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努力的草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合作

努力的草儿 红春卓 2106 2019.07.30 19:05

  两天后,刘喜辉见到了薛倩。

  薛倩这些天也没闲着,她去做贺一航的工作了。

  贺一航是成功企业家,企业家考虑的比较多,最在意的还是对自己企业发展的影响。

  贺一航的百达集团在Y市业务广泛,和顺平是实打实的竞争对手。在贺一航的心里,他不赞成庆东的物业费涨价很大程度上是不想成全顺平的发展,怎么能眼看着对手平步青云一下子就做成了物业老大?所以在他这一关卡上,薛倩颇费周折,几番谈话也没能拿下来。

  见到了刘喜辉,不免心情愁怅,发起了牢骚:“一连几天见不到你人影儿,班也不正经上,连假都不用请了吗?”

  刘喜辉因为处理卢大鹏一事心情沉重,涡旋在“好人”与“坏人”的区分定性上来,觉得现实太残酷了,这个社会太让人失望了,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奔忙,甚至不择手段,不计底线。

  刘喜辉昏昏沉沉地在家宅了两日,听见薛倩的责问,恹恹地说:“我也不是偷懒,随卢大鹏下乡做公益去了,身子受了污浊气不舒服。”

  想想刘喜辉对自己工作的支持,薛倩的怒火消了一半儿。

  “卢大鹏怎么说?事办下来没?那个贺一航真是顽固到底,我一点办法儿没有了。”薛倩疲惫地说。

  “该说的我都说了,他自己惦量吧!”刘喜辉也有力无气地答。

  还没等薛倩接下话,这是卢大鹏进了物业办公室。他还是比较随意的装扮,进了屋,二话没说,一下坐在地上的沙发上。自顾抽出一支烟,吐起烟雾来。

  “卢团长,您这大忙人,今儿怎么有空到这儿来打转儿?”薛倩笑着问道。

  卢大鹏猛地吸了一口烟,把烟全吐向了空中:“好人难做呀,好人难做。现在外界社会已经把我架在了一定的高度,全都拿标准的好人来评价我。我稍微一点超标便会引起强烈的谴责不满,不做好人都不行了。”

  刘喜辉薛倩互望了一眼,没有说话。

  卢大鹏把头歪靠在沙发上,双目微闭,似乎在打瞌睡。

  “好人难做,您不也做了这么多年吗?实在做不下去,咱还可以做个广告什么的。”刘喜辉打破了室内的安静,把卢大鹏从沉静的状态中惊醒。他嘴角向上无奈的咧咧:

  “我想好了,可以重新考虑物业涨价的事儿。”

  卢大鹏鹏缓了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扑了扑屁股上的灰。意味深长的说:“人嘛,总得相互支持,相互帮助。不能拆彼此的台。你们说是不是?”

  薛倩笑道:“这话说的透彻,谁要是帮助了我,我能记他一生,绝不会再去拆他的台。谁能做过河就拆桥的事儿呢?人不都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嘛。”

  薛倩似乎明白了卢大棚的意思,她边说边打开抽屉,拿出来物业提价意见表。

  卢大鹏笑了笑,签了字。

  薛倩一下兴奋起来。

  现在只剩下贺一航一人了,只剩一人和剩下两人去谈判的效果完全不同,甚至连底气都是不一样的。

  薛倩也是典型的急性子,她也等不了,片刻就到了百达集团。

  见到了贺一航,薛倩还是直接说明了来意,贺一航显着不耐烦,为这一件事儿都跑了几趟了,相同的话说了两遍就已经够烦的了,谁还有时间有耐性一直跟你反复的解释呢?

  可这次薛倩有了底气,表现得也就不那么低声下气了。

  “贺总,我觉得吧,这个事你早晚都会同意,宜早不宜迟,早些做了决定,我们两家合作也能双方互赢啊。”

  “有什么可互赢的,我与你们顺平有什么可互赢的?这些年我们就是个相互竞争的冤家,我总不能乐呵支持你们顺平吧?”贺一航直白的表达。

  薛倩媚笑:“贺总话说的不要那么太绝对嘛,你看其他三个业主代表,最开始也是坚决的不同意,现在都同意了呢,就差你一位了。”

  听了这话贺一航着实吃了一惊,他没想到顺平会这么快就做通了三个人的工作,如果五个业主代表四个人都同意,只剩下他一人不同意,其实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了。还弄得两家剑拔弩张,何不送他个顺水人情,可总不能就这么轻易答应了,总得有点儿什么筹码,贺一航开始思量起来。

  薛倩趁机说道:“我们顺平当然也会有所表示,你们不是一直对大兴那个项目挺感兴趣的吗?我们顺平可以拿出一半儿的业务让你们来做。”

  贺一航的眼睛冒亮。

  想当初顺平和百达两家为了这个工程争的不可开交,最后还是顺平中了标。

  大兴的项目,贺一航早就眼红了,能有合作的机会心里已是乐开了花,他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这才用正眼认真地看了看薛倩。

  薛倩出来的急,素面篷发,简单的工作制服套装,没有任何修饰,像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也像是一个普通打工的邻家女孩。

  贺一航脑子里一阵犹豫。

  “你说得能算数?”贺一航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毛丫头能决定得了企业如此大的事情。

  “当然,我若说的不算来找你谈什么呢!”薛倩老成地笑道。

  贺一航晃动着脑袋,意味深长的说:“你能做得了吴厘子的主?你们可一定不是一般的上下级关系,听说他可还是未婚呢,那可是镶着金边的海龟呀。”

  贺一航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薛倩像被别人发现了秘密一般躲闪着贺一航的目光。

  不知为什么,一提起吴厘子,她的内心就这般兴奋,如果再把自己与他联想在一起,就会不自主的害羞脸红,就像自己心里的什么诡秘计划被别人打探出来一般忐忑不安无地自容。

  她吞吐着说:“我们吴总自是有这种为全局发展考虑的目光,我也能够说服他,我们两家定会合作成功。”

  有的时候两个人一起赶路比一个人要好,两家合作贺一航自是赞同。

  看着眼前羞涩得面若桃花的薛倩,他还是想戏弄几句:“哎,我就是结婚早了,现在的女孩子真是才艺双全,既有容貌,又有智慧,还有能力,就像你这般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呢?吴厘子也不会例外。”

  薛倩的脸更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