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先天剑与后天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少林功夫好耶

先天剑与后天剑 猫咪大佬 5037 2020.09.14 21:47

  相印的双唇,瞪大的两双眼睛,时间就像停滞了一般。

  顾新脑内一片空白,不知过了多久。只知应该赶紧起来,不然铁定会有麻烦。双臂用力,撑着自己起身,赶紧远离床榻解释道:“幽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魏幽兰羞恼,说道:“不许说。”

  “这······我真不是故意要亲你的。”顾新手忙脚乱,脸都涨得通红深怕魏幽兰误会自己故意轻薄她。

  “你还说!不许你再说。”

  魏幽兰狠狠地瞪了顾新一眼,这真是能气死个人,明明亲了自己,居然还说不是故意的。怎么我魏幽兰就这么没有魅力,不值得你动心么?

  “哦,哦。”顾新从善如流,赶紧得把嘴闭上,还生怕魏幽兰不满意,两手捂住嘴巴。

  魏幽兰见顾新的傻样,气就不打一处来,立马扭过头去不再看他。可脑子里又会回忆起刚才的一幕,双唇上的触感现在依然清晰。

  魏幽兰羞地满脸通红,哪怕是现在夜深天黑,顾新都能隐约看见。

  顾新以为魏幽兰体内奇毒发作,连忙问道:“怎么样,哪里难受?,怎么脸那么红?”

  魏幽兰不愿回答,赶紧上床躺下,拉上毯子蒙住了脑袋,再也不敢提让顾新睡床的事情。说道:“明天要早起,赶紧睡觉,晚安。”

  “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晚安。”

  顾新无奈,只得回道:“哦,晚安。”

  顾新挠了挠头,在自己的席子上也躺下。今天他是真累了,不过片刻就鼾声大起。

  魏幽兰听着耳边此起彼伏的鼾声,悠悠说了句:“坏人!”

  一夜暧昧又尴尬地过去。

  第二天醒来魏幽兰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催促着顾新赶紧上路。

  “我们赶紧上路。此间你打死了人,虽说官府一般不管江湖仇杀,但现在嵩山附近不太平,人多眼杂,时间久了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

  “你说得对。”

  顾新收拾完铺盖,让小二准备了些干粮,问明道路,就戴上小白,拉上魏幽兰上路。

  此地也是人口众多,一路上路人、商旅随处可见,走一路问一路,很快顾新他们就来到少室山下。

  少室山乃是当年天可汗奖励少林寺救命之恩,所分封给他们的,故名少室山。山脚下还竖着一块李世民亲自题名的界碑。

  顾新驾车至此就不疑会迷路了,少室山一条大路直通山脚密林,这条大路被虔诚的信徒们修得极为宽敞,都能两架马车并肩通行。

  “顾新,要不我们在此下车,一路步行过去方显得诚意。”

  虽说少林寺位于少室山山脚的密林中,不需爬上,一般香客都会选择从界碑处徒步前往,方显心诚,更有甚者一路三跪九叩。但一想到魏幽兰的身体状况,哪里是能长途跋涉的样子,此处离少林虽说不远,但也有六里路。顾新没有理会魏幽兰的提议,直接驱车上路。

  一路避开陆续赶到的武林人士,很快就来到半道儿的迎客亭。

  看着空空荡荡的迎客亭,魏幽兰叹道:“果然是出事了。”

  “怎么了?”

  “此处是少林寺迎客亭。”魏幽兰解释道:“常年会有两名少林弟子轮班当值,只要有武林人士拜山,一名就会立即回去提前通报,一名则会负责接迎事宜。”

  顾新恍然:“如今连迎客亭都没人当值了,显然现在少林寺有大事发生。”

  “不错了,我们赶紧过去吧。”

  顾新不再多说,继续驾车向前。不多时就来到一处宽敞的广场空地,此处正是少林寺正门,远处那黄瓦红墙修地煞是醒目,门头高耸,一块大大的匾额上面黑底金字地写着“少林寺”。

  此处广场乃是少林寺正门,本是能容纳数百人的空地,此时人头林立。

  靠近顾新一边的都是各路武林人士,有零零散散的江湖散客,也有三五成群结伴而来的,更有几十人上百人一组的帮派人士。

  另一头则是齐刷刷的黄袍僧人,数百名僧人整齐划一地拿着齐眉棍,站在一处特别壮观,气势非凡。黄袍僧人后面靠近门口处,则是站着许多灰衣比丘,他们默默诵经,声势也是不凡。

  顾新驾车而来并未引起别人关注,此处每过一会儿就会有“慕名而来”的武林中人。

  顾新看了看人群,不由皱眉:“幽兰,这里人多,车通不过。我扶着你,看看能不能绕过他们,去和少林寺大师们碰头。”

  “嗯。”魏幽兰抓着顾新的手,下车来。

  此时一声痛呼传来,现场人群沸腾。一道苍劲有力的声音传来:“施主承让,老衲这番献丑了。”

  只见场中被各路人士自觉让出的空地上,一名黄袍老僧正对着一名刚从地上爬起的中年行礼。

  中年男子在他弟子的搀扶下站起,一把抹去嘴角没能憋住的血迹,遥遥对那老僧一礼回道:“不愧是罗汉院首座未止大师,果然业艺惊人,我甘拜下风。慧剑门自当离去。”

  “好说,请!”未止又是一礼。

  战败的中年头也不回,领着自己一票门徒转身离去。

  这时场内唯一身披袈裟手拿锡杖的僧人说道:“各位武林同道,还有哪位赐教?”

  随后人群中站出三人,其中领头的对着少林寺一众人说道:“我们黄河三雄愿领教少林大师高招。”

  人群中一些人纷纷议论起来,这三人是黄河上有名的悍匪,近几年成立了黄河帮,名震黄河一带。他们自是帮内一、二、三把手,据说他们三个各个武艺高强,寻常跑江湖的都轻易不愿招惹。

  未止大师并没有回去,依然站在场中,朗声说道:“三位施主有理,贫僧应战。”

  黄河三雄中老大刘句怒道:“少林寺也忒的瞧不起人!大师先前已经连着接下两战,此时是要羞辱我三人不成?”

  未止不紧不慢,缓缓说道:“阿弥陀佛,施主误会贫僧了。只是贫僧听说黄河三雄近年在黄河流域颇有威名,三位当家都善使一套刚猛无比的拳法。贫僧乃罗汉院首座,也习有一身硬功夫,故而见猎心喜,机会难得,还望三位施主不吝赐教。”

  未止说得诚恳,黄河三雄脸上也缓和不少。出来混江湖的,讲究的无非就是个面子,最恼的就是被人看不起。武林人士经常为了一句话大打出手的比比皆是。

  刘句这才一揖道:“原来如此,是我误会大师了。既然大师抬爱,我等定然使出看家本领请大师赐教。只是大师已经连战两场,我兄弟三人也不占大师便宜。我三人中就数我三弟刘步武艺最为高强,若大师能胜之,就当算是胜了我们黄河三雄!”

  在场的武林同道,都心知刘句的确不欲占便宜。黄河三雄擅长一套合击之术,此时只出一人,已是大大的让步。

  未止大师朝黄河三雄再是一礼:“贫僧多谢施主体谅。”

  见着上前一步的老三刘步,步伐稳健,太阳穴高高凸起,显然外家功夫已经到了一定火候。再看那双肉掌,指节的肉茧宽厚,已经不下未止自己。未止不用打就能知道此人不简单,定然是自小苦练本事,一身业艺惊人。

  刘步上前,向未止抱拳说道:“大师有礼,我善使拳法,名为三锤十八倒,乃是刚猛一路。早就想领教大师开碑手的厉害!”

  未止见刘步上来自报家门,自然也该还礼:“施主有礼,贫僧虽会开碑手,然则最为精通熟练的还是本门罗汉伏虎拳法。还请施主小心。”

  “请!”

  “请!”

  两人立刻拉开架势,未止看向刘步,他是前辈,不会先动手,等着刘步开招。

  刘步一步踏前,一拳甩出,从侧面直逼未止头侧太阳穴。

  这一拳平平无奇,只是刘步试探一招。见未止大师随手隔开,也不气馁,又是两拳连攻未止的右肩和左腰。

  未止见刘步两拳皆是普通把式,也是皱眉。料想黄河三雄名声在外,这招数不会如此简单。未止更为小心谨慎,一招虎落平阳,双手联动向外劈开。

  刘步两拳并未打实,这两拳引得未止还击,中门大开,立即撤手,身体一侧,欺近未止。

  刘步动作连贯,侧身,出拳。两拳一上一下,一招开山锤,直逼未止大开的中门。

  三锤十八倒是黄河三雄的看家本领,讲究一个力拔山河之势,总共就三招手锤之法,讲究三锤下去,定要人跌滚十八圈才算。这招开山锤乃是三锤十八倒的第一招,此招威猛异常,未止若是生受这拳,不说跌倒,就是胸骨都要给锤碎了去。

  见着这招一往无前的气势,未止双手在外,回防不及。但未止经验老到,立即翻手为掌,使出一计开碑手,直拍刘步脑门。

  这开碑手顾名思义,一掌下去裂石开碑。这一掌拍着,刘步的脑门还不得像捏碎的豆腐一样。

  两人一上来皆是杀招,若不撤手定然两败俱伤。

  不!是一死一伤。未止大师内功深厚,硬受一拳,还只是伤,这刘步被拍碎脑壳,那是会死的不能再死。

  刘步深知厉害,只得咬着牙将拳路硬是拉回,向未止大师劈来的开碑掌击去。

  只听“啪”的一声,未远大师身子晃动,刘步后退三步。

  高下立分。

  刘步不服,之前被逼着变招,不能全力施为,方才落入下风。下次不会再这样了。

  刘步又再次挥拳攻上,这次攻势迅猛,招式连绵不绝。

  未止大师一套罗汉伏虎拳也是虎虎生风,丝毫不给刘步机会。

  未止心中暗赞:真是优秀后生,年纪轻轻,不但基本功扎实,且也脑子灵活。

  原来未止几招下来,已经看出这三锤十八倒,猛则猛已,只是招式太不灵活,若是使之不好,根本打不中人。这刘步想了许多办法与之配合,已经大大改善了这一状况。

  十几招后,未止见刘步已经招式用老,再无新意,便逮着个空儿,一招罗汉降世送刘步回到了他兄弟身边。

  刘步被未远大师一招击退,被自家兄弟接住,心中大骇:这少林寺果然厉害,我就是再练十年也未必是对手。

  未止大师回气,行礼:“施主承让。”

  刘句见未止大师已是留手,摇了摇头说道:“大师罗汉伏虎拳已练至化境,今日真是大开眼界。我等远远不如,后会有期。”

  此时顾新已经带着魏幽兰绕至侧边,先前两人过招,也见了个大半。心中也是向往:要是自己有这么厉害就好了。

  “阿弥陀佛,师兄已连战三场,接下来就让师弟代劳吧。”

  说话的是达摩院首座未觉大师,未觉大师留着齐肚的山羊须,扶着美髯笑道。

  未止大师谢过师弟的好意,回到阵中。

  未觉大师笑眯眯的,看着像是和蔼老者,上前对着众人一个拱手说道:“贫僧乃是达摩院首座未觉,诸位请赐教。”

  此时少林寺已连胜三场,气势正盛。先前未止大师表现惊人,展现出的武艺当世一流,在座绝大部分人自认不敌。

  此时一群人面面相觑,这未止大师这么厉害,这师弟又能差到哪去?

  见着现场冷场,正在苦恼该如何靠近拜山的顾新,顿觉有了机会。

  只见众人中从侧方走出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男的搀扶着女的走向前来。

  未觉大师笑呵呵地看着顾新二人说道:“如今江湖真是朝气蓬勃,年轻鼎盛。不知二位小友师出何门,怎么指教?”

  顾新深知误会,立刻上前行礼:“大师误会了,小子顾新,我朋友身中奇毒,只有贵寺未远大师能够医治,还请大师大慈大悲,出手相救。”

  说着顾新就一揖到底,久久不起。

  在场众人也都看着这对男女,等着下文。

  未觉大师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觉着熟悉,男的样貌年轻,肩上坐着一只纯色异瞳白猫。女的样貌清丽,是大家姑娘,面色有恙。

  未觉大师回首看向自己师兄少林寺方丈未渡禅师

  未渡禅师走向前来,仔细打量着二人,心想就是他们没错了。随后托起顾新,说道:“二位既然是来求医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等自然不会见死不救。未远,带他们去后院厢房,替他们看看吧。阿弥陀佛。”说完双手合十一礼。

  后面和尚中一中年和尚站出,双手合十还礼:“阿弥陀佛,未远领命,二位施主,请随我来吧。”

  少林寺众人从中间让开条道儿来,顾新和魏幽兰在未远的带领下,越过众人,入了山门。

  此时稍远些的不明情况的武林人士见状纷纷起哄:“凭什么他们能进去!”

  “对,凭什么他们能进去!”

  众人虽然说得无礼,但是很有煽动性,在场众人除了来击败少林博取名声的,就是来少林浑水摸鱼捞好处的,此时连门儿都进不去自然是急不可耐。

  “安静!二位乃是本门贵客,本寺自然以礼相待,招待其入内。有何问题!”

  原本笑眯眯的达摩院首座未觉大师突然一声高呵,在场众人只觉这句话声若洪钟,在耳旁炸响。

  这未觉大师的狮子吼功夫当真厉害!

  此时众人百态,内功高深者纷纷气运双耳,抵御狮吼功;内力不继的纷纷抱着耳朵,苦苦支撑;一些内功入门或江湖把式的此时更是不堪,几乎都躺在地上痛苦翻滚。

  众人惊骇异常,之前只是听说少林寺有门佛门神功,名曰狮子吼。传声于千里之外,伤敌于无形之中。中者,轻者无力反抗,重者神经疯癫,双耳失聪。功力不精者莫说对抗,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

  未觉大师自然不会下重手害人,说完一句自然收功而立。

  进入门内的顾新和魏幽兰也受到影响,顾新尚不觉什么,魏幽兰已经支持不住。幸得未远大师在侧,一股精纯内力度过,将魏幽兰保护下来。

  未远见着顾新好似没什么大碍,心中惊讶:不亏是那人指明的孩子,年纪轻轻,光这身内力就是非凡。

  未远收功,缓缓说道:“没事了,这位姑娘体内有精纯内力护体,虽不多,但胜在精纯,前院事情一时三刻是没法结束的了。二位随我来,我们去厢房。”

  顾新没想到一切如此顺利,喜道:“多谢大师。”

  连忙扶着魏幽兰跟在未远大师身后,一路朝客房走去。

  此时门外,未觉大师看着对面众人双手合十一礼高深念道:“阿弥陀佛,佛祖有好生之德,若是觉得身子实在吃不消的可退去后面,以免一会儿伤及无辜。若是有人口吐白沫,昏厥过去的,请劳烦周围朋友将其抬至那头儿,本院自有僧人救治。”

  未觉大师边说边指着一边一处,那里已有僧人在地上铺了几个席子,在一旁候着了。

  未觉这一声狮子吼拿捏得很有分寸,自然是不会出现重伤的人,只是以防意外,万一出现死者,那仇恨梁子结下可就说不清楚了,故而摆出救治的姿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