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努力的草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绿地清理之毒蛇

努力的草儿 红春卓 2308 2019.06.21 08:53

  工作再难也得进行,清理工作继续。

  B3楼靠近小区东侧位置,侧面一片空地已被一单元101住户用木栅栏围了起来,栅栏上爬满了山蔷薇。

  101住着一对70多岁的老夫妇,老头儿姓黄,这片地他们已经种了十年,茂盛的葡萄架已成棚,棚下放着一把摇椅,豆荚竿整齐地歪向一侧,辣椒苗零星地开着小花。

  “动手!”薛倩一声令下,人们翻过栅栏开始拔苗。

  “啊!”小陈一声尖叫,

  “有蛇!”

  与此同时,人们看到有血从他的手上流下来,他旁边的葡萄树上盘着一条棕灰色后背带花纹的蛇,正瞪着眼睛,呲着牙竖起一尺来高,众人一阵惊叫,纷纷撤了出来。

  “这里还有一条!”有人惊呼。顺着声音望去,大家发现在菜苗下层土地上盘踞着一条吐着信子的蛇。

  再没人敢靠近这片菜地了。

  薛倩一面联系救护车把小陈送去就医,一面吩咐大家提醒来往路人小心。

  正要报警,突然听见一阵奇怪的哨子声响,这声音时高时低,时缓时急,听起来既没有调子也没有节奏。大家发现声响是从101室传出的。

  这时从里面走出一位头发花白身材挺拔的老者,刘喜辉知道他就是老黄头,这声音就是他用哨子吹出来的。他吹着哨子把手中提着的竹笼放在地上,十多分钟后,菜地里的两条蛇爬了出来,乖乖的钻了进去。他提起笼子,冷笑道:“这是我养的贪吃蛇,专门收拾坏人的。”

  “你竟然在住宅区里养蛇,你的蛇咬了人了,你得负责!”薛倩冲他喊道。

  “我养蛇为看家护院的,你们不擅自闯入,它怎会咬你?没办法,听说这小区里的保安打人,我只好用它们正当防卫,都说蛇是冷血,我看有的人比蛇还狠毒。”

  老黄头收起了蛇,薛倩一行人再次进入栅栏准备铲地,老黄头梗着脖子喊:“你们还想再咬伤一个?”

  众人呆住。

  老黄接着说:“这蛇是黑眉锦,虽然无毒,脾气却不好,你们还敢来招惹它,找死!这菜园你们休想除掉,来一次我放蛇咬你们一回,医药费我出得起。”

  薛倩苦苦相劝:“大爷,这地是小区住户集体所有,不是你一个人的。”

  老黄歪着嘴角:“地虽不是我的,可上面的东西是我的,生杀硬夺和土匪有什么区别?”没等薛倩说话,老黄突然语气一转:“我并非不通情理之人,也不是要占着地不放,地里的蔬果已经发了芽,长势正好,怎么忍心毁了它,这样吧,让我再种一年,明年我肯定给你们把地腾出来。”

  薛倩犹豫了,心里有那么一瞬间柔软下来,几乎马上就要答应了老黄的请求。转念一想,不行!做事不能没有原则,既是统一要求,就不能搞特殊。

  “我们不能给你开这个先例呀,若照顾了你,其它的地就没法清理了。”薛倩还是冷冷的回。

  老头“哼”了一声,提起装蛇的竹蓝,打开栅栏小门走进去,在葡萄架下的摇椅上坐了下来。他吹着口哨自顾逗着蛇玩,那蛇听着他的哨响,在笼子里盘旋,盘旋,时而竖起头来,时而“噌”地一跃,像是在表演什么技能,薛倩他们看的目瞪口呆。

  薛倩还没想好该如何处理老黄头这事儿,电话响了,是吴厘子打来的。薛倩一看这个号码,心便狂跳不止,她把吴厘子的电话号备注成了“小乖”,她多么希望他是自己的永远的小乖,只听她的话,只想着她,只在乎她一个人的感受。

  “听说你在搞什么绿地清理?黄老家的就那样吧。”吴厘子冷冷地说。

  薛倩一下掉入了冰窟窿,她颤抖着声音说:“吴总,不能停啊,这项工程已经完成了80%,很不容易,不能前功尽弃了,再说不铲他家的怎么向其他的住户交代啊!……”

  没等薛倩说完,吴厘子急迫地训斥:“我说薛倩,你做事情能不能转个弯儿,你只考虑你自己的脸面,就没想过我这张脸往哪儿放?老黄头的儿子是市工商局局长,人家开口了,我能不给这个面子吗?驳了人家以后还怎么见面,还有咱们的路吗?再说了,这也不是修路建桥,拆迁盖楼的大事,一点子菜种就种了,绿不绿化的有什么区别,劳民伤财做这样一件事,有意义吗?”

  薛倩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她再听不清吴厘子说了什么。

  工作暂时停止,一行人撤了回去。

  老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薛倩步伐沉重。工作不顺,住户恶言她都可以忍受,唯独受不了吴厘子的冰冷,他的不支持,不认可令薛倩泪崩,难道费劲心力做的这项工作真的无意义吗?吴厘子话语中已经表达了不满,该怎么办?

  痛定思痛,薛倩还是决定继续做下去。

  因为她是薛倩。

  是能经受住风雨打击和考验的人。

  是不会随便妥协的人。

  更是个不畏艰难的人。

  现在停止无疑是在打自己的脸,那些已经被清理的住户定要找她理论,非得把她撕碎了不可。她宁愿倒在正义的枪口下,也不能被别人责骂的吐沫淹死;宁可被老黄放蛇咬,也不能让其他住户撕。就算吴厘子不满意,就算她离开顺平,也要将这块儿地的事儿办好。

  这是原则。

  是一个人立于人前的根本,也是一个人行走的标签。

  薛倩找到老黄:“地我是一定要拿下的,你找谁都没有用,就是让蛇咬死了,我也得先把地清出来,它在那里一天,我便没办法在这里立足。”

  老黄阴着脸,他看出了眼前这小丫头片子是豁出去了,不会管谁是谁了,他斜着眼剜薛倩:“就这么重要?非拿下不可?连命都不要了?”

  “是!”薛倩斩钉截铁的说。

  她把这项任务看的很重,如同上战场般,颇有视死如归的气节。

  老黄语重心长的说:“年轻人做事要学会留余地,不要把自己逼上绝路,有些事换个方法路子就通了。”

  薛倩仔细琢磨着老黄的话。

  半晌说:“你看这样行不?我在北山采摘园儿那里给你租块地,负责把你的苗木完好移栽过去,这是我能做的最大让步了。”

  老黄想了下,无奈点了点头。

  于是薛倩再次自己掏腰包,租地、雇人,把老黄的菜苗移出了庆东。

  地总算是收回来了,大家商议怎么绿化才好。

  望着这来之不易的成果,薛倩感慨万千,她要把庆东二号变成绿色住宅区,把这里的绿化做得史无前例的好。哪怕自己掏钱也要做。

  就是这么犟。

  她要把老黄那块儿地变成花海,种花儿,种万紫千红的花儿,种牡丹,种波斯菊,种鼠尾草……

  正构思着,忽听“砰”的一声响,自楼上掉下一物体,正砸在老黄的这块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