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先天剑与后天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治病救人未远多思量

先天剑与后天剑 猫咪大佬 4201 2020.09.15 23:20

    未远在前带路,顾新搀着魏幽兰紧跟其后。他走的不快不慢,总是在适当的时候能够停下脚步,让魏幽兰能得以喘息。

  少林寺很大,三人一路走走停停,直到再也听不到寺外喧嚣,才刚踏入客房的院子。

  未远大师大开房门,将顾新和魏幽兰请入内。

  顾新也不多客气,与未远大师点头示意,先是扶魏幽兰到床榻上坐好。

  “多谢未远大师慈悲。小子顾新,无门无派。这位乃是我的好友魏幽兰,乃是现任乾坤山庄庄主的千金。”顾新学着和尚的样子双手合十,朝未远一礼说道:“幽兰她糟小人暗算,身中奇毒。之前在东京城内有位名医看过后说,她中的是风跃草,当世只有您能够医治。还请大师出手相救,小子感激不尽。”

  未远大师双手合十回礼:“阿弥陀佛,之前方丈师兄已经应允救治,贫僧自然竭尽全力。风跃草贫僧的确治过,先让我看看情况。”

  未远大师也不多客套,走上前来,对着魏幽兰又是一礼,笑道:“魏施主有礼,贫僧这就给你号脉。失礼了。”

  说着不等魏幽兰反应,未远大师就抓起魏幽兰的右手,将自己食、中二指搭在了她的神门穴上。

  顾新见未远大师闭上双眼认真号脉的样子,深怕他最后嘴里蹦出“救不了”几个字。就连魏幽兰的脸色上也显露出些许紧张。

  片刻后,未远大师收回手,脸色露出笑容:“施主放心,你本就中毒不深,又加之这几日用药也颇有门道,这毒症已经缓解许多。只需我再开一方药,施主在此修养几日就能痊愈了。”

  顾新和魏幽兰听完,内心都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幽兰。”

  “嗯。”魏幽兰此时放松下来,眼中隐隐有些泪花闪烁。之前她都以为自己没救了,要离开这花花世界了,她都还没玩儿够呢。

  顾新走到床前,蹲下身来,拉着魏幽兰双手说道:“幽兰,这下就太好了。你好好休息,过几天就能痊愈了。”

  “咳咳!”未远大师还站在一旁清咳两声说道:“顾施主,魏施主的问题不大,一会儿我让人去抓药就行了。现在我们来聊聊你的问题吧。”

  顾新一愣,问道:“我?我有什么问题?”

  “顾施主你也身中剧毒,你不知道么?”

  “我?怎么可能?”

  “未远大师,这是怎么回事?”连魏幽兰都惊道。

  “施主身中一种尸瘴之毒久已,甚至不用号脉,只需观色就能知道。”未远大师摇了摇头,缓缓说道。

  尸瘴之毒?怎么回事?顾新心惊。回头想起难道是之前一线天那儿,物倡门说得瘴气毒?

  顾新疑惑道:“可是我一直没有什么感觉啊。”

  未远大师笑了笑,一指点出。

  顾新不疑未远会出手,毫无防备,一下子被未远大师一指点在身上了左胸口。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胸口一阵剧痛,霎时间连冷汗都下来了。

  见着顾新疼得龇牙咧嘴,冷汗直流的样子,魏幽兰大惊:“大师!您······”

  “施主莫急,我并无他意,只是证明给顾施主看看他的病情。”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魏幽兰上前扶住顾新,急忙问道。

  未远大师摇摇头说道:“不是很好,顾施主中毒已深。若是不信,顾施主可以撩起上衣看看。”

  顾新听罢,也顾不得魏幽兰在场,急忙解开上衣,露出精壮的上身。此时左侧胸口处散乱的分布着一条条紫红色的血线,煞是骇人。

  “怎么会这样!我之前洗澡时都还没有!”顾新急道。

  看着顾新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未远心中万分的过意不去:罪过,罪过,佛祖在上,出家人不打诳语,此次破戒,愿入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以洗刷罪恶。

  未远大师双目紧闭,心中忏悔。随后吐了口气说道:“施主中毒多年,毒性已入骨髓,药石已无灵。”

  顾新听完,只觉脑子一阵晕眩,不可置信地问道:“大师所言当真?”

  “出家人不打诳语。”未远大师说完,立刻心中不断默念罪过。

  “怎么会这样!”顾新两眼无神摊到在地。

  世事变化多端,事发突然,先前还在为魏幽兰不用死而高兴,下一刻就得知自己性命堪忧,时日无多。当真是讽刺造化弄人。

  “我还能活多久?”顾新喃喃问道。

  “以我观察,施主应当还能坚持两、三个月。”未远说话时没有睁眼,没敢去看顾新,只是心中不断重复“阿弥陀佛”。

  顾新和魏幽兰此时都被这消息震惊,也都没有留神未远大师的异样。

  此时他们陷入一片哀愁,先前的喜悦一扫而空。顾新脑内一片空白,心中不知所措,暗讨自己十多年来一事无成,此时要死了,倒也是一了百了。

  魏幽兰见顾新这样,急忙起身朝大师问道:“大师可知,还有谁能治这毒?”

  “阿弥陀佛,顾小施主已毒入骨髓,乃是齐桓之相,就是扁鹊在世,也是无法了。”未远大师悲天悯人的摇了摇头。

  外人看去觉着大师是可怜悲伤顾新年纪轻轻就要英年早逝,只有未远自己知道,自己悲伤的是谎话越说越多,罪孽越来越深。

  房内三人都是一副死了爹娘的面孔,一片悲惨景象。

  少林寺外此时也是一片悲惨景象。

  只见广场空地上躺了百十号穿着统一的人,满地翻滚哀嚎。另一边九十八名穿着黄衣,手拿齐眉棍的少林棍僧正整齐划一地走回门口站定。

  “呵”一声震天呵声从九十八名棍僧口中喊出,犹如一人。九十八人同时回身马步下沉,一棍向前,摆出把式,动作整齐划一。

  地上躺着的百十号的人,各个只疼不伤,在地上翻滚哀嚎,也是一番奇景。

  四周一片武林人士难得的一片寂静,看着地上倒着的梅花庄精英门徒,之前一场叫阵,梅花庄以看家一百单八梅花阵,对阵少林寺大罗汉阵。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此时梅花庄惨败,一名负伤的少林棍僧都没有。

  梅花庄庄主此时面色难看至极,赖以威震武林的梅花阵威名百年,如今竟是惨败于少林寺。看着对面武僧各个龙精虎猛,全然不像大打一场的样子,可以说已经是威名扫地。

  此时少林方丈未渡禅师站出朗声说道:“如今胜负已分,梅花庄主可还有何话说?”

  梅花庄主郭麒麟嘴角抽搐,一脸怨毒地看着未渡禅师。只是事实胜于雄辩,之前趾高气昂地看不起少林寺罗汉阵,如今落败,真是现场打脸。

  “哼!”郭麒麟再也没脸待下去,也不管地上的门徒,转身就走。

  地上百十名门徒,看到自家庄主含恨离去,也都纷纷捂着被打疼的地方,努力站起,跟在身后离去,没有人敢多一句话。

  此时场内武林人士已经去了大半,剩下的人都摄于少林寺的威势,纷纷不敢上前。

  未渡禅师见众人样子,哪里不知少林寺已经打出威势,趁热打铁道:“诸位武林同道,如今天色已晚,若诸位没有什么事的话,就请尽早请回吧。诸位远道而来,少林寺未能准备,招待不周了,诸位海涵。”

  众人面面相觑,就连商讨的声音也不自觉地低声许多,先前的叫嚣阵势已经弱了十之八九。此时已有不少人打着退堂鼓,准备离开,离开总比上去丢人的好。

  “阿弥陀佛!”此时一声佛号从远处传来;“五台山金光寺龙凤拜见未渡大师!”

  众人惊诧,此时还有人来。这人声若洪钟内力深厚,老远就喊出声来,明显有卖弄之意。

  “阿弥陀佛,龙凤师兄远道而来,少林寺蓬荜生辉。”未渡禅师轻轻回道,看似轻描淡写,但声音随着内力传出老远,与之前龙凤禅师之势不分上下。

  此时客房内,顾新心生绝望,自知没有多少时日好活,看着眼前泪眼婆娑的魏幽兰,痴痴说道:“幽兰,这几日朝夕相处,我已深知自己喜欢上你。我一直不敢说出口,只是如今时日无多,只怕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魏幽兰被顾新突然表白,羞地满脸通红,又喜又羞,“嗯,我早知道的,快别胡说,你不会死的。一定有办法治你的。”

  “幽兰,别安慰我了,未远大师说的话,我听懂了。我已经中毒太深,没救了。我只想死之前,你告诉我,你有没有喜欢我?”顾新殷切地望着魏幽兰。

  “喜欢,我喜欢的。”魏幽兰从未说过这种话,此时说出早已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咳咳!”未远大师一阵汗颜,这顾新和魏幽兰,小情侣两个都不分场合地秀恩爱,也不看看这儿还站着个外人呢。

  不等顾新喜悦,就被未远大师打断。

  未远说道:“顾施主,先不急悲伤。你中毒已深,自然药石无灵,神仙难救。但你可以自救!”

  顾新一听还有机会,两眼放光,立刻抓住未远大师的衣襟问道:“如何自救,请大师教我。”

  未远也不计较顾新抓他衣襟这种不礼貌的行为,只是不动声色地拽出衣襟,理了理一副,认真说道:“不知施主可有听说今日本门寻得一门失传已久的绝学。”

  魏幽兰奇道:“大师说得可是金刚不坏神功?”

  “不错,正是这门神功。”未远大师解释道:“少林寺自达摩祖师传下绝艺,其中有三门神技最为特别。”

  顾新和魏幽兰认真听着。

  “其中易筋经和洗髓经有易经伐髓,重塑先天之气的功效,再重得内伤也能治愈。至于这最后一门金刚不坏神功,顾名思义,就是塑金刚肉身,练凡胎神躯。”

  未远大师顿了顿,接着说道:“这金刚不坏神功一旦练成,是刀剑不入,水火不侵,百病不扰,万毒不惧。”

  魏幽兰急道:“大师的意思是,只要顾新练成这金刚不坏神功就能解毒?”

  “正是。”

  “可是······”顾新知道,这金刚不坏神功乃是少林寺绝技,怎么可能轻易传给一个外人。

  魏幽兰一跺脚,拉开顾新,说道:“大师,我乃乾坤山庄之女,我愿以我乾坤山庄绝学截天式换取贵寺金刚不坏神功,以救他一命,请大师格外开恩,我佛慈悲!”

  “阿弥陀佛。”未远大师双手合十,朝魏幽兰深深一礼;“施主言重了。顾施主身患不治之毒,前来求医,恰巧前几日这唯一能解毒的金刚不坏神功回归我寺,这当真是缘分使然,定是我佛指点。”

  未远大师给魏幽兰一个安心的眼神说道:“顾施主一定与我佛有缘,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寺自然不会对有缘人袖手旁观。施主放心,贫僧自能做主,替施主医治,将功法传授于你,至于交换武学一事,还请魏施主收回,少林寺怎肯做这等挟恩图报的事情。”

  顾新听罢不由大喜过望,这少林寺不亏是武林泰斗,一派作风正气,令人敬畏、尊敬。

  不过顾新转念一想,连忙将脖子上的小白抱起,举给未远大师看:“大师,您赶紧帮忙看看小白,它和我一同走出的瘴气,它也一定中毒了。它能练武吗?”

  魏幽兰一阵错愕的看着顾新。

  未远大师则是憋着一股气,满脸涨得通红,过了许久缓缓说道:“施主放心,这只猫健康的很,想来那瘴气只对人有效。”

  “大师,您都没好好看过,还请仔细看看。”顾新急道。

  未远大师无法,忍着给自己两嘴巴子的冲动,假装仔细看了看这白猫。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果然不错,这毒甚是奇怪,竟然只对人有作用,这猫十分健康,施主不用担心。”

  顾新听完喜笑颜开。今天虽然有些起伏,但总得来说是个好日子。魏幽兰的毒有了着落,虽说自己被诊断出中毒已深,无药可医,但又马上峰回路转的找到了解决之法。

  此时顾新再看未远禅师,已经如同再生父母,他激动地立刻双膝跪地,“咚”的一击响头磕在地上,久久不愿起来:“多谢大师救命之恩。”

  此时顾新激动已不知说什么好。

  未远大师急忙将其拉起,连道:“顾施主使不得,使不得。”

  未远看着顾新,心中一叹:你要谢就应该去谢那神秘莫测的人,他归还金刚不坏神功的条件就是将此功法传授给你啊。可惜答应了那人不能将实情告知,也不知这谎还要撒到什么时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