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城市里的向阳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意外的一天

城市里的向阳院 满乡之鹰 2657 2019.11.18 11:58

  (插题外话

  今天真是一个让我意外的一天,更是一个开心的日子。我签约了,真是值得纪念的好日子。感谢起点,感谢编辑,感谢所有看过我的小说的人,祝你们好运连连,天天开心!)

  接正文:

  马路上的自行车流象两条游动的长龙,各占据了马路两侧的一条机动车道,所有的机动车被迫行驶在马路中间,本来就不宽敞的马路越发拥挤不堪。

  每天的上下班高峰时间,都是抚东市的街道最繁忙也最拥挤的时候,急于赶路的人,骑着自行车有如泥鳅一般,在自行车的洪流中穿梭,让自行车长龙多了几分危险性。

  但大街上急于赶路的人们似乎早已经习以为常、司空见惯了,很少有人抱怨,也很少彼此因为这些产生怨气和摩擦,所有的人都保持着一种少有的默契。

  欧阳春夹杂在自行车洪流中,骑着半新不旧的二八永久牌自行车,一路上小心翼翼地骑行。在他的心里,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他不但每天叮嘱家里的人注意交通安全,自己更是小心谨慎。

  终于来到了单位的门口,欧阳春偏腿下了自行车,推着自行车进了厂大门,又偏腿上了自行车,顺着厂区内的北马路直接来到了研究所。

  研究所白色的四层小楼静静地矗立在厂区的东北角,略显孤单和寂寞。

  欧阳春将自行车停进车棚,弯腰锁好车,从车把上摘下手提人造革皮包,直接去了二楼靠里侧的办公室。

  欧阳春是研究所的所长,他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坐了五年了,抚东钢厂的每一种新产品的研发或产品质量的改进,他都参与其中,并起到关键作用,这让他有着小小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此时此刻,欧阳春一如既往地打开换衣箱,取出工作服换上,将自己上下班穿的衣服整齐地挂在换衣箱内,又把皮包放在换衣箱的顶格,这才把换衣箱的门关上。

  锁好换衣箱,欧阳春照例拿起抹布,将窗台、办公桌和箱子顶盖的灰抹了一遍,又拎起拖布去水房浸湿,回来将地板擦了一遍,然后静静地坐在座位上等地面风干。

  这是欧阳春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几乎每天都在坚持,他的办公室总是显得干净和整洁。

  用欧阳春自己的话说,就是环境能改变一个人,他从来不相信鸡窝里会飞出金凤凰。

  这就象一个人走进五星级宾馆大堂,就会自觉地整理仪表,就会注意个人卫生和言谈举止,时间久了自然就会养成习惯,办公室和宾馆大堂一样。

  欧阳春每天早晨来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抹灰,如果一天没抹灰,他就会觉得空气中和衣服上都不干净,甚至喝的茶水里都有灰味。

  欧阳春自嘲自己是得了洁癖,也曾试图改掉这个习惯,曾经连着几天没有抹灰。但他不得不承认,那几天是他过得最不舒服的几天,因此,他没有再继续坚持。

  今天也一样,欧阳春依旧将灰抹了一遍,见地板上不湿了,这才起身拿起水壶,去走廊尽头的水房里打了一壶热水回来,给自己泡了一杯热茶,这才重新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欧阳春每天总是最早一个来上班,直到此时,随着办公楼内的人陆续来上班了,楼内这才显得热闹了起来。

  走廊内不时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和彼此打招呼的声音,间杂着水房水池内涮托布的“哗哗”的冲水声。

  一个女孩的声音在走廊响起,欧阳春听声音就知道是陈红,他知道陈红刚刚休了几天探亲假,今天好象是休假后第一天上班。

  陈红是前一年从西南钢铁学院毕业分配进厂的大学生,学的是高分子合金专业,浙江杭州人,人长得皮肤白净,高挑苗条,一头披肩秀发,乌黑油亮,一张瓜子脸上,五官虽不完美,组合在一起却显得可爱秀气,漂亮大方,加上性格开朗,人缘特好。

  欧阳春一直不明白,陈红是杭州的女孩,为什么会愿意到这个东北的小城市工作,听说还是自己申请的。他猜测一定是跟着男朋友一起过来的,但经侧面打听,陈红并没有什么男朋友,这让欧阳春对陈红多了几分关注。

  此时,只听陈红在和走廊里的人不停地打着招呼,不时有人夸她人长得漂亮大方,又会穿衣打扮,整个人浑身上下充满了青春和阳光,陈红则不断地说着谢谢。

  片刻之后,陈红停在了欧阳春的办公室门外,紧接着“当当当”,陈红敲响了欧阳春办公室的门。

  欧阳春猜到是陈红,高声说到:“请进。”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陈红探进半边身子,乌黑的长发低垂如帘,一脸灿烂的笑,说到:“所长早上好。”

  陈红不待欧阳春说话,整个人进到办公室,背着双手,径直来到欧阳春的办公桌前,一股淡淡的粉香飘了过来,欧阳春不由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茉莉的清香,欧阳春最喜欢的一种香味,因为喜欢,他特意去市场买了一盆茉莉回家养,可惜的是,茉莉太娇贵,没出三个月,茉莉顶着数十朵茉莉花居然枯萎了。他不死心,又花钱买了两盆,不是生红蜘蛛,就是叶子悄悄变黄打卷,慢慢又都死了,一盆都没养活。

  因此,闻到陈红身上散发出来的茉莉香味,欧阳春不由神情为之一振。

  欧阳春将双手交叉放在办公桌上,看着陈红,笑容可掬地问到:“小陈早啊,你不是休探亲假了吗?休完假了?”

  陈红嫣然一笑,道:“谢谢所长惦记,我休完假了,今天来向所长报到。”

  欧阳春随口问了一句,纯属是出于礼貌,道:“家里的人都挺好的?”

  陈红脸色却微微一变,迟疑了一下,支吾说到:“啊,挺好的,没什么事,都挺好的。”

  欧阳春感觉到了异常,却没有多想,笑着说到:“我知道了,你回去上班吧,记得去人事员那消假。”

  陈红站着没动,忽然笑了笑,从背后拿出一个礼盒,双手捧着,将礼盒放在欧阳春的办公桌上,说到:“我一会儿就去消假,这是我从老家特意给您带的特产,龙井茶,不成敬意。”

  欧阳春喜欢喝茶,当然知道龙井茶是名茶,市面上普通的龙井茶都要五百元一斤,猜测礼盒中至少装了两大筒茶叶,至少要一千多块,脸色微微一变,急忙站起来说到:“小陈,你的心意我领啦,茶叶我不能要的,这太贵重了,让人看到不合适。”

  欧阳春知道,凡是超过五百元的礼品,一律不准私自收受,这是厂纪委明令禁止的,他作为一名中层领导干部,绝对不能,也不敢公然违反原则。

  陈红慌忙摆着手,道:“不贵的,我家的一个亲戚种茶园,我没花钱的,这些茶绝对是上好的龙井,我家亲戚亲自去采亲自炒晒的。我知道您喜欢喝茶,我也不知道给您带点什么,就是一点心意,我又不喝茶,您要是不收下,我只好扔垃圾桶了。”

  欧阳春道:“厂里纪律不允许的,你的礼物真的太贵重了,我真的不能收,也不敢收,请你拿回去吧。”

  陈红向四周看了看,见办公室的门紧紧地关着,低声说到:“没事的所长,又没有外人,没人知道的,再说了,这是我的一片心意,您不收也得收,不能太绝情的。”

  欧阳春还是有心拒绝,可是,一则龙井茶太有诱惑力,二则见陈红说得认真,执意不肯收回,少不得只好收下。

  欧阳春侧耳听了听,见走廊没有脚步声,这才低声说到:“那这样吧,如果我没猜错,这个礼盒中应该是两筒茶叶,你给我留下一筒,另一筒你送给别人喝,两筒实在是太贵重啦。”

  陈红转身向办公室外跑去,边跑边说到:“好事成双,哪有送一个的,您留着慢慢喝吧,我走啦。”

  说完话,陈红快步跑出欧阳春的办公室,也带走了那一股茉莉香味。

  欧阳春望着桌上大红的礼盒,闻着渐渐消失的茉莉香味,心头忽然产生了异样的感觉,他也不知道是因为龙井茶叶太好了,还是因为茉莉香味的缘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