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努力的草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尴尬之声(一)

努力的草儿 红春卓 1853 2019.07.02 12:40

  天气热了。

  刘喜辉换上了夏季工作服,天蓝色的短袖衫,肩上配着两个徽章,说实话刘喜辉觉得这衣服真是丑透了。

  保洁员们则是清一色的白色短袖衫配黑色长裤。

  不管干什么工作,要的就是个精气神儿。

  薛倩从刘喜辉身边路过。看着他身上的工作服:“你这衣服究竟是什么颜色的?”

  “淡蓝色的,”刘喜辉边回答边低头往自己的身上看了看。

  “怎么一点儿蓝色的意思都没有?看上去又不是白的?”薛倩疑惑的问。

  “洗的次数多了,掉色严重。”

  刘喜辉接着补充:“这衣服已经穿了两年,夏季衣服又得天天洗。”

  “哦。”薛倩顿了一下:“换新的吧!”

  “是只给他一个人换还是都换?”小陈问道。

  “这还用问吗?当然都换。诸如这类的问题,以后想想再说。”薛倩明显不满意小陈这个提问。

  薛倩冷着脸走后,几个保安员炸开了锅:

  “行啊,没白跟领导套近乎,换新衣服了,我们也跟着沾了儿光。”贾三兴奋地夸刘喜辉。

  “一身儿狗皮有什么可炫耀的?得想办法给咱们涨点工资才是正事,挣得太少了。”郭顺子淡淡地说。

  贾三也回过味儿来:“就是,人家保洁有奖金,每月比咱儿多挣八九百呢,咱们人少活儿多,还什么也捞不着,就干耗。”

  “有意见有想法,你们提去呀,在这儿暗地里捣鼓有什么用?”刘喜辉提高了音儿。

  “我们哪敢说,跟人家又不好,还怕丢了饭碗呢!虽然挣得少,但现在人这么臭,闲人到处都有,你不爱干,有的是人干。”

  刘喜辉不傻,他知道涨工资的事非同小可,可不是随便提的。哪个老板愿意听涨工资的话?干活的时候怎么都行,一提到涨工资加奖金,脸立马阴下来。

  可是刘喜辉还是想试一试。因为他想彰显一下与薛倩的不寻常关系,他也很想知道薛倩是不是对他另眼相看,他想知道自己在薛倩心中是什么样的位置。

  这涨工资的事儿还真不是说提就能提的,得瞅准了时机,刘喜辉私下里等待这个机会。

  他去物业办公室,把保安们订的衣服号码报上去。

  “你穿多大码的?”小陈问,

  刘喜辉自豪地说:“我是标准的175码。”

  小陈笑道:“175还算标准?185才正经的标准身材呢。”

  “哎,不管怎么说,也是五尺高的汉子。”刘喜辉自嘲道。他偷瞄了薛倩一眼,薛倩正低头写着什么,看来是没有关注他二人的对话,刘喜辉尴尬的心情才稍有所平复。

  刘喜辉突然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便接着说:“五尺高的汉子也养不了家口,工资太低!兄弟们都说减员后工作时间长了,钱却一点没见涨,这年头物价这么贵,低收入者是真难活呀!什么时候我们一月也能挣三千就好了。”

  听了这话,薛倩表面上镇静,内心却早已翻滚起来,心想,减员就是为了节省开支,若是给你们涨了工资还减什么员呢?

  虽然心里这样想,可是脸上还是微微一笑,说:“现在的物业工作才刚刚开始,还没见效益,不好和公司提加薪的事,等过一段时间稳定稳定的,干出成绩了,涨工资是早晚的事。”

  刘喜辉索性把话说透:“我们休息日的工作餐怎么算?”

  薛倩惊讶地问:“难道你们在家不吃饭吗?为什么向单位要饭?”

  刘喜辉认真起来:“我的领导,我们中午是没休息的,想回家得能回得去算啊,真要回家吃饭,那就得离岗了。以前机关事务局周六周日食堂是有伙食的,你们顺平的食堂,周六周日却是休息的,所以我们当班儿便没得饭吃,都是自己花钱买些面包泡面对付。”

  薛倩沉思了片刻:“周一到周五工作日,食堂有饭伙,而且是免费让你们吃,周六周日当班时的饭你们自己买着吃吧。挑方便快速简单的买,钱我给你们做加班,每顿按十元算。”

  刘喜辉内心一阵激动,这无疑是为保安队办了一件大好事。他迫不及待的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队友们,队友们又是七嘴八舌地把他一顿夸:

  “咱喜子出手果然不一般!”

  “喜子,你可真有两下子!”

  “薛倩就是怕咱喜子!”

  刘喜辉也沾沾自喜,心里乐开了花。自我感觉办了多大的一件事儿似的。

  薛倩让刘喜辉陪小陈一起去买制服,衣服很快就买回来了。

  大家高兴的聚在一起试穿,这时进来一个中年妇女,她走路带风,眉头紧锁,把门“啪”的一下推开,似乎酝着气:

  “向你们反映点情况。”女人把手包往桌上一拍,努气冲冲说道。

  “您说。”薛倩客气的笑着。

  “这两日高考,我家有高考的孩子,你们能不能管管那扰人的声音?”

  “我们已经贴了告示,几户装修的人家也已经停工啦。”薛倩赔笑讨好的说。

  女人犹犹豫豫,吱吱唔唔,张嘴又闭上,有些不好意思,吭哧半天,说:

  “装修是停了,可夜里……那声音……可真是要命!就算是刚结婚的年轻人,也不能整晚整晚的净做那事儿吧?弄得轰天抢地跟杀猪似的。我家还是个男孩儿,本来高考压力大,就睡不好,失眠。闹得他昨晚一宿没睡,今儿去考试不影响成绩才怪呢!若是因为这事儿高考受了影响,我绝饶不了他们。”

  大家面面相觑,怎么是这事儿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