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努力的草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窃听

努力的草儿 红春卓 2128 2019.07.20 13:25

  很快刘喜辉到了地方,他说着感谢的话,下了车。

  短暂的十几分钟路程,虽没有探到太多的信息,但也不能说一无所获,最起码在这一环节里,刘喜辉知道了两件事,第一,这男子与胡医生绝非什么多年好友,多年好友不会连见面都这么困难,也不会到了家门口都不上门进屋。第二,他知道了男子住在九州。

  这么短的时间内,从一个陌生人口里,能够了解到这些已经不错了,况且知道了住处也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并可以顺藤摸瓜。

  第二天一早,刘喜辉便来到九州小区,在停车场里面巡视起来。昨晚他已经记住了男子那辆斯巴鲁的车牌号,此刻刘喜辉轻易的就从那一排停着的车辆中找到了它。

  多年的保安工作让他练就了快速识人认车的本领,这也叫做职业素养。

  刘喜辉偷偷的等在一旁。

  过了一会儿,昨晚那名男子果然来到停车场,他上了车,将车启动开走了。

  刘喜辉带上安全帽,骑着他的电动车一路跟随,最后看到斯巴鲁开进了利民制药厂。

  刘喜辉有些明白了,这男子若是制药厂的职工,找胡医生无非也就是为了卖药。药厂和医生之间的事儿,想想也就明白了。

  刘喜辉吹着口哨,一路飞奔到家。

  开始施展他的厨艺。

  葱姜蒜,八角,桂皮,枸杞,参片儿,鸡腿肉水焯,过油烹煎,填汤小火慢炖。到了中午时分,一锅香喷喷的鸡汤便熬好了,他装入保温饭盒,带到了医院。

  在医院大门口时,刘喜辉又看到了那辆斯巴鲁,安静的停放在门前的空地上,银白色的车身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刘喜辉来到儿科病房。

  皓皓已有所好转,何淑惠在医院守了一夜。

  刘喜辉递上鸡汤。

  “皓皓得的是胃肠感冒,现在暂时还吃不了油腻。”何淑惠一边抖动着鼻翼闻着着,一边惋惜地说。

  “皓皓不能吃,你吃吧,照顾病人可是体力活,辛苦着呢,可别把你身体再弄垮啦。”

  何淑惠一夜没睡好,已是疲惫,此时正需要这样一碗营养滋补汤,她丝毫没犹豫,一口气喝下了两碗汤,又吃了一些鸡肉。

  还剩下半壶,刘喜辉拎着来到了胡医生的办公室。

  “胡医生,中午还没吃饭呢吧?我在家熬了鸡汤,给你拿了一些,上了一宿夜班儿可得补补。”

  胡医生交待完手上的患者,正要下班,她笑着收下了鸡汤。

  胡岩在前面走,刘喜辉偷偷的跟在后面。

  在二楼楼梯处,胡岩果然遇到了昨晚的那名男子,二人一同向前走,刘喜辉远远地跟在后面。

  到了一楼,胡医生直奔大门而去,而那名男子却并没有出医院的门,而是去了一楼的消化内科。

  刘喜辉躲在远处观看,那男子进了消化内科医生办公室,在里面待了好长时间,直到下午上班时才匆匆出来,刘喜辉尾随着他一路来到了停车场。

  “这么巧,又见面了。”刘喜辉主动打招呼。

  男子一愣,继而反应过来:“家里什么人病了?多久才能出院啊?

  “同事家的小孩子病了,昨晚入的院。”刘喜辉答应着。

  刘喜辉径直奔着男子的斯巴鲁而去,男子这次似有不悦:“你还是要回庆东吗?我不顺路!”

  “哦,我不回庆东,你随便把我拉上大路,看哪有药店把我放下,我去买点药,这医院开的小儿清热散太贵了,我出去看看有没有便宜点儿的。”

  “我劝你还是别去了,外面药店和医院里都是统一零售价,不瞒你说,我就是这个小儿清热散制药厂的职工。”男子爽快的说。

  “唉,还是出去撒么撒么吧,能便宜点儿就是点儿,住院本就花了一大笔钱,护理患者又耽误了工作,能省些就省些吧。”刘喜辉说得可怜,男子就把他拉上了,在前面大路一处药店前把他卸下了。

  刘喜辉执意要搭乘男子的车是另有原因的,他昨晚已经上网查到小儿清热散是利民的主产药品,他以此为借口才能有蹭车的理由,这次蹭车,刘喜辉做下了两件事,第一,他记下了车内放置的挪车电话号码。第二,将窃听器成功放在了门内侧座椅下面隐蔽的地方。

  回去后刘喜辉找到在移动工作的同学,查了那个挪车电话号,得知机主叫江洋。

  几天的监听内容很乱,听到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有工作上的,有跟同学闲聊的,有跟朋友约酒吃饭的,还有跟女人扯暧昧的信息。大多数情况下都处于安静的状态。

  这天刘喜辉听见监控器里,江洋给吴医生打了电话,两个人约定下班以后见面。

  到了傍晚时分,刘喜辉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胡医生,没有办法呀,药品成本现在涨的严重,你们医院药价也不提,没有办法再给你加提成了。”江洋无奈的说。

  然后传来了胡医生的声音:“我们医院儿科用你们的小儿清热散已经很多年了,相比较之下,我们更愿意选用六合的产品,他们的进价比你们的便宜,而且作用效果也都大同小异。”

  “这样吧,我先把这两个月的加成给你清算出来,后面的事我们再协商,能合作还得继续合作啊,你也做做院里工作,看能不能把价提上来……”江洋委婉的说。

  监听器这边的刘喜辉一阵兴奋,终于找到了胡医生与医药厂勾结的证据,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将监听器拿回来。

  夜长梦多,他很怕这个监听器被江洋发现,事情败露就不好办了,当务之急是要把他成功的取回来。

  事不宜迟,刘喜辉第二天一早就来到了九洲小区,等候在停车场。上午八点多江洋从楼里走出来,刘喜辉迎上前去。

  “怎么又是你?你跑到我家门前来蹭车?”

  “不不,那哪能呢?我这些天,把小区的门卡弄丢了,怎么也找不着,我想是不是那天坐你车的时候掉到你车里了呀?”刘喜辉编造的借口。

  江洋打开车门。

  刘喜辉进入车里找了起来,他在座椅侧面一翻,找到了一个淡蓝色的门卡,举起来给江洋看:“果然是丢在这里了。”

  刘喜辉揣起门卡走了。

  当然他也乘江洋不注意的时候成功把窃听器取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