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努力的草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破案

努力的草儿 红春卓 1867 2019.07.08 21:21

  也不知过了多久,刘喜辉被人推醒了,看见贾三蹲在地上,吃惊望着他。

  “干等也不见你回来。你怎么还睡在这儿了?发生什么事了?”贾三急切地询问。

  “吓死我了!一团……毛茸茸……黑乎乎的怪兽就在我眼前,张着血盆大口,支着獠牙,一下蹿起两米高扑过来咬我。”

  刘喜辉缓了口气,挪动挪动身子:“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是不是被它咬伤了?”

  “黑乎乎……毛茸茸,看来真是不好了,事不宜迟,明天就领你去我叔家。你这是体虚,阳气弱,招了东西,你记得上次我也看到一个黑乎乎,毛茸茸的影子,后来就是我叔使了法术,我就好了。”

  贾三把刘喜辉扶起来细细查看,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手上略擦伤了点皮,可能是倒地时擦伤的。

  两人回到了保安室。

  下了夜班,贾三便领着刘喜辉去了下山台他叔家。

  这是一个城中村。

  紧靠着村边大道上一处气派五间大瓦房,房子的外墙上贴着彩色的瓷砖,院落里整齐干净,两侧的土地上种着茂盛的蔬菜。进了大门,到了内院,在靠近内门的菜栏边一个大大的花池子,里面种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微风拂过,花朵随风轻轻浮动,阵阵香气扑鼻而来。

  进了屋,外门上方贴着一个黄色的大符,再向里面走,走廊和内间的门上也都各自贴着符条。屋内烟气缭绕,室内的地面未经镶嵌过,是泥土地,有一股潮潮的泥湿味儿。

  贾三的表叔身穿着蓝布小褂,头戴平顶西瓜皮帽,一副圆镜片的眼镜卡在鼻梁上,鼻子下方还留着一撮山羊胡,屋里没有别人。贾三他叔未曾婚配,这些年来一直一个人住在这里,依他的话来说,他并非人类,是不能与人同住在一起的。

  贾三与他叔耳语了一阵,他叔神色凝重的看了看刘喜辉,严肃的说:“小伙子,你确实招了不干净的东西了,最近家里死了什么人没有?”

  “几年前我父亲没了。”

  “最近他有没有托梦给你?”

  “没有。”

  他叔冥想了一下又问:“那你鬼节烧纸了么?”

  “没有。”

  他叔抬起眼睛,又将刘喜辉细细的端详了一番:“你爹生前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你遂了他的愿就好了。”

  要说老人家能有什么遗憾?也就是没有看到刘喜辉娶妻生子抱孙子。可是八字还没一撇呢,怎么随愿?

  他叔又说:“这样吧,我去会会他,看他究竟是什么要求,想干什么?”

  刘喜辉瞪大了眼睛。

  “不过你得借我一点血用用。”他叔说着拿起刘喜辉的手指,用银针噗的扎了一下,随着刘喜辉的一声嚎叫,瞬间冒出一汩血,他叔将血挤到碗里,又到了黄酒,拿出一张黄纸开始画符,符画好后,他让刘喜辉去外面等。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刘喜辉又重新进到房间里来,看见画的那张黄符已经被血水浸透,上面还飘着点点香灰。

  他叔叹了口气说:“你爹生前是个健将,死后做的是巡案差事,我没能与他会上面,但是也了解到了他的意图,他是嫌住的地方不舒服啦,你想想办法给他迁移迁移,换一个大点的宽绰一些的墓地吧。”

  刘喜辉不由得暗自惊讶,他的父亲死后哪有什么墓地呢,火化后骨灰也没有办理寄存,现在就放在他们家阳台储藏室的一个米箱里。

  刘喜辉不得不佩服他叔的能耐了。

  临走时他叔又送了三粒小药丸,告诉他每晚服一粒,连服三天,主要是增加阳气,趋鬼降魔的。

  刘喜辉回到家后,按照嘱咐每日服下药粒儿,并且琢磨着怎么给父亲在芳草人家买块墓地,那里环境优美,墓穴宽阔,是有名的豪华阴宅,不过这得需要一大笔的钱,刘喜辉无处寻弄,愁眉不展。

  这日,他正寻思怎么向亲戚借点儿钱。郭顺子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破案了,破案了,小区盗窃的案子破了。”

  刘喜辉和贾三不约而同的望向他:“快说说怎么回事?”

  郭顺子讲述了事情的原委,有一户业主觉得家里的情况不对,便安了监控,看到的画面简直令人难以想象哭笑不得。

  在人们都睡着的夜半时分,从窗子爬进来一大一小两只棕色的猴子,它们蹑手蹑脚地在房间走动,很自然的打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吃的,在发觉有人出现时,它们居然会隐藏,躲在窗帘后,角落里,没人时再迅速地翻出窗外。

  在人类的住宅区里怎么会有猴子呢?大家禁不住一团谜惑,难道猴子从动物园跑出来了?还是从附近的山里溜出来找吃的,大家猜想一定是山里缺少食物,猴子饿了。

  经过彻底调查,原来这猴子是A区一户人家养的,现代人喜欢养宠物,已经不局限于猫狗,而是包括了蜥蜴、蛇、乌龟、昆虫,如果允许,他们恨不能要养上一只老虎和熊猫。

  这户人家养猴子,知道猴子是国家保护动物,不允许私自饲养,轻易不将猴子放出来,但是猴子焖啊,它们常常会在夜里或是白天家里没人的时候,打开窗子溜出来玩儿,在小区的树丛里蹿跳,摘果子吃。

  刘喜辉半信半疑,回想起七月十五那晚确实恐怖至极。他将那晚的监控调出仔细观看,果然发现在树间跳跃着两团黑影,再细细欢看果然是猴子。

  小区失窃风波渐渐平息的了。

  刘喜辉为父亲买墓地的事也就放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