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努力的草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谈话

努力的草儿 红春卓 2003 2019.07.21 21:15

  刘喜辉心里愈发高兴,忍不住回想那句自己适合当监察的话,想想自己这哪是当监察呀,明明是可以做特工的料。

  谁说保安的工作没有技术含量?谁说保安都是低素质的社会负担?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每个行业都有顶端上做的极好的一小部分人,刘喜辉认为他就是保安队伍里的尖子。尽管这个社会对保安工作充满了轻视,现实中也多是退休老头才干的活儿,可刘喜辉不这么认为,他把自己那份天生的敏感与细微洞察力,全部应用到工作中,享受着它所带来的快乐。

  他虽然发现了胡医生与药厂相互合作盈利的事,不过细想想那也不算什么,现如今的医院,医生开药不都是有加成的嘛,药厂给点子回扣也正常,哪个医生没点子这方面的收入?只靠这一项,恐怕是威胁不了胡岩的。

  另一方面,这次胡医生这么热心帮忙,省去了住院的许多麻烦不说,不但住着好病房,费用也少了很多,人家给了那么大的帮助,到最后还要反咬一口,刘喜辉想想都于心不忍,有些开不了口。

  若是没有物业费这档子事儿,她只管放心去做她的医生挣她的外快,干刘喜辉什么事?若不是喜欢薛倩,物业费爱怎么涨就怎么涨,谁是业主代表也无所谓,又怎么能轮到刘喜辉这么挣扎忙碌苦心算计。

  想到这儿,刘喜辉打算先找胡岩单独谈一谈,诉诉苦求求情,若是苦求一番能同意,比拿出证据来威胁好多了。

  正像江洋所说,主任医生都太忙,患者一个接着一个,只能等忙完工作下班的时间才能有点空。

  这天,刘喜辉接了夜班,在门卫看门,遇到了下班回家的胡医生,刘喜辉本人稳了稳情绪走上前去。

  “下班了?胡医生。”打过招呼后开始切入主题:

  “胡医生,这次您真是帮了我们的大忙,太谢谢了,您不但拥有妙手回春的医术,更有普爱众生的慈心。”

  “人与人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何况我们都在一个小区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再多说就见外啦。”胡医生笑道。

  “再有几日皓皓就出院了,能得到您的精心医治,真是太幸运了。”感谢的话,刘喜辉不想省略,一时还结束不了,这些是他发自内心想表达的谢意。一码归一码,好坏得分清楚,哪怕下一秒就要拔刀撕杀,也要在上一秒把该说的话说完,把该表达的意思表达清楚。这些话里也许包含着真诚,感激,赞美,恭维,这个过程不能落。

  “我平日里也得到你们不少关照,停车取件儿帮我搬东西,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其实咱们就像天天见面的邻居,亲着呢。”胡医生的话质朴亲切,让刘喜辉的心微微一动。

  说的就是,庆东二号就如同一个大家庭,一人有难大家帮忙,这是多么温馨和谐的群体,任何有碍这个群体团结的行为都不允许发生,一切破坏和谐氛围的因素都不应该存在,这是多么难得的一个人类社会大家庭。刘喜辉真不想弄得剑拔弩张,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就这么横冲直撞的擅自进入别人的领地,干涉人家的生活,破坏着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将人与人之间这份来之不易的信任践踏,刘喜辉惭愧内疚,愣在那里,竟没了下文。

  “你对小何那孩子不错啊,怎么?对小何有想法啊?”胡医生倒是个爽快干脆的人,看出了端倪,便直言不讳。

  “哪里,我们就是好同事,我与何姐的关系一直不错,她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能帮就帮帮她,我哪有那个想法。”刘喜辉的脸臊得绯红,连忙解释。

  “没有就好,我看你俩也不般配,你挺好个小伙儿,怎么能找个二婚带孩子的女人?还比你大这么些,我们医院有不少单身护士,你若有意,哪天我给你介绍一个。”胡医生像自家阿姨一样关心起刘喜辉的婚事。

  看见那副慈祥和蔼的面孔,刘喜辉觉得自己像个唯利是图的小人般卑鄙龌龊,他内心激烈的挣扎着,眼看胡医生结束谈话要走了,刘喜辉狠了狠心,张了口:“胡医生,其实我还有一事想要求你……”

  胡医生收回迈出去的腿返了回来。

  “胡医生,现在我们物业工作很不好做,遇到了难题,庆东二号的物业费必须得上涨才能够维持下去。您是业主代表,能不能同意物业费涨价。”刘喜辉苦苦相求。

  胡医生脸上的笑容在慢慢的收敛,只剩下嘴角一抹细微的残笑:“物业费涨价,这个决定我不能轻易就下,业主代表是要代表全体业主的意见,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就损毁全体业主的利益,你这个忙我还真的就帮不了。”

  胡医生果断的拒绝令刘喜辉慌乱了:“按理说求您办事儿应该有所表示才对,可是我们这样的穷人送的东西,您未必看得上眼。你是高收入群体,挣着退休金,还有返聘的工资,再加上……医院里……和药厂的……那些收入,可不是我们普通人能比的。”

  听着刘喜辉的话味道不对,胡医生板起面孔:“收入高收入低都有各自的活法,没有必要羡慕,说我收入高也可以,不过,我的高收入也都是合法的,顶多有一部分药品加成,这也不算什么,业内已经是既定的规律,哪个医生没几个合作的医药代表?”

  还没等亮牌,底牌便已被人揭了,没办法再打下去了。刘喜辉气焰立马矮了下来,只能换了种语气:“对对,不算什么,加成红包的都不算什么,您对患者都是医者仁心,就当可怜可怜我们这群人穷人吧!”

  胡医生勉强挤出一丝笑:“同情是给弱者和不幸的人的,你们狼子野心的还要什么同情?”

  说完,大步流星的走了。

  刘喜辉的挫败感顿时升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