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努力的草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如此好人

努力的草儿 红春卓 2475 2019.07.29 19:24

  有了上两次的经验,刘喜辉对下一步信心十足,他坚信不用几个回合,卢大鹏必定会败下阵来。

  这样庄严的较量,刘喜辉决定还是在公司里进行,环境氛围都适宜。他不想破坏小区里和气的场景,一切不和谐的事情他都不希望发生在庆东这块风水吉地,哪怕是一阵疾驰而过的风,都怕惊了这里的详和。

  刘喜辉没有换下保安服,一身灰黑色的制服使他看上去足以和警察乱真。

  说实话刘喜辉不大喜欢这身“皮”,穿上它,如同身份的标签,让满街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保安。

  待在庆东里,他很知足,可出了小区,没人瞧得起,他不想看别人那种鄙视、不屑的眼光。

  即便自己就是一根草,满身的泥腥味,也不允许别人唾弃。

  即便只是棵草,也能在自己的世界里享受阳光雨露,如果没有人为的践踏摧残,也会生长得很茂盛苍翠,不用与花争芳斗艳,也不用苦心长成树那般伟岸,就那么甘愿伏在地上,长在石缝中,默默地呼吸着自己的空气。

  刘喜辉出发了,带着一腔正义的热血来到了市财贸中心好人公益团那明亮的办公大楼。

  他此次出行,似乎不仅仅是为了物业费的事了,他心里藏着火,为那些被蒙在鼓里的会员们,为那些掏了钱却享受不到救助的人。物业费已经不重要了,现在他要伸张正义,在刘喜辉心里,奢靡、贪腐可以不在乎,但拿大家的钱去享自己的乐,这个忍不了,更可气的是被大伙血汗喂饱的人还挂着“好人”的头衔儿,被社会公誉为专注公益事业的慈善家,刘喜辉生平头一次觉得如此气愤,他想不明白了,好人坏人该怎么区分?好人也可以做坏事,坏人也可以做好事,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有些人只是带上了好人的面具,在面具的掩护下,你永远看不清他的真实面目。

  刘喜辉远远看见,公益团门外围了好些人,有扛旗的,有打标语的,还有一些扛着摄像机的新闻媒体人,路边上停着一溜小皮卡车,上面装满了物品。刘喜辉走近一打听,是公益团又要出去做活动了。

  刘喜辉正暗里骂娘,一群人簇拥着卢大鹏出来了,在这样的公众场合,卢大鹏表现得相当低调,一身朴素的休闲装,公益团的鸭舌帽,手里握着一柄印着“无私奉献,关爱你我”的小红旗。一群媒体人已经把他团团围住进行采访。

  卢大鹏气势宏伟地发表宣言:“我们此次是前往下洼乡养老院,为那里的老人送去秋衣,棉被,食品等物资,捐款金额共计十三万余元。我们公益团是一个爱心团体,每次活动都倾注着会员们的心血和无私奉献,我们的口号是无私奉献,关爱你我!”

  下面传来一阵掌声。会员在他的带动下,情绪高昂,纷纷高声呼喊,一时间“无私奉献,关爱你我,”的口号响彻天地。景象颇为壮观。

  刘喜辉也差点被感染了。

  这样一场声势浩荡的捐赠活动,弄得路人心潮澎湃,群众也拍手叫好。

  刘喜辉挤到人群前,却怎么也挨不近卢大鹏,他周围似乎有一些隐形安保人员在护着他的安全。情急之下,刘喜辉随着人群上了大巴车,汽车向下洼子村驶去。

  到了目的地,院长接待,捐赠仪式,与老人合影等一系列活动结束后,已经下午时分。养老院为公益团的人员备好了盒饭和矿泉水,刘喜辉也分到了一份儿。刘喜辉找到一个没人的角落吃起来,他边吃边用眼睛在人群里找寻卢大鹏,此时却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刘喜辉迅速扒完饭,开始四处寻找卢大鹏。

  最后在敬老院老人们住的房间里发现了他,正和老人们兴奋地一起聊着家常,老人们把他团团围住,拉着他的手亲近,说他是个大好人,比自己的儿子都好呢。

  “卢团长真是功德无量啊,总是惦念我们,经常地给我们送捐助,忙活了一大中午,连午饭还都没来得及吃。”一个80多岁的老头瘪着没牙嘴,翘起大拇指夸赞。

  另一个老太太早已为他端来了一份饭:“这是我搁食堂特意打回来的好饭,一早就给你留着呢,快吃吧。”

  卢大鹏笑呵呵地与老人们亲切地聊着天,询问着他们身体的状况,以及需要的东西,预备下次来时带过来。

  当刘喜辉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卢大鹏很吃惊:“你怎么也来了?”

  “对呀,卢团长可能还不知道呢吧,我现在已经是你们公益团的会员了,这种做好事儿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呢?”刘喜辉嬉笑道。

  “可是我们不是每个会员都有机会参加公益活动的,通常都是高级会员才能来。”卢大鹏解释道。

  看见卢大鹏与老人们亲切团聚的场面,刘喜辉百感交集,他拿不定主意了,原本想在这里把他的丑恶面目揭开,可是,此情此景,他又不忍心了,不忍心在这么多老人的面前揭开惨忍的事实,让老人们失望,老人们能接受真实的卢大鹏吗?一向美好的形象一旦推翻,他们能够承受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吗?

  刘喜辉决定还是要在这些孤苦的老人面前他留些脸面。他不想让这些无家可回的老人们伤心失望。再有,刘喜辉也难以确定大家能否相信他这个陌生人,老年人的认知能力原本就差,加上长久以来建立起来的好人形象,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击垮了的,恐怕众人一时还难以接受。

  刘喜辉思量半晌,决裂的话在口中翻滚,但最后还是咽了下去。他只是怔怔地看着卢大鹏,意味深长的说:“是啊,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的,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您一样,功成名就,名利双收,空手套狼,渔翁得利。您的公益事业做的这么好,也就不差再做一件了,就当扶持我们庆中物业了,投上您宝贵的一票,希望您同意庆东的物业费提价。”

  卢大鹏有些不悦,继而哈哈大笑:“这完全是两码子事儿嘛,怎么能混到一起?物业费涨价,原本就是不合理的事情,我怎么能够同意?”

  “那您公益团那么些不合理的事情,你怎么就同意了呢?”刘喜辉板着脸厉声问道。

  卢大鹏面色凝重,把他拉到了外面。低声说:“你在胡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此刻身边没有别人,刘喜辉再不用掖着藏着照顾着他的面子了,索性跟他把话说开:“你们公益团的互助会员上千万的人,每年的管理费达上亿,你把资金投放出去挣钱,每年用来做公益的花销能有多些?你们账务公开吗?我倒真的想知道。”

  “你管的太宽了吧,我有必要让你知道这些事吗?”

  “我知不知道是次要的,至于你所做的那些事,等有些部门知道了想必你就没那么舒坦了,我若没有第一手材料,今天不会跟到这里来同你说这些,还希望你能考虑清楚,三思而后行。”

  说完这些话,刘喜辉走了。他没有跟随来的大巴回去,而是提前做了线路车。卢大鹏的事件应该是他觉得心情最为沉重的一件事。此时他有些后悔,万一卢大鹏同意了物业费涨价,他是不是就不能举报他的所作所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