧阳春担心有人进来看到自己收礼,心头顿时发紧,慌忙将礼盒取过来放到桌下。

  欧阳春静静坐了好一会儿,见没人进来,这才悄悄将礼盒横放在腿上,解开了上面系着的红丝带,慢慢揭开礼盒盖。

  两个红色的茶叶筒并排横躺在礼盒中,两大筒足足有二斤茶叶,礼盒底铺着金黄色的绸缎,仅从包装上看,就知道茶叶的名贵,这在市面上都不多见。

  欧阳春不由心头激动,他太喜欢喝茶了,虽然来东北工作已经二十年了,但他小的时候就经常跟着父亲去豫园喝茶。

  欧阳春记得父亲经常是点一杯龙井茶,然后坐下来小口慢慢品,并反复蓄水,直喝到茶水变白。

  那时候,欧阳春还小,也喝不出什么味道,但喝茶的习惯却在潜移默化中养成了。

  上大学那会儿,欧阳春每天早晚都要喝茶,一天不喝茶就白天没精神,晚上睡不着觉,被同宿舍的人称为奇葩。

  欧阳春把这个称为瘾,他说他有茶瘾,但他并不想戒掉这种瘾,他觉得这种瘾挺好。

  如今又经过二十年的深淀,现在的欧阳春不但能从茶味上判断出茶叶的好坏,而且能根据茶叶颜色和茶叶形状的不同,准确地说出茶叶的名称。

  眼前的两筒茶叶,光看精美的包装,不用尝就知道是上等龙井茶,而且,他从礼盒中闻出了茶叶的味道,他敢肯定,这两筒龙井茶,市面上绝对不会少于一千块钱,这对于当时仅有几百元收入的欧阳春来说,也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欧阳春拿茶叶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不是因为茶叶太名贵,而是因为他知道,收受价值超过五百元的礼品,就等同于受贿,一旦担上这样的名声,他这一辈子就全毁了。

  欧阳春急忙将茶叶放回礼盒,迅速合上盖子,双手捧着,起身将礼盒放进身后的卷柜锁好,又走到门口听了听门外,并打开门假装去卫生间,借机向外看了看,见走廊里没人,这才放下心来。

  从卫生间回来,欧阳春真有种坐卧不宁的感觉,他也曾数次收到过同事从外地捎带回来的小礼品,但那些无外乎是一些零食、小挂件或小手工制品,象如此贵重的礼品还是第一次,这让欧阳春有些无所适从。

  “这个小丫头净给我出难题,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干什么呀。”欧阳春越想心越乱,不由在心里埋怨起陈红。

  埋怨过后,欧阳春又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可笑,人家好心好意送自己这么好的东西,自己没有胆量收受,却埋怨送给自己东西的人,真的是好没来由。

  欧阳春有心将茶叶送还给陈红,但又怕陈红这个小姑娘不肯收回,更怕陈红一生气,到处说出去,弄得满城风雨。

  可是,不送还给陈红,欧阳春又总觉得是块心病,让他心头不稳。此时此刻,这个礼盒成了千斤重担压在心头,让他心烦意乱。

  思来想去,欧阳春最后狠狠摇了摇头,终于作出了决定,先收下礼盒,待日后慢慢还给陈红。尽管茶叶的香味依旧在诱惑着他的心,让他有一品为快的冲动,但他还是决定放一放再说。

  欧阳春狠狠地搓了搓脸,试图将这份烦恼搓掉,他决定不再去想这个礼品盒,他想起还有一个重要的实验要去做。

  这个实验关系到一种新型钢材的生产,这种新型钢材一旦生产出来,就将填补国家钢材市场的一项空白,直接关系到钢厂未来的发展大局,一刻都不能耽搁。

  于是,欧阳春整理了一下思绪,又从桌面上找出相关的材料,用折页夹夹住拿在手里,起身走出办公室,直接去了四楼的实验室。

  出于保密考虑,实验室是全封闭设计,仅有的几个窗户,在做实验的时候也全是拉着紫红色的窗帘,连进入实验室的门都要用专用磁卡才能打开,实验室里只要有人都必须开着灯。

  此时,实验室里已经有人在忙碌着,欧阳春用磁卡打开门进了实验室。

  吴春香见欧阳春走了进来,急忙从实验台里侧绕出来,迎上前来打着招呼,道:“所长来啦,有什么指示?”

  吴春香是实验组的组长,五十多岁,大学毕业就在研究所工作,一直做了几十年的实验,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已届退休年龄,做完这个项目就将退居二线。

  欧阳春笑着点了点头,道:“就是过来看看,有什么难题吗?”

  吴春香站到欧阳春的身边,回过身去看着实验台,道:“没有什么,只差一个温度指标,我想做得更精确一些。”

  实验室内飘着一股特殊的烟气味,欧阳春向实验室里侧看了看,见十几个人正在忙碌,于是说到:“好,一定要抓紧哟,这个产品的实验数据出来得越早越好。”

  吴春香道:“所长放心吧,我们也急,但这不是急的事,每做一次实验,各项综合数据就得重新组合一次,快了,再过两天,估计就能出来结果。”

  欧阳春凑近外侧的一个实验台看了看,见也插不上手,退出来笑着说到:“那就让吴姐费心啦,有吴姐在,我这个所长当得也放心。”

  吴春香笑道:“所长可别在这给我戴高帽了,我只求实验别出差头,别耽误厂里的大事就行,别的虚名我这个老太太可不稀罕。”

  欧阳春笑道:“吴姐的人品我是从心里佩服的,我说的也是心里话,绝对不是什么高帽,吴姐真的是所里的宝贝,厂长都知道的。”

  吴春香“哈哈”一笑,说到:“哎哟,得了吧你,你要是没有指示,你就回你的办公室等消息,我这边保证不会出问题。”

  欧阳春知道自己在这里反倒碍手碍脚,于是冲所有的人大声说到:“等实验成功了,我个人掏腰包请大家吃饭,管饱管够。”

  所有的人一声哄笑,纷纷答应到:“好的,别到时不算数。”

  欧阳春把手一挥,大声说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保证算数,大家一定要用心,我就不在这里影响大家啦,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说完话,欧阳春抬步向门口走去。

  吴春香把欧阳春送到实验室大门外,这才重新回到实验室。

  欧阳春回到办公室,翻看了一遍实验数据,忽然又想起了礼盒,他不由回过身去,看了一眼身后的卷柜,似乎那里埋着一颗定时炸弹,一不小心就会爆炸,这让欧阳春心绪难以平静。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下班时间,连中午去食堂吃饭,欧阳春都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只要有人多看他一眼,他都会想到那个礼盒,有人在低声说话,他更会疑心是在谈论他。

  因此,整个下午,欧阳春都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哪都没去,只是竖起耳朵,时刻关注走廊的动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