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城市里的向阳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其乐融融的早餐

城市里的向阳院 满乡之鹰 2049 2019.11.17 11:00

  欧阳春回到家的时候,孟春桃已经把粥、鸡蛋和凉菜摆上了桌,儿子欧阳秋实正在卫生间洗漱。

  孟春桃埋怨到:“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不紧不慢的。”

  孟春桃即使说埋怨的话也是轻声细语,让人听了生不起来气。

  欧阳春没说话,把油条、包子放在桌上,把豆浆直接递到孟春桃的手里,说到:“还热乎着呢,小心烫。”

  孟春桃也没说话,伸出两根手指捏住装豆浆的袋口,快步进到厨房,把豆浆袋轻轻放在厨台上,小心翼翼地解开袋口,双手捧着,将豆浆倒进了两只大碗里,又分别在碗里加了两匙白糖,端着放在桌上,扭头冲儿子喊到:“秋实,你爸给你买了热乎豆浆和油条,快过来吃饭。”

  欧阳秋实已经洗漱完毕,正在房间里换衣服,听到喊声,拎着校服上衣来到桌边,将衣服搭在椅背上,端起大碗先喝了一大口豆浆,口里喊着“真甜”,这才一屁股坐在桌边。

  孟春桃见儿子精神头十足,顿时放下心来,冲正在换衣服的欧阳春说到:“你也快过来趁热吃,凉豆浆伤胃。”

  欧阳春答应一声,来到桌边坐下,见只有两碗豆浆,看着孟春桃问到:“你的豆浆呢?你咋不喝?”

  孟春桃说到:“我不爱喝那东西,喝了胃里不消化。”说完,转身去厨房取过一个空盘子,将包子倒在盘子里,放在桌上,又给自己盛了一碗粥,随手拿过一只包子,坐在桌边吃了起来。

  欧阳春边吃饭边冲孟春桃说到:“刚才我出门的时候正好遇到老马,他也是给孩子买早点的,我们一起说了会儿话,耽误了一会儿。”

  没等孟春桃说话,欧阳秋实抢着说到:“没事,爸,你不用解释,没耽误我吃饭,你不用什么事都向我妈汇报。”

  孟春桃被儿子的话说乐了,伸出手轻轻拍了儿子头一巴掌,道:“还没怎么着呢,就知道护上你爸了,你爸才是一家之主,他什么时候事事向我汇报了?”

  欧阳秋实做了一个鬼脸,继续低下头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孟春桃阻止到:“你慢点吃,吃急了不消化。”

  欧阳春因为儿子护着自己,心头高兴,伸出筷子夹了一根油条递给儿子,说到:“爱吃就多吃点,以后我天天给你买油条吃。”

  孟春桃“切”了一声,道:“哟,这可找到同盟了,那好,以后每天的早餐就全由你一个人准备,合着我这粥、鸡蛋和凉菜全白忙活了。”

  欧阳秋实急忙笑着说到:“我的亲妈呀,你还让人吃不吃了?你煮的粥和拌的凉菜也好吃,和油条豆浆一样好吃,这样行了吧。”

  孟春桃满意地笑了笑,说到:“这话还差不多,那你吃一个包子。”

  说着话,孟春桃夹了一只包子递给欧阳秋实。

  欧阳秋实本不想吃包子,但怕孟春桃再挑理,只好勉强接过来,犹豫了一下,将包子递给了欧阳春,道:“爸,这个包子我转送给您,这可是妈妈递给您的包子,您不能不吃。”

  欧阳春爽快地接过包子,狠狠地咬了一大口,边嚼边说到:“真是香呀。”

  欧阳秋实适时接过话,说到:“那当然,我妈给你的包子能不香吗?尽管不是我妈做的,但经过我妈的手传递这么一下,什么东西都变香了,是不是,妈?”

  孟春桃被父子二人的一唱一和逗得“呵呵”直乐,用手点着欧阳秋实的脑门,说到:“就你嘴甜,连我都觉得我的手香了。”

  欧阳秋实咬了一口油条,喝了一口豆浆,边嚼边含糊不清地说到:“本来嘛,你问问我爸,这个包子是不是比别的包子都香?”

  孟春桃担心儿子呛着,急忙阻止到:“吃东西可不能乱说话,呛着可不是闹着玩的,快把嘴里的东西咽了再说话。”

  欧阳春也附和到:“你妈说的对,吃东西的时候不能说笑,很容易呛着的,你在外面吃东西的时候也要注意的,有的小孩把东西呛气管里了,要动手术的,还会留下后遗症,可不得了。”

  欧阳秋实把嘴里的东西咽了,说到:“放心吧,没那么严重,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们也别把我当小孩子看。”

  孟春桃嗔怪道:“到什么时候,你在我们眼里都是孩子,你都是我们的儿子。”

  欧阳秋实边吃边说到:“是,这话我同意,我没有意见,但对待不同年龄的孩子应该用不同的对待方式。我再过两年就成年了,你们就不能总用教育的语气和我说话了,因为我什么都懂,也听不进去。”

  孟春桃还想说什么,欧阳春急忙摆了摆手,道:“我觉得孩子说的有道理,这还真值得咱们好好思考一下,我象他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心理,你就少说几句吧。”

  欧阳秋实仿佛打了胜仗的将军,把头抬了抬,又挺了挺胸脯,说到:“还是男人之间好沟通,是不是爸?”

  欧阳春笑道:“那是,以后咱们好好沟通。”

  孟春桃看了一眼挂钟,催促到:“快七点了,别误了上学。”

  欧阳秋实将碗里的豆浆喝光,把筷子一放,道:“吃饱了,我走啦。”

  说着话,欧阳秋实站起身拎过书包,又从椅子背上拽过校服上衣,开门冲了出去。

  孟春桃大声叮嘱到:“你慢点,把衣服穿好,路上注意安全。”

  欧阳秋实也没回头,答应一声“知道了”,径直跑出了向阳院。

  孟春桃回头白了欧阳春一眼,道:“你们父子狼狈为奸,一丘之貉,没长什么好心肠子。”

  欧阳春知道孟春桃嫉妒儿子与自己贴心,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将桌上的碗筷收拾到水池中刷了,放回碗柜,径直回到卧室,换上衣服,拎起皮包,走出了屋。

  孟春桃追出屋来,大声说到:“路上骑车慢点。”

  欧阳春回头笑了笑,道:“放心吧,你也快收拾收拾上班去吧。”

  说完,推着自行车出了院子,偏腿上了自行车,蹬起自行车上了马路。

  孟春桃回到屋里,换好衣服,重新补好妆,拎起挎包也出门上班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