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努力的草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中秋节

努力的草儿 红春卓 2295 2019.07.25 18:43

  秋高气爽,气候宜人,刘喜辉的心情也如同这秋日一般异常清爽。两次出手,旗开得胜,他也不忘总结经验,双方搏击,要想击中对方要害,一定要先知道他的薄弱之处在哪里,刘喜辉之所以能够得胜,强就强在他了解对方,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这天,是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月圆人和,万家灯火,团圆的日子,刘喜辉很想与薛倩一起度过,他试探性的问薛倩:“今晚你要赶回家和父母一起过节吧?”

  薛倩自从来了庆东便没了休息日,越是节假日,她越在岗位守着。

  “下班儿就得匆忙赶路,明早又要急着赶回来,不费这劲了,反正这些年我一个人在外面已经习惯了。”薛倩摆弄着物业办公室里的一串大钥匙,无奈地说。

  “这么个团圆的日子,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多冷清啊,下班不如去我家过节,我做几样拿手菜你尝尝,我母亲在饭店里做的五仁月饼,酥香可口又不腻,你拿些回去,留着平时当零食吃。”刘喜辉下了邀请,他表现的很自然,就像同事间拉家常那么随意的让一让。

  薛倩低下头笑了笑,似在考虑。

  没等薛倩回答,一旁的何淑惠不乐意了,她不喜欢刘喜辉在薛倩面前过分表现,每当看到刘喜辉讨好薛倩的那副样子,何淑惠心里都酸溜溜的又气又恼,气刘喜辉移情别恋,好高骛远,恨自己没本事,没能力让刘喜辉不去巴结薛倩,只围着自己转。人家薛倩毕竟是经理,各方面条件都比自己强太多。只能恨自己没能耐。

  看着刘喜辉深情注视着薛倩,何淑惠气不打一处来,明着干不过,也要嘴上痛快,她强忍住气,假装无意地笑道:“你们都是毛孩子,不懂,这中秋节是个团圆的节日,必须得一家人才能在一起,守着月亮团聚,这天晚上哪有与外人随便在一起的,你让薛经理去你家同你和母亲一起过节,那薛经理就得以未来儿媳妇的身份去了,不乱了套吗?不如让薛倩晚上去我家,我做几个好菜,我们姐俩在一处过节。”

  刘喜辉何尝不曾明白,中秋节邀请薛倩到家的意蕴,只是这样明晃晃的被何淑惠暴露出来,他只能假装不懂:“啊?还有这么多说道?我可没想太多,就觉得薛经理一个人过节太冷清了,没……没其他的。”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瞄着薛倩。

  薛倩的脸已经绯红,被何淑惠的直白羞得坐立不安。

  一个人过节,对薛倩来说不算什么,她其实很享受一个人独处的时光,觉得那是人生中最惬意的事。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读书,一个人听音乐,一个人运动,那是可以完全放松沉醉于自己世界的时刻,不用费力与别人拉话,不用在意别人的想法,也不必考虑别人的心情,一个人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呢?为什么在别人眼里就成了可怜的人?

  在中秋节团圆的时刻,要说薛倩想去哪,怎么过节,她其实也是有期盼的,要说想与什么人一起共度良宵,还真有这么一个人,这个人便是吴厘子,她是很想同他在一起像恋人一样黏腻的,除此以外,她不想与任何人在一起过什么节,通通都是在浪费她的时间。

  可是,人有的时候还得装作很随和的样子,表现得尽量合群,面对别人的热情邀请,薛倩即使真心不想去也不好拒绝得过于直接,她把那串大钥匙重新挂在墙上,淡然地说:“什么节在我这里都和平常日子一样,从来不特殊去过,反正我一个人在家也无事可做,要不晚上你们都来我家吧,大家在一起热闹热闹。”

  薛倩也就这么一说,她一个喜欢清静的人怎么可能把家变成聚会的场所。

  何淑惠自然也不能去,她晚上要陪皓皓过节。

  倒是刘喜辉暗自思量起来,既然薛倩不方便来他家,他去薛倩家也是完全可以的,关键他是真的想与薛倩一起喝茶赏月,共度这浪漫温馨时刻。他认为薛倩也是诚心邀请他的,是有意要与他在一起共度佳节的。

  到了晚上,刘喜辉显然已经按捺不住了,他先是回了自己家,做了几个菜,母亲要到晚上九十点钟才能回来,刘喜辉简单吃了一口。

  月亮慢慢爬上了树梢,电视上天涯共此时的中秋晚会还没结束,刘喜辉一个人在家,觉得一切索然无味,想想此时也是一人在家的薛倩,刘喜辉不再犹豫了,决定豁出去了,他装上一些饭菜,来到了薛倩家。

  薛倩晚上果然只是简单对付了一口,刘喜辉打开冰箱,蔬菜,鱼肉,水果倒是齐全,刘喜辉就又做了几样菜,摆了一桌子。薛倩开了瓶红酒,两人碰杯。

  “先谢谢你为物业的发展做了这么多贡献,再谢谢你送上的一桌可口饭菜。”薛倩向刘喜辉表达着谢意。

  “谢啥?物业的事不就是我的事儿嘛,你的事也就是我的事,我乐意去做。”刘喜辉也向薛倩表露真情。

  “孙云飞,胡岩已经同意了物业费提价,接下来我们要向卢大鹏和贺一航进攻了,他们都是商人,知道商人最怕什么吗?”

  刘喜辉摇头。

  “税务,审计,他们的财务账本恐怕都是经不起推敲的,这次,咱俩分头行动,卢大鹏交给你,我来对付贺一航。”薛倩安排着下一步。

  刘喜辉点点头:“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让我拼命,我二话都没有。”

  月亮已经升到了正空中,大大圆圆的像一个大银盘,外面树影婆娑,斑驳的树叶映在窗帘上,像一幅美丽的水墨画。

  夜已经深了。

  刘喜辉突然发现薛倩的眼神有些迷离,她的脸红扑扑的,在夜晚的灯光映衬下像娇艳的水蜜桃,刘喜辉很想上去咬一口。

  刘喜辉直直的望着薛倩,咽了下口水,在酒精的作用下,他本就慌乱的心更加狂野,他情不自禁的把嘴凑了上去,在薛倩的脸上亲了一口,意乱情迷地呢喃着:“薛倩,我喜欢你,你让我做啥都行,我能为你去死……”

  来之前,刘喜辉就决意今晚要向薛倩表白,所以他一杯接一杯的喝酒给自己壮胆儿,即使薛倩翻脸拒绝,过后他也可以找借口是酒喝多了胡说八道。刘喜辉此刻虽然感觉身体有些飘,但是思维是清晰的,他在焦急地等待薛倩的反应。

  薛倩开始垂着头,呆呆地坐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过了片刻,她抬起头顺势向刘喜辉的胸膛靠了上去,刘喜辉则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室内一片沉寂。

  过了一会儿,薛倩忽然羞涩的问:“你要一直这样干坐着吗?”

  刘喜辉方才醒悟过来,一挺身将薛倩抱进了卧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