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努力的草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拾金不昧

努力的草儿 红春卓 2812 2019.06.18 16:23

  没错,何淑惠最在意的是薛倩的看法,这件事会不会造成坏的影响?她担心薛倩会有所行动。她一直认为薛倩不会这样什么都不做,她从薛倩看似无关紧要的问话中察觉到了危机,薛倩的一双杏眼和唇边浅笑在何淑惠眼中却变成了狐猸奸诈,何淑惠不淡定了。

  第二天,何淑惠早早就来上班,她用抹布仔细地擦拭扶梯,等到人们陆续出门时,她已经把活儿干完一半。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拖完了地?”有住户热情地同她打招呼。

  何淑惠笑道:“醒得早,在家也是闲着,还不如来干点活舒展舒展筋骨。”

  这住户逗她:“你的工作精神都够评优标准了。”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这句话提醒了何淑惠,她想自己若是能有个什么称号荣誉之类的东西就好了。正琢磨着,看见四楼一女人正把家里不要的两双鞋子几个挎包丢在垃圾桶旁,女人走后,何淑惠把她丢掉的东西拾起来,鞋子和背包都很新,挎包的包装袋还套在上面。何淑惠端详着这两个包,她拉开了背包拉链,内部的构造格局也很饱满。忽然一个念头在她的脑中闪过,何淑惠用背包做掩护,快速地将手放入自己的裤兜儿,然后又自然地把手拿出,认真仔细地检查翻看起包包的暗隔和内层来,忽然,她停住了,把背包卷好迅速地追上楼去,敲门,四楼这女人开门露出半张脸来:“什么事?”何淑惠深吸了口气平稳下情绪,说:“这些是你刚丢掉的东西吧?”女人扫了眼何淑惠手上的包说:“是的,怎么了?”何淑惠解释说:“我在这背包里找到些钱,想必是你丢时忘记了翻看暗袋,我是来还钱的,”说着何淑惠递上一把钞票,其中有六七张百元红钞,一张绿色的五十元钱,二张拾元的,几个一元的纸币。女人很惊讶:“我昨晚收拾的时候仔细检查过了,不可能落东西的,”何淑惠肯定地说:“错不了,就是在内侧中间这个隔层里发现的,”何淑惠边说边指给女户主看,女人想了下说:“许是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太谢谢你了,这样吧……”女人从钞票中拽出一张红钞:“这张给你,算我的答谢,”何淑惠忙用双手把钱推了回去:“这可使不得,成了什么事?我若真想要钱就不送回来了,”女人看了何淑惠一眼:“你拾金不昧,这点子谢意是我自愿的,也是符合情理的,收下吧!”何淑惠突然扭捏起来,她努力了几次终于说出:“你若真想表达谢意不如给我写封感谢信,要是能再给物业送面锦旗就更好了,我能有这样的思想觉悟,都是平日里薛经理教导得好,您若感谢就谢她吧。”

  女人笑了,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拉长了声调说:“你们物业还真做了几件实在事儿,我可以送面锦旗过去,希望你们再接再厉,不要辜负大家对你们的信任。”何淑惠激动万分,无法形容此刻她心中的喜悦,她说不出什么话来,愣愣地给女户主鞠了个九十度大躬后转身冲下楼去。

  那日肖梅的话已经引起了薛倩的注意,加上平日里断续听到的一些消息,薛倩对何淑惠干私活儿的事基本知道了大概。她觉得是时候进行人员整顿了,况且她早就觉得物业的人员多工作过于松散,有了空闲才使得她们有时间进入室内干私活儿。薛倩要为公司节源缩流,减员也不乏为一项策略,她决定裁去三个保洁只留四个,每人负责三幢楼,何淑惠因为工作态度不端正,违反公司规定,被列入下岗名单之中。

  这天,薛倩召开物业全体工作人员大会,强调岗位责任要求,严明工作制度,尤其强调保洁员不允许工作期间接业主的室内清扫,发现一次便直接开除,她刚要公布解雇人员名单,这时自门外进来两个人,一进屋就把锦旗打开郑重地送给了薛倩:“你们物业真是为人民服务的好公仆,为你们有这样拾金不昧的人感到骄傲,为你们这种集体精神点赞,”大伙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弄懵了,紧跟着进来了那位女户主,手中拿着感谢信,她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薛倩不由得喜上眉梢,何淑惠?拾金不昧?这是物业难得的一项荣誉,也是公司今后发展的招牌,裁员的事得另当别论了。薛倩心是这样想着,她忙命人把感谢信贴在门外最显眼的地方,然后是与锦旗,与赠予人的各种照相。薛倩心里高兴,天降这么件大好事,这对她、对物业、对整个公司都是件好事,能为今后的宣传与发展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薛倩收起没有公布的名单,结束了会议。她庆幸还没有公布名单,她把何淑惠叫去了办公室。

  电工老许从外面进来,把刚买的瓜子糖块雪糕分给大家吃,边分边感慨:“这可是咱们物业前所未有的荣誉啊,值得庆幸,都沾沾喜气吧!”大家也不客气地吃着,心里明白,那日从楼道清理出的旧物品最后卖了一百多块钱,卖给了一个收旧家电的,钱是老许揣着的。

  老许分了一圈后,把剩下的瓜子糖果收起来准备拿走,刘喜辉提醒:“何淑惠还没吃着呢!”老许撇撇嘴说:“她啊,一会儿回家得好好吃顿喜儿才行,这点子玩意儿怎么能压得住?”老许接着说:“若不是有这件事,恐怕她这会子已经……”老许把后面的话咽下,而是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大伙也都明白,哈哈大笑起来。

  两日后,解雇名单还是公布了,只是没有何淑惠了,保洁裁去了老韩、老万和小赵,保安也减了两名,上一歇一变成了上二歇一。

  何淑惠因为给物业争得了荣誉,薛倩便高看她一眼,也暗自给她些许甜头,何淑惠为了感谢薛倩的关照,更为了与薛倩搞好关系,在休息日去薛倩家打扫卫生,薛倩给钱她不要,薛倩便给她加在了每月的奖金里。原来,送锦旗那日,薛倩把何淑惠叫去办公室,直言告诉原本是要裁掉她的,因为工作时间干私活儿实在说不过去,考虑到多方原因可以将功抵过,只是以后不可再犯错误了。何淑惠一激动,便把自己的困难告诉了薛倩。并且动情地说:“钱,我可以不挣,可这稳定的客户资源就白瞎了,这其实也是业主对我们的信任。”薛倩低头深思片刻,想出个好办法,可以以物业的名义完成业主的室内打扫工作,业主有这项需求先联系物业,再由物业统一派保洁员上门打扫,物业把钱挣到手,再以奖金的形式发放给保洁员,这样一来,何淑惠干同样的活儿挣一样的钱,却名正言顺了,也使室内清扫这项服务规范了,还为公司拓展了业务,开出一条新路来,薛倩想想都乐。

  桃红落尽,柳絮纷飞,这些自然的尤物最能引起人们的情思诗意,各朝各代的文人骚客借它们抒发情怀,它们也确实是现实世界里一大美景。可做着清扫工作人却不喜欢,清理它们是一项很费力的工程,由于减员何淑惠从负责六个单元变成了九个单元,为了多挣奖金她还接了许多室内清扫,以前是干半天闲半天,现在几乎全天停不下来,她渐感体力不支,从不午休的她这日午饭后来到了园林区,她钻进一处茂密的丛林,高大繁茂的枝叶将四周围得很严实,里面有张方形长椅,是她让刘喜辉偷偷放进去的。以前何淑惠经常来这个隐蔽的地方休息,工作时若见不到她的身影,十有八九是在这里偷懒呢。自从薛倩来后,何淑惠几乎忘记了这个地方,今天实在挺不住,她才又来在木椅上躺下。迷迷糊糊刚要睡着,却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

  “这里的环境很好吧?”这是薛倩的声音。

  一男人回应:“是不错,以后有机会我也在这买套房子,那样我们就能天天见面了。”

  何淑惠好奇,薛倩会和什么样的男人在一起,他们又是什么关系?何淑惠拨开枝条从缝隙向外看去,一看不要紧,直接令何淑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