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城市里的向阳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一场和平的谈判

城市里的向阳院 满乡之鹰 3337 2019.11.22 11:20

  十点一过,欧阳秋实准时回了家。

  欧阳春和孟春桃早已坐在厅里边看电视边等欧阳秋实,见他进了屋,孟春桃装作没事似的问了一句:“儿子回来啦?和英子一起回来的?”

  欧阳秋实显然一愣,但瞬间恢复自然,假装弯腰解着鞋带,笑着答到:“嗯,一起回来的,她怕黑,让我送她。”

  在这刚刚过去的短暂的一刻,只需要那么短短几秒钟的停顿,欧阳春和孟春桃已经敢于肯定,两个孩子一定在处对象,而且确信无疑。

  孟春桃决定侧面敲打敲打欧阳秋实,说到:“邻居住着,送送也应该,彼此上下学也有个伴。不过,孤男寡女的,你们又年轻,容易冲动,可要注意分寸,别让人说出什么来,对你对人家英子都不好。”

  欧阳秋实这次已有了心理准备,一刻也没有停顿,故作轻松的样子,一边往卧室走一边问到:“妈,你是不是听谁说什么了?我和英子什么事都没有,你可不能怨枉好人。”

  欧阳秋实边往卧室走边竖起耳朵留心孟春桃下句话怎么说。

  孟春桃道:“没听什么人说,只是妈是过来人,知道这个年纪最容易把持不住,所以,给你提个醒,别误了你和英子的前程。”

  欧阳秋实顿时放下心来,把书包放在书桌上,回身来到卧室门口,笑着说到:“放心吧,妈,我们不会有事,我关门啦。”

  说完话,欧阳秋实将卧室的门关好,回身一屁股坐在床边,长出了一口气。

  欧阳春关掉电视,悄悄作了一个手势,示意孟春桃跟他进卧室。

  孟春桃会意,悄悄起身跟进了卧室,随手将卧室的门关好,悄声问到:“你看出什么来了?”

  欧阳春低声说到:“他俩处对象是跑不了的,刚才你问的时候,他明显一愣神的。”

  孟春桃悄声说到:“我也感觉出来了,我刚才说的话没有什么破绽吧?”

  欧阳春道:“没有,你就旁敲侧击,这样挺好,呆会儿我和他谈的时候,你就假装不知道这事。”

  孟春桃道:“行,就听你的。”

  欧阳春看了一眼时间,笑道:“等一会儿我再和他聊,先让他歇一会儿,估计这会儿,他心还呯呯跳呢。”

  欧阳春和孟春桃相视一笑,回身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见时间来到了十点半,欧阳春这才起身出了卧室来到欧阳秋实的房间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欧阳秋实说到:“门没锁,进来吧。”

  欧阳春推门走进欧阳秋实的卧室,随手把门关好。

  欧阳秋实一脸诧异,问到:“爸,这个时间进我屋,别告诉我你只是来看看。”

  欧阳春立刻将食指竖在嘴边,“嘘”了一声,低声说到:“你小点声音说话,让你妈听见可不得了。”

  欧阳春故弄玄虚的样子让欧阳秋实忍不住笑了起来,丝毫没有想到自己已经东窗事发。

  欧阳秋实放下笔,扭过身来,面露神秘之色,轻声说到:“爸,你怎么了?有啥事要瞒着我妈?我保证给你保密。”

  欧阳春走到欧阳秋实的床边坐下,低声说到:“不是我的事,是你的事。”

  欧阳秋实心头顿时不安起来,他扭动了一下身体,屁股在椅子上挪了挪,嗫声问到:“我的什么事?”

  欧阳春见欧阳秋实心里已经发虚,不忍心再责备,柔声说到:“咱说话声音小点好不好?不能让你妈听到的,你妈肯定会和你没完。”

  欧阳秋实顺从地点了点头。

  欧阳春决定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秋实,你和爸说实话,你和英子是不是处对象啦?”

  欧阳秋实扑腾一下站了起来,急三火四地反驳到:“没有,我们只是一起上下学,根本就没处对象,你听谁乱说的?”

  欧阳春低声说到:“你小点声,让你妈听到,这一晚上又没法睡觉了,你坐下说话。”

  欧阳秋实顺从地重新坐好,低着头扣着指甲,心里惴惴不安。

  欧阳春轻轻笑了笑,道:“儿子是大小伙子啦,知道找女人啦,这个年纪,情窦初开,爸能理解的。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有过这心思的,不过,爸没去实践而已。”

  欧阳秋一时没明白欧阳春说这话的意思,抬头看了一眼欧阳春,没有做任何反驳,随即又低下头,一言不发。

  欧阳春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低声说到:“儿子,抬起头,男子汉大丈夫,对与错都不能搭拉头的。爱本身没有错的,爱别人和被别人爱也都不丢人,到什么时候都要挺胸抬头堂堂正正做人,把头抬起来,坐直喽。”

  欧阳秋实似乎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又似乎被打了一针强心剂,猛然将身体坐得奔儿直,目视前方,却有意回避着欧阳春的眼睛。

  欧阳春拍了一把欧阳秋实的肩膀,笑了笑说到:“这才象个爷们,不瞒你说的,今天晚上,英子的妈悄悄找到我,说在英子的房间里发现了你写给英子的情书。一面之词,爸我是不相信的,你和爸说实话,你到底给英子写过情书没有?”

  欧阳春隐瞒了看过情书的事实,他担心欧阳秋实产生抵触情绪。

  欧阳秋实听说情书被发现了,眼神中顿时飘过一缕惊慌之色。但他故作镇定,扭头看着欧阳春,语气急迫,说到:“她说她看到情书啦?给你看了吗?我再说一遍,我们没处对象。”

  欧阳春微微一笑,道:“其实,以我对你的了解,我也不相信有这事的,英子的妈不让我和你说情书的事,只是让我侧面给你提提醒。可爸爸觉得,男人就要做男人的事,你说是不啦?作为男人,做事就要光明磊落、大气磅礴一点,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不要拖泥带水,让人瞧不起的,藏着揶着、见不得人的事咱不能做的,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欧阳秋实扭回头去,眼睛紧紧盯着屋角,紧闭嘴唇,一时没有说话。

  欧阳春继续说到:“你和英子都是好孩子,爸从小看到大,都聪明懂事,又明事理,学习又好,都有上进心,两家又知根知底,你们俩人要是处了对象,我和你妈还求之不得呢。”

  欧阳秋实突然收回目光,扭头看着欧阳春,眼神中流露着怀疑之色,问到:“你和妈真的求之不得?真的会同意?”

  欧阳春点了点头,说到:“当然,爸什么时候和你说过假话?爸一辈子不骗人的,要么就不说,说的就全是真话。”

  欧阳秋实见欧阳春说得很肯定也很真诚,不是在骗人,像是突然下定了决心,一脸严肃地说到:“那好,爸,我今天就作一回真正的男人,我也不骗你,我和英子确实在处对象。”

  欧阳春点了点头,赞许到:“这才是个爷们嘛,你从小到大不会撒谎的,爸一直在等你亲口说出来呢。男人嘛,要敢爱敢恨的,但爱一个人和恨一个人是需要担起责任的。书上说,爱是对彼此的一种承诺和担当,你和英子处对象,你还不能养活自己,你能给人家什么承诺?你又能担起什么责任呢?”

  欧阳秋实把目光缓缓垂向地面,眉头微锁,显然陷入了沉思。

  欧阳春决定趁热打铁,继续说到:“爱是一个很美好的词,爱本身也没有错的,错的是在错误的时间选择了错误的人。你的眼光不错,选择的人没问题,英子是一个好姑娘,可是,你选择的时间错了。爸刚才说了,你和英子处对象我和你妈绝不反对,但不是现在,等你们都考上好大学了,你们愿意处就处呗,以后结婚生活一辈子我们都不会管的,你说呢?”

  欧阳秋实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欧阳春见儿子没有表现出反感,又继续说到:“但现在真的不行的,你们都在为未来打拼,关键就在这一年,考得好,你们前程似锦,你才有能力去养活自己和养活别人。男人真正爱一个女人,就要养女人一辈子的,你要是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拿什么养活英子?总不能让英子养活你吧?所以,你们当务之急是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谋个好前程,然后,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你说对不啦?”

  欧阳秋实又点了点头。

  欧阳春继续说到:“退一万步讲,如果英子考上好大学了,而你没有,或者你考上好大学了,而英子没有,那么,好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们的差距会越拉越大。你想想看,到时你们还能在一起吗?夫妻之间是讲究平等的,举案齐眉你晓得吧?总有一个人仰头看,那样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

  欧阳秋实突然脸现愁容,低下头无奈地说到:“那我该怎么办?我现在满脑子想的是她,我也想专心学习,可是就是不能。”

  欧阳春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欧阳秋实的头,说到:“你能和我说实话我很高兴,爸替你想了一个主意,要不要听?”

  欧阳秋实点了点头。

  欧阳春继续说到:“你们不妨作个约定,彼此作个承诺,以什么方式约定和承诺都行的,那是你们年轻人的事。但内容就是高考前不谈恋爱,彼此不分心,各自保留好感,等考上北京或上海同一所大学,如果到时彼此还投缘就继续交往,怎么样?”

  欧阳秋实低头沉思了好一会儿,猛地抬起头,坚定地说:“好,我听爸的,请爸妈放心,我绝不分心,谢谢爸替我保密。”

  欧阳春笑道:“傻孩子,人生成长的过程,难免会走弯路的,走弯了再直过来就完了。没事的,爸会替你永远保密,连你妈都不告诉的,放心好啦。不过,你要记住刚才你对我的承诺,男人吐个唾沫就是钉,绝不能反悔,否则,会让人瞧不起的。”

  欧阳秋实忽然笑了笑,用力点了点头,道:“爸放心,我一定做到。”

  欧阳春冲欧阳秋实竖了竖大拇指,投过去一束赞许的目光,起身走出了欧阳秋实的房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