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努力的草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不请自来

努力的草儿 红春卓 2030 2019.07.28 19:09

  通过与财务科长的一番谈话,刘喜辉隐约感到公益团的内部有问题,具体什么问题他却再了解不下去。

  想来想去,他决定要从另一个突破口进行,应该了解一下好人公益团的公益会员。

  正好庆东对面有一个卖肉小门店,奋斗几年创下自己的品牌——清月肉业,正是好人团的公益会员。

  刘喜辉去买肉,跟老板拉开了话。

  “我刚加入了好人公益团,听说你们店也是那的会员,他们最近都有些什么活动?有哪些公益项目要做?”

  几个店员正在做着打扫切肉的琐事,老板里里外外的检查安排着工作。听了刘喜辉的话,他似乎并不太感兴趣,看了一眼刘喜辉,淡淡的说:“这个我不太清楚,他们做什么活动,我也不了解,我就是每年把钱往他那儿一拍,他做什么公益项目,给我挂一个名,就算完事儿。”

  “做好事,也不想知道自己的钱都花在哪里了吗?”刘喜辉笑问。

  老板心不在焉的说:“生意都忙不过来呢,谁有心关心那些事儿。咱们公益团每次做公益电视台,新闻媒体,社会舆论都会大肆的宣扬,这是一个很好的广告方式,我只为宣传我的产品,要说做公益的好心,我还真没有那个思想觉悟。”

  “哦,那广告效益怎样?对你的产品销售真的有用处吗?”刘喜辉怀疑。

  “好处当然是有的,要不怎么能肯甘心出钱呢?不仅仅是能起到宣传的作用,因为做了公益,我们还会有其他的好处,工商税务也都有一定的减免政策。”

  老板放下手里的活儿,像想起什么似的说:“像我们企业有自己的目的也就入了,像你们这种互助的会员就没有必要参加。”

  刘喜辉听老板的话里有音,忙不解地问:“帮助别人,自己也有一个保障,这怎么不好了呢?看来你还是知道了什么呀?”

  老板犹犹豫豫。

  刘喜辉一再追问。

  肉店老板最后才吞吐着说:“听说公益团的财务账目管理很不规范,现在交着钱,说不定哪一天就互助不下去了,他们恐怕维持都很难。”

  刘喜辉内心仍有不解,还有这事儿?可是为什么从账目上看不出漏洞?他还是不明白。

  “可是审计都已经查过账了,没有任何问题呀。”

  “现在有问题的企业,哪一个能在账面上让人查出来?都有手段的。”老板嗤笑着说。

  下了班,刘喜辉拎着在肉店买的内蒙羔羊肉,又买了些青菜,还有一包草原人家锅底料,直接来到了公益团财务科长家。

  “上次喝了你的酒,这次我请客。”刘喜辉举着羊肉进了屋。

  财务科长对这突然来访显然未曾预料,还没来得及说话,刘喜辉便厚着脸皮动手洗起菜来,点了燃气,烧开了水,下肉,下菜,很快肉香味就弥漫开来。

  财务科长只能接受这未邀之客。

  一回生,二回熟,这回两人都放开了许多。

  吃到一半,刘喜辉神秘地说:“其实我今天来,有一事相求,看老哥能不能给走个后门,”

  科长疑惑。

  刘喜辉惆怅地说:“我这会员入得后悔了,能不能退出来?虽说只几百块的小钱儿,可也够吃几顿涮羊肉了,总比打了水漂强!”

  科长不解地问:“当初你那么急着入,入了不到一周又要退,为啥?按规定一周的犹豫期帐户内的互助储备金可以退,三十元管理费退不了。”

  尽管屋里再没别人,刘喜辉还是放低声音说:“我也是才听别人说,你们公益团内部财务混乱,都快维持不下去了,我寻思这钱投里就是个瞎啊。”刘喜辉把面条嘬得滋滋响。

  财务科长半晌没有言语,过了会儿低沉着声音说:“那些都是外面传言,哪就至于如此。”

  刘喜辉见科长有些松动,接着套诈:“人家都说你们公益团内部贪腐严重,会员的钱都让你们中饱私囊了,你又是财务主管,财务帐目上居然看不出手脚,财务工作做得真是厉害。不过据说你们内部已经乱了,因为分配不公,一些人员打算要去告呢,你这个财务科长可得有点思想准备啊。”

  科长的脸色果然不好看了,他猛吸了几口烟,把烟灰弹在空碗里,岔岔地说:“怎么可能公平?什么不是人家的?”

  刘喜辉见有所突破,忙继续编造:“上次审计局没查出什么来,我听说他们想去外地请财务高手……就是省里那个挺有名的公司,叫什么来的?……对……”

  财务科长的脸色更难看了,红褐色的脸膛变得黑胀,细密的汗珠从额头上渗出来,他颤抖着声音问:“你的同学是在审计?能确定真的还要来?”

  “那还能有假,这同学亲口跟我透露的。”

  这回科长显得很紧张,他愁苦着脸,向刘喜辉诉苦:“兄弟,我跟你说,我这财务科长当得有点憋屈,我是什么实惠都没捞着哇!看着收入不少,其实都不是我的,都得给人定期转出去。”

  “哦,还有这事儿?”

  科长狠了狠心,委屈地说:“那卢大鹏吃喝穿戴,包情人的费用全从公益团里出,我每月定期要给他国外的孩子打款,还要给他包的情妇打生活费。”

  见科长如此刘喜辉附和:“其实不用你说,明眼人也能看出来,几年不工作的人,还能住上高档小区里,买房买车,老婆孩子从头到脚的全是名牌儿。”

  科长惆怅。

  财务科长顾不上那么多了,把不满一股脑的都倒了出来:“他们把每年会员们交上来的钱全部投资出去,能挣一些钱。自己挥霍也就罢了,关键救助方面的审核也有猫腻,他们高兴了,什么样的救助都能给,若是不高兴了,你哭翻了天都没用。”

  刘喜辉内心一阵激动,他很高兴,该套的都已经骗出来了,他已经无需要再知道更多的情况了。

  火锅也吃的也差不多了,肉片儿已经捞得见了底儿,刘喜辉告辞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