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学艺

三国之一代帝王 恶魔在右 2372 2018.09.05 22:20

  听到左慈说完,萧让清楚了事情经过。

  说实话,萧让恨感谢左慈,对自己进行了这次炼心。

  如果没有这次炼心,他还是会对以前的世界念念不忘,虽说是对以前有过告别,那不过是被动的告别。

  现在的萧让,已经是主动告别往日身份,打算重新开始一段生活。

  主动和被动之间,区别可是不小。

  “师父,谢谢您!”萧让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左慈面前,郑重的鞠了个躬,再次开口谢道。

  “.......”

  左慈被萧让这么一弄,有些被吓到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师父!如果不是您,我还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醒悟过来!谢谢您!”萧让继续道。

  萧让的语气真挚,没有丝毫作假。

  虽然不知道萧让所说的醒悟,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左慈还是坦然的接受了一切。

  师父接受弟子的鞠躬致谢,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徒儿,你且过来!”左慈将萧让拉到身边,笑着道。

  “你的心性非常适合丹道,看来,我丹道的传承,就需要你来发扬光大了!”

  萧让没有说话,只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不过,为师有一句话必须要说在前头,你在我这里修行的时间,只有五年,不对,是只有四年的时间!四年之后,你就必须得离开!!”

  “离开?四年?师父,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是四年?”萧让不解。

  “等你离开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一切的!但是现在,你要记住了,四年后,你就要出岛历练!”

  “历练?”萧让不解。

  “对!历练!时间很紧迫,你只有四年时间!至于你能学到多少,全凭你的造化!懂了吗?”

  萧让闻言,沉默片刻,郑重地点了点头。

  四年?

  萧让想了起来,四年后,或许就是黄巾之乱了!

  让自己在黄巾之乱前,一定要离开海岛,到底是为什么?

  萧让不解,但也没有去问!

  ……

  这四年里,萧让一直待在这海外孤岛之上,吃住一切都由左慈负责。

  萧让他只是负责苦修,苦修丹道、苦修武艺、苦修五经,苦修......

  这四年时间,萧让过的是异常的充实,没有一丝的荒废。

  闲暇之余,萧让阅读相关典籍,算是大致了解,这个陌生的东汉末年。

  这是一个充满灵气的世界,人的力量很是强大,强大到令萧让咋舌。

  传说中,有绝世之武者,比如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单手托举霸王鼎。

  上面还说,武者修炼到至深之时,会进行自我觉醒,觉醒完成之后,实力将会暴增。

  就比如项羽,在觉醒之前,他虽然也是当世强者,但还是有很多人要比他强的。

  但当其觉醒,成就绝世之后,实力瞬间暴走,天下之大,已经无人能与之匹敌。

  曾经,所有精神力强者,都被称之为术士,而所有体魄强者,都被称之为武者。

  这世界上,当然也有法力高强的术士,比如东皇太一,他的法术甚至可以移山填海,比之绝世武者,也不遑多让。

  这些术士的体魄,或许不如那些武者,但其实力同样是不可小觑,当年秦皇一统天下,也有他们一份功劳。

  只是不知为何,自汉高祖称帝之后,天地间的灵气开始慢慢消减,上古强者纷纷陨落。

  在之后,术士没落!

  至于武者,虽然实力同样下滑,但毕竟更多是炼身,还是保留了大部分的实力!

  不过,由于灵气变得异常匮乏,已经很少有那种绝世强者出现。

  尤其是术士,渐渐的没落!

  因为他们更加依靠灵气!

  灵气慢慢消减,曾经不被人待见的旁门左道,开始大行其道。

  比如符隶之道!

  在以前,符隶之道被那些绝世术士认为,不过是过家家的小玩意。而到了现在,尤其是大贤良师张角将之推广后,符隶之术,成为了术士必备。

  当然了,还是由很多术士,追求古法,努力修行自身,并没有去学习什么符隶之术。

  大贤良师张角,也是凭借符隶之术,扬名四海,收得信徒无数。

  至于说,萧让所研习的丹道,之前算是备受术士瞩目。

  不过,因为灵力匮乏,灵药变得稀疏,因而丹道也变得没落。到了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术士钻研此道。

  毕竟,如果练不出丹药,那丹道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如今,灵气衰弱,术士已经分家,分成了阵法师、炼器师、炼丹师等等。

  现在,外界所说的术士,更多是由张角所代表的符隶师。

  左慈,靠着先人福茵,达到了绝世,但受到的限制实在太大,在世间出手,会有极大的惩罚。

  左慈属于丹道传人,可是受困于灵气不足,丹药材料有限,以及资质不足的诸多局限,终究是无法成功找到出路。

  萧让,他作为一名科研者,对于这种实验这种东西本就非常熟悉。

  而炼丹之术,就是相当于进行一次次的丹药实验。

  所以,萧让的丹道资质是异常的强悍,才短短一年的时间,便将那些基础丹药炼制全部熟练掌握。

  对于萧让,左慈是惊为天人!!

  他甚至有想过,让自己这徒儿,一直待在这海岛,进行丹药研究,将丹道之术发扬光大。

  不过,左慈也是知道,闭门造车是不可能突破自我的,也是不能更好的去传承丹道。

  所以,左慈现在是异常的期待,期待萧让出山之后,到底会有何表现。

  现在,左慈已将振兴丹道的重任,放在了萧让身上。

  除此之外,萧让还从那些典籍,以及左慈口述之中得知。

  如今的天下,是武者的天下,武者才是天地间最强的一批人。

  大部分的术士,在面对武者的时候,都是毫无还手之力。

  不过同样的,受制于灵力,武者也很少出现觉醒的情况,不觉醒,他们也无法做到逆天改命,成就绝世。

  因此,为了自己这个宝贝疙瘩徒弟下山之后的安全,左慈天天催促萧让习武,并时不时的找一些猛兽过来,给萧让练手。

  现如今,在左慈的教导下,在这四年时间,萧让终于是凝结出武者之心,达到二流武者的水准。

  要知道,萧让现在不过十一岁。

  除了这些,左慈还教了萧让五经、六甲、占星、药理等。

  萧让也有过好奇,学这么多,有用吗?

  左慈只是说,技多不压身,总会有用到的时候。

  左慈同样是告诉萧让,现如今,天象紊乱,占星的作用越来越小。尤其是在占星的时候,测出来的结果,往往是混沌一片。

  如果强行占星,甚至会伤及自己的本源。

  所以,左慈提醒萧让,使用占星的时候,一定要慎之又慎。

  至于说,这样枯燥的修行,会不会感觉到烦闷?

  萧让的回答很简单,两个字,不会!

  以前萧让就经常将自己关在研究所,数个月不出门都是常事,也并没有感觉到太过枯燥什么的。

  至于女人?

  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屁孩,就算是想做些什么,也是无能为力!

  最关键的是,现在学的这些东西,以前萧让从来没有接触过。

  全都是新的!

  科研人员最重要的精神之一是什么?

  创新!

  对于新鲜的事物,他们的好奇心是最重的!有这么强烈的兴趣,还会对这些修行感觉到无聊吗?

  很显然的,并不会!

  而且,这些技艺,可都是以后萧让他以后行走天下之用,所以,萧让学的是异常的认真。

  春去秋来,时间犹如白驹过隙,一晃而过。

  一眨眼的时间,萧让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整整四年时间!

  就快到了约定出岛的时候!

  海外孤岛,一座石屋前。

  一个少年正光着膀子,在与一头猛兽缠斗。

  什么猛兽?

  这是一头吊睛白额猛虎,身长足足三米有余,那血盆大口一张,估计能直接将这少年吞下。它的利爪极其锋利,周围的石头都被划出一道道深深的刻痕。可以想见,若是抓到少年身上,估计少年的身体会被直接给切断。

  光从外相看,这像是一场力量悬殊的对决!

  “吼!!!”

  老虎一声咆哮,周围的树木都开始跟着摇晃,发出哗啦啦的声响,一些断掉的枝桠,被吹像远方。

  一时间,就好像是有一阵飓风吹过。

  而与这猛虎对决的少年呢?他此刻正抓着一根铁棍,站在猛虎前方,只有几步的距离。

  这几步的距离对于那猛虎而言,不过轻轻一跃,若是那猛虎出击,少年估计凶多吉少。

  危险了!

  不过,少年的神情虽然严肃,但他的眼睛里却没有任何的惧意。

  “吼!”

  那猛虎咆哮一声,张开血盆大口,一个跳跃,冲到少年面前,似乎是想要将少年,直接一口给吞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少年双手横移,身体自然也跟着侧身,躲过了这致命一咬。而且,少年手中铁棍,恰巧与猛虎撞到了一起。

  两者相撞,发出一道剧烈的撞击声,就好像是两个金属兵器撞到一起似的。

  “铛!!!”

  猛虎被铁棍打中,但却似乎没有受到一丝影响,它再次咆哮,酝酿着下一次的攻击。

  下一刻,它伸出利爪,朝着少年狠狠的抓去。

  这爪子的速度极快,不过眨眼的时间,就要抓到少年的身上。

  猛虎的爪子很快,但少年的速度更快!

  少年且退后一步,顺利躲开那爪子。少年的动作却并未就此结束,反倒是借着后退的力道,握住手中铁棍,反手朝着猛虎的脑袋抽去。

  这一下可不了不得,这猛虎似乎是被抽懵了一样,就这么停在了原地。

  片刻后,这猛虎才恢复过来。

  似是对刚刚发生的一切很不满,猛虎再度嘶吼一声,眼睛紧紧盯着前方的少年,一步一步朝着少年缓缓走去。

  少年见状,并没有立即动手,而是紧紧的握住手中铁棍,双眼瞪大,紧盯着对方身体,时刻准备着反击。

  “嘭!嘭!嘭!”

  猛虎走路的声音极响,踩在大地上,整片土地都在随之震动。

  当猛虎距离少年只有数步之遥的时候,它的身形陡然变化,它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甩动着自己的尾巴,朝着少年攻去。

  这一击又快又疾,范围也足够大,少年退无可退,似乎只有硬抗一途。

  少年的身板看起来这么弱小,真的能够抵挡住这猛虎的一鞭吗?

  结果肯定是不能!

  那么说,少年已经是在绝境之中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少年双手紧握铁棍,往地上一插,并借助这铁棍的弹力,直接跳到了老虎背脊之上。

  猛虎这必杀一击再次落空!

  正当少年打算对着猛虎的头部猛捶之时,忽然传来一道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好!”

  “师父!”少年回头,略带一丝惊喜的道。

  少年说完,直接是从猛虎身上跳了下来,朝着来人狂奔过去。

  至于这猛虎,当听到这笑声的时候,仿佛是遇到天敌一般,战战兢兢的望着来人,一动也不敢动。

  没错,这少年正是萧让,而他口中的师父,自然就是左慈。

  “滚吧!”左慈对着猛虎喝道。

  这猛虎闻言,如蒙大赦,直接是夹着尾巴,往山林里逃去,一点也没有百兽之王的威风。

  “乖徒儿,做的不错!”左慈轻轻揉了揉萧让的脑袋,笑着道。

  “师父,你来的早了点,要是晚一点过来,我一定能在不动用武者之心的情况下,将这畜生拿下!!”萧让有些不开心道。

  “乖徒儿,你已经算是赢了!”左慈笑笑。

  萧让抬头,有些不解。

  见萧让迷惑,左慈解释道:“老虎的攻击无非三种,一咬,二爪,三摆尾!现在,你已经能够完全躲过这三招,那么这老虎被打败,也不过迟早的事!不错!这些日子,又是有不少长进!”

  “呵呵......”萧让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左慈看着少年挠头,不禁陷入回忆当中,这几年下来,左慈是越来越喜欢自己这徒儿了。

  只是现在,确实是到了要分别的时候!

  左慈遥望远方,显得有些沉默。

  “师父,怎么了?”萧让疑惑的问道。

  “徒儿,还记得刚来这个岛上的时候,我和你说过的话吗?”左慈问道。

  听到左慈这么一说,萧让瞬间也是沉默起来,低着头,没有说话。

  “哎!时间啊!!!”左慈无奈的叹息道。

  “四年期已满,现在,也是到了你下山的时候,说真的,为师有些舍不得你啊!”左慈叹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眼睛里面似乎有些湿润。

  “师父,那我一直就待在山上不就好了!?”萧让直言道。

  这几年下来,萧让是能感受到,这左慈对自己是真的很好,这让他再次感受到了家的滋味。

  上一次,是在孤儿院那会!

  这种滋味,就像是毒品一样,体会过了,就很难再割舍。

  “傻徒儿,为师现在也没什么能教你的了!而且,天下即将大乱,你注定是这乱世中闪耀的星辰,怎可在这里耽误!再说了,你还没有经历过尘世,为师怎可因一己之私,让你在这里一辈子呢?”左慈叹息一声,轻轻摇了摇头。

  “师父,那咱们可以一起出去啊!”萧让急声道。

  左慈闻言,轻轻摇头。

  “现在天象紊乱,我们那些方外之人,受到的限制太多!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天降横祸,如果为师强行入世,怕是......”

  “就这样,你还要我入世吗?”左慈轻笑一声,望着萧让道。

  萧让使劲的摇头,他已经失去了自己最亲的老院长,可不想再失去自己最亲的师父。

  “师父,那我等过完除夕再出去,可……”

  看着萧让稚嫩的脸庞,左慈心中好像有一些什么东西,不住的往上涌。

  左慈也不想分离,但他更不想耽误自己的徒儿。

  他知道,自己若是叫萧让留下,对方一定会留下来。

  而且他也知道,萧让其实是很向往外面的生活的,在海岛的这些日子里,萧让不知道有多少次,让他讲关于外面的世界。

  左慈不想面对分离,所以,他强忍住自己心中的不舍,背对着萧让开口道:“不行!明天必须走!好了,事情交代的差不多了,船就在港口,自取即可!我现在有事,需要出去出岛,明天就不送你了!如果我回来的时候,你还没有出岛,那就不要再叫我师父了!”

  左慈说完,还没等萧让说话,就直接闪身,消失在萧让的视线之中。

  其实,不是左慈不愿萧让留下过完除夕,只是,这种事情,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与其陷入长久的纠结,还不如直接了断。

  看着左慈原先站立的地方,看着那空荡荡的石屋,看着周遭熟悉的一切,萧让的眼泪,不自觉地掉了下来。

  古语有,男儿有泪不轻弹,实则只因未到伤心处!

  这几年下来,左慈一直是将萧让当做自己的孙儿一样对待,萧让也是将他视为自己地爷爷。两人虽无爷孙之名,却已有爷孙之实。

  现在就要离开,要出去闯荡了,就要离开自己地亲人,萧让能不感到难过吗?

  天色渐渐变暗,萧让站在石屋前,一动不动,就这么看着太阳西落,看着月亮升起。

  是夜,海岛之上,无人入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