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努力的草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坠楼

努力的草儿 红春卓 3835 2019.06.25 10:03

  这物体是六楼12岁的男孩儿尹洋洋,此时他微闭着双眼,嘴角渗出一丝血迹,俯卧在那里一动不动。

  众人慌了手脚,不知该怎么办,有人上去试探鼻息,有人试图给他做人工呼吸。

  薛倩提醒大家,坠楼的人不能随便乱动。

  很快,洋洋的母亲跌跌撞撞地跑下楼来一把扑了上去,放声大哭,哭声悲天悯地,家里的亲戚也陆续赶到,洋洋被送去了医院。

  看着奄奄一息的洋洋,刘喜辉很心痛,怎么会是洋洋?怎么偏偏就是尹洋洋?那可是出了名的好孩子,是令许多家长羡慕同龄人嫉妒的孩子。

  刘喜辉的记忆里,洋洋确实是个出色又特别的小孩。

  五岁那年,洋洋与小伙伴们在小区里玩,假山堆成的人工湖里有放养的金鱼,淘气的孩子们用网捞捞起金鱼捏玩。洋洋在这群孩子中最小也最安静,他试图阻止伙伴们虐玩金鱼的行为,但小小的他看上去力不从心,只好把躺在地上的金鱼一条一条地拾起放入水里。

  尽管许多鱼已经死了,可他还是小心翼翼地用小手捧着它们的尸体投入湖中。

  刘喜辉训走了淘气的孩子,问洋洋:“你为什么与他们不一样?”

  洋洋脆生生地答:“小鱼也要回家,妈妈找不到会着急。”

  七岁的时候,洋洋与小朋友们在操场上嬉戏打闹,洋洋在前面跑,后面一个孩子追,大概是在玩儿警察抓小偷的游戏。

  跑着跑着,洋洋没留神脚下的石子重重的摔倒了,膝盖被石子磕破了皮,血殷殷的流出来,追他的那个孩子不知所措,吓得哭了起来。洋洋却安静得不哭不闹,小伙伴们围了上来,还以为是洋洋欺负了追他的那个孩子,几个家长见状走过来也奇怪,受伤的不哭,没受伤的反倒哭个不停,家长们七手八脚帮着擦血、消毒、缠纱布,整个过程洋洋没喊一声疼。

  再大一些的时候,刘喜辉看到了一个忙碌的洋洋,勤奋刻苦的洋洋每日奔波于各类辅导班、特长班,他小提琴的袋子是天蓝色的,他绘画的画板是墨绿色的,他每晚六点要从英语学习班赶去奥数班,周六周日从来不是什么休息日,而是他艰苦奔跑的时刻,一项又一项的荣誉被他拿下:

  青竹杯书画大赛一等奖。

  城市晚报特约小记者。

  市少儿电台优秀节目主持人。

  市优秀少先队员。

  省十佳少年。

  几天后,医院里传出消息,洋洋没有抢救过来。

  多么令人痛心的消息,一个优秀的少年就这样殒逝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洋洋为什么会坠楼?意外还是自杀?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能说清楚,没有预兆,没有提示。

  洋洋母亲目光呆滞的近乎空洞,陷入了无止的悲痛中,口中不停地喃喃着:“怎么会呢?怎么会呢?他昨天还说要吃我做的荞麦面呢。”

  对于洋洋的死,洋洋的母亲更没什么可解释的,她甚至都不相信洋洋已经走了,没有遗书,没有不满,没有争吵。一切都是静俏俏的,洋洋就这样走了,他书桌上还放着第二天准备送给同学的生日礼物,他床头上的琴谱还翻开着。

  发生了这样的事,几天来庆东二号都沉浸在悲伤压抑的气氛中。尤其是刘喜辉,他是看着洋洋一天天长大的,洋洋出了事对他也是巨大打击。他每日昏昏沉沉心里空空的,好像病了一般无精打采。

  夜里12点。

  刘喜辉去巡逻,走至湖心亭处。突觉气氛异常,主干路上的灯忽明忽暗的闪烁起来,甬路里面漆黑一团,茂密的树丛在暗夜里看上去像鬼怪的魅衣,仿佛稍不留神,精灵就会从里面窜出来。风吹得树叶沙沙响,树冠轻摇,地面上树影奇形怪状地变幻着形状。。

  夜,静悄悄的,人们都已经睡去。在这个静谧的空间里,或许还有某种东西存在着,它就挂在树上,飘在风里,荡漾在水面。你侧耳倾听,它就能传到你的耳朵里;你仔细查看,它就能印入你的眼帘;你苦苦寻觅,它就能随着呼吸进入到你的身体。

  刘喜辉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心里有些害怕。

  忽然,他听见前面的亭子里似乎有哭泣的声音,那声音很微弱,断断续续,有点儿像风声,又像流水声。他竖起耳朵仔细的聆听,却又是人的哭声。

  他循着声音找去,树丛里石街亭的椅子上坐着一团白花花的东西,那东西外形轮廓看上去像人,却是没有头的,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刘喜辉的内心恐惧到了极点,撒腿便跑,谁知发软的双腿却不给力,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刘喜辉吓得趴在地上起不来。树丛里的哭声停止了,刘喜欢眼看着一团白雾一样的东西从眼前一闪便不见了。

  夜,又恢复了平静,天上星光闪闪,一轮弯月默默地挂在那里。刘喜辉的内心却不再平静,他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失魂落魄地回到了保安室。

  刘喜辉没有把见到的事告诉别人,可下一个时辰的巡逻打点,却再也不敢出去了。他让同事贾三去巡逻,他留下来看守。

  贾三走后,刘喜辉一个人在屋,他还没有从刚刚的恐惧中摆脱出来,坐在椅子上胆战心惊时刻保持警惕。

  一阵风把门吹得大敞开来,刘喜辉惊出一身冷汗,忙跑过去把门关死,锁好,用椅子顶上。

  刚刚坐下来,又听见窗子外面有声响,似乎是敲玻璃的声音。响了几下又没了。

  刘旭辉很害怕。他一手握着电棍,另一只手拎着铁钳,准备随时进行一场搏斗。

  片刻的功夫,那嘻嘻嗦嗦的怪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一次,刘喜辉借着屋内的灯光,看见外面有一个影子在晃动,刘喜辉的心激烈的狂跳,仿佛要跳出胸膛,呼吸也急促起来,他迅速的在屋里环视,寻找着能够藏身的地方。

  不想,外面响起了一阵更激烈的敲门声,与此同时还传来的一句话:“睡死了吗?,快开门!”

  刘喜辉一听是贾三的声音,忙拿开椅子把门打开,让他进了来。

  没等刘喜辉说话,贾三却颤抖着说:鬼!鬼啊!这小区里有鬼!”看着他惊魂未定的样子,刘喜辉心里更加恐惧了,这证明不是他眼花,贾三必定也看见了什么。

  贾三喘着粗气,磕磕巴巴地说:“一团……黑乎乎……毛茸茸的东西,在眼前一闪就没影了。”

  刘喜辉心想自己看见的是一团白东西,贾三看到的却是黑的带毛的,原来这鬼怪确实是会变形的。

  一时间,庆东二号闹鬼的事情越传越邪乎。

  到了晚上,人们早早的回到屋子里,操场上,园区里再看不到休闲锻炼的人们。

  可是夜晚工作的刘喜辉却不能逃避,他依然要每个小时打点巡逻一次,一到午夜时分,分外难熬。

  这晚的巡逻工作进行的很艰辛,以前是一人一次轮流着去,可现在是谁都不愿意去巡逻。刘喜辉与贾三商量后,决定两个人一起去,人多相互壮个胆儿,有什么事情也能一起处理。俩人一人拿着一个警棍,刘喜辉拎上大号手电筒。

  “把这个带上!”贾三扔给刘喜辉一串桃木手链,刘喜辉丝毫没犹豫,拿起就戴在了右手腕上,心想这东西说不定比武器都管用呢。

  两人在园区里走了一圈,依照打点路线打了点。经过湖心亭时两人格外紧张不敢有一丝一秒的停留,慌慌张张地走过。

  这次还好,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就在要到保安室门前时,两人却同时惊呆了,心不由得又悬了起来。

  保安室的门大开着,里面黑黑的,没有亮灯。可两人记得走时,明明是开着灯关好了门的。难道有什么人来过?两人向四周看看,连个人影都没有。谁会在这深更半夜的时候来保安室呢?来了为什么又把灯关了呢?

  两人吓得的不轻。

  不敢回屋。

  也不敢在外面待着。

  刘喜辉打开了手机评书。让声音充斥着周围的静谧与不安。

  好不容易捱到了天明。

  陆续的小区里也有居民看到了怪东西,人们说那是洋洋的魂魄。

  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还没遇见这么奇怪的事情。刘喜辉以前从来不信什么鬼神,可这次不得不令他把以往的信仰打碎。他没有见过鬼,真想亲眼看看鬼长成什么样,想亲口问问鬼平日里是怎样生活的?虽然害怕,却又感到那样好奇和刺激。

  他跟随着自己的心走,在无边无际的森林里畅游,四中是黑黑的树丛,亦或有几只鸟儿的啼叫。看不清路,只是随意的走。刘喜辉忽然觉得眼前一亮,似乎闻到了一阵芳香,他追随着这亮光而去,来到了一处平坦开阔的地带。几株高大的树木将一块空地围成了“几”字形,一张长形木椅放在其中,刘喜辉仔细一看,发现这不是何淑惠在小区里的隐秘空间吗?

  他走近“几”字中间,发现长椅上躺着一个人,他以为是何淑惠,心想黑黑的夜里她怎么睡在这里了,刚要过去把她叫醒,椅子上的人却忽然坐了起来,刘喜辉看清了这人的面孔,不由得大惊失色。

  这人居然是尹洋洋。他不再是以往的长裤t恤打扮,而是一挂青灰色长衫,将瘦弱的身躯围裹得像一棵挺拔的大树,他低垂着脸孔,神色凝重。

  “洋洋?你怎么在这里?你妈到处找你呢!”刘喜辉急切地说。

  “我已不是什么洋洋,我是慕容公子。”

  刘喜辉这才想起洋洋已经死了,心中一惊,忍不住问:“快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洋洋却不再说话,他的脸孔越来越模糊不清了。良久才又发出声音:“我来找你是有事的,你告诉我妈,我去了一个很好的地方,那里四季如春,天是蓝的,水是甜的,风是香的,没有寒冷,没有黑暗。告诉她不要再四处寻我,她若再纠缠,我连那个地方也待不了了。”

  刘喜辉听的迷迷糊糊,觉得周身一阵紧似一阵的寒冷,他不解地问:“你为何不亲自告诉她?”

  对方一阵冷笑:“现如今她处于混沌的世界,与我无法相通,我也是借助于那枚书签才找到你的。”

  提起书签,刘喜辉想起来,多年前洋洋遗忘在操场上一个笔记本,他捡到这个本子,还回去的时候,里面掉出了一枚书签,洋洋把这枚书签送给了他,表示感谢。

  “走,我送你回家!”刘喜辉走过去拽起洋洋,试图把他领出树丛,却发现洋洋的身体很轻,衣服里面似乎什么都没有。

  对刘喜辉的突然靠近,洋洋很恼怒,他面目变得十分狰狞可怕,身子不断的颤抖摇晃,最后竟变成一滩灰色的青泥躺在地上。周围的树丛瞬间变成了呲牙瞪眼的妖魔,他们咆哮怒吼着冲向刘喜辉。刘喜辉吓得撒腿就跑,一面跑一面大喊:“来人呐,救命啊!”

  刘喜辉挣扎着,一着急,清醒过来,眼前保安室内监控屏还在闪烁,方知刚刚做了个梦。

  躺在那边的贾三问:“怎么还喊上救命了?梦见什么了?”

  回想起梦中的情景,刘喜辉也是一身冷汗。

  东方已经泛白,远处传来鸟儿的啼鸣声。天亮了。

  刘喜辉收起简易床架,正准备洗漱打扫,忽听得外面一阵吵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