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聚会

三国之一代帝王 恶魔在右 5536 2019.02.17 10:42

  屋外站的这些人,都是差不多的装扮,统一的青色长袍。

  他们个个都是英姿勃发,眼睛里面神采奕奕。

  一群潮气蓬勃的年轻人!

  依照这些人的气度,应该都是郭嘉的同学,来自颍川书院的学生。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天才的朋友必定都是天才!

  萧让相信,郭嘉身边的这些人,绝对不是些庸碌之辈,不然也不会被邀请过来。

  萧让深吸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纸稿,站起身来,走到门口。

  这个时候,莫离也走到了萧让身旁,静静的待在萧让身侧,二人站在门口,远远的望去,就像是迎接客人的模样。

  见着萧让和莫离,郭嘉满脸的歉笑,快步走了过来。

  “小蔡侯,莫姑娘,实在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郭嘉抱拳,对着萧让和莫离,略带歉意的道。

  也是!

  郭嘉作为主人,把萧让和莫离带到家里,可是却不招待他们,自己独自跑出去,让客人待在家里等待。

  这样的待客之道,实在是不太像话,若是碰到一些脾气暴躁点的人,或者心气高点的人,估计会直接甩身离去。

  当然了,郭嘉这么做,其实也是有自己原因的。

  首先,郭嘉这个人,本身并不太在乎这些世俗礼仪。在萧让与郭嘉碰面的时候,郭嘉能够醉倒在官道上,这就能够知道,郭嘉绝对不会太受世俗的牵绊。

  其次,郭嘉在路上也发现了,萧让并不是那不明事理、斤斤计较之人。

  路上的时候,郭嘉曾试探过萧让,甚至表示出了对莫离的爱慕。这确实让萧让很警惕,但当后来郭嘉说明白后,萧让便不再追究,这也说明,萧让并不是一个不明事理之人。

  “没事,也没多久!”萧让摇摇头,微微一笑。

  “郭兄,这些人是?”萧让眼神放在郭嘉身边这些人,开口问道。

  “对了!对了!忘了介绍……小蔡侯,这些都是我的同窗!”郭嘉拍了拍自己脑袋道。

  “这位叫戏忠,字志才!小蔡侯,我跟你说,他可是才富五车,满腹经纶,是颍川书院里面有名的才子!在我们这些同辈里面,也就只有那荀彧,或许能够与之相比!”郭嘉首先拉过来一个青年学子,开口对萧让介绍道。

  戏志才?

  萧让顿时一惊!

  戏志才什么人?

  曹操前期的主要谋士,虽然没有荀彧、郭嘉这么大的名声,但同样是不可小觑。

  郭嘉为什么能够得到曹操信任?除了郭嘉的才华,还有荀彧的的推荐。

  为什么推荐郭嘉?

  因为戏忠死了!

  戏忠死后,曹操问荀彧,谁能够代替戏忠的位置,荀彧最后推荐了郭嘉!

  也就是说,郭嘉其实是戏忠的替代!

  不说戏忠和郭嘉到底谁更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戏忠的才华,绝对是非常的强悍,在汉末这个乱世,算得上一流文士。

  只不过,戏志才也是英年早逝,如果戏志才不死,或许曹操最倚重的人物,就不会是郭嘉了!

  萧让当然对戏忠有所好奇,所以,瞪着眼睛,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戏忠。

  眼前的戏忠,二十多岁,身体略显单薄,脸色带些苍白,但有一个地方,让人过目难忘。

  哪里?

  眼睛!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看一个人的眼睛,就能够明白这人到底如何。

  而萧让在看戏忠的时候,发现这戏忠的眼睛,仿佛是汪洋大海,一片平静,让人根本看不出什么东西。

  这个眼神,萧让感觉有些熟悉,他在初遇周瑜的时候,见到过类似的眼神。

  果然名不虚传!萧让心中暗道。

  “萧让!”

  “戏忠!”

  萧让与戏忠四目相对,各自的眼睛都是微微眯着,谁都没有闪烁不定。

  很明显,他们都想从对方眼里,看出那么一些东西出来!

  一时间,两人仿佛形成了一个磁场,将周围的人都排除出去,这个世界,好似只剩下他们二人,都没有了别人一样。

  郭嘉意识到,自己这个好友,也如同自己一般,对这个小蔡侯,产生了莫大的兴趣。郭嘉并没有阻止二人对视,而是静静的站在一旁,也不去打扰二人。

  许久,两人才停了下来,将目光移开到一旁。

  郭嘉没有多说什么,接着介绍了其他人物。

  虽然其他的人,萧让并没有听说过,但没有听过,不代表不行!

  萧让并没有任何的轻视,同样是抱拳相互认识。

  在萧让看来,这些人的才能,或许比不上戏志才、郭嘉之辈,但是,能够被郭嘉邀请过来,都不会是平凡之辈!

  就比如说诸葛亮的那些友人,如果没有隆中对,又有多少人知道,曾经有叫石滔、孟建这些人呢?

  而石滔他们,至少是有着太守之才,却都在三国这个时代,没有展现出自己的风采,史书上,也仅仅是因为诸葛亮的存在,才会略微提及。

  也就是说,不知道这个人,不代表他没有实力!

  诸侯就这么点,而学子这么多,而且,这些寒门学子,又没有强悍的关系,在这个关系为上的时代,他们更是连发挥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介绍完毕,郭嘉对着萧让笑道:“小蔡侯,刚才嘉多有怠慢,为表歉意,我请你去颍川最好的酒楼--华凤酒楼,为你接风洗尘,如何?”

  “这……不必了吧!没必要这么隆重吧!”萧让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

  “小蔡侯,你可一定要答应,若是让天下学子知晓,我郭嘉是这样待客,岂不是会被天下人耻笑!小蔡侯,你要是真看得起我,就千万不要拒绝!”郭嘉上前一步,郑重的对萧让道。

  “呃……好吧!”

  郭嘉都这么说了,萧让只能是点头。

  “小蔡侯,你先等会,我进屋去拿点东西,咱们马上出发!”郭嘉见萧让点头,笑了笑,对着萧让道。

  萧让闻言,轻轻点头。

  郭嘉说完,拉着戏忠进去屋子,留下其他的人,在外面招呼萧让和莫离。

  屋内,郭嘉拉着戏忠,偷偷的道:“戏兄,你看这小蔡侯如何?”

  “太神秘!他的眼睛如同深渊,实在是看不透!”戏志才摇摇头,皱着眉头道。

  “看不透……?”

  听到戏志才这么说,郭嘉脸上现出一丝震惊。

  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友人,上一个说看不透的人,就是那个只在家世上,略微压他一头的荀彧。

  郭嘉知道,戏忠对萧让很感兴趣,但是没有料到,居然会有这么高的评价!

  郭嘉下意识的点头,思虑片刻,心头似乎有了些主意,脸上露出一丝奸笑。

  戏忠见着郭嘉奸笑,顿时明白,郭嘉这个小家伙,又要有一些馊主意了!

  戏忠只得无奈的摇摇头!

  他没有办法阻止,而且,戏忠也很想弄清楚,外面这个萧让,到底有多少真才实学,是不是真的值得深交。

  不多时,郭嘉和戏忠出了屋子,往大街上而去。

  一行人声势浩大,让周围的百姓,都有些好奇。

  ……

  华凤酒楼,雅阁内。

  一群学子围坐一起,桌上面摆了不少酒菜,说不上全部都是山珍海味,但大体上也都是些美味佳肴。

  看这样子,这一次宴会,郭嘉真的是大出血了!

  学子们的聚会,聊的自然都是一些学问,而不是那些官场上、江湖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一次也没有例外!

  郭嘉为首,带着众人,先是敬了一杯萧让,感谢萧让改进纸张,方便了他们学习之类的话语。

  随后,众人进入了宴会的主题。

  什么主题?

  议事!

  议论天下大事!

  这个年代,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这些学子们聚在一起,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论时事!

  这样的议事,既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又能够看得清,到底谁才有真才实学,成为追逐的目标,学习的榜样。

  一个没有真才实学的人,他说出来的那些话,肯定是破绽百出。一般来说,只要多来几次这样的聚会,就很容易能够辨别,谁才是真的强者!谁才是徒有虚名!

  郭嘉、荀彧、戏忠等等,就是其中脱颖而出的强者!

  今天,萧让是主角,郭嘉自然不会强出风头,将萧让晾在一旁,而自己和戏忠在那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要知道,郭嘉今天摆的这个局,就是为了看看,萧让的真本事到底如何。

  主座旁边,郭嘉端起一杯酒,站了起来,对着满座高朋,大声的道:“大家今天兴致这么高,那我不如说个小秘密,如何?”

  “好!”

  在座所有人,都欣然应诺,好奇的望着郭嘉,不知道他所谓的小秘密,到底是什么。

  “上次去舒县,我得知了一个消息,一个只是在扬州舒县附近,才传播的消息!是这样的,两年前,在蔡师的面前,在诸多扬州学子面前,小蔡侯是大放异彩,做出一首诗来,就算比之美周郎,也不遑多让!”

  “真的嘛?”

  “这么厉害?”

  “好像听过这回事!还以为以讹传讹来着,现在奉孝这么一说,看来传言可信啊!”

  “……”

  一时间,这雅阁内,人声鼎沸。

  萧让看了看一旁的郭嘉和戏忠,这个时候,两人也正看着萧让,萧让发现,这两个人的眼里,绽放着异样的光彩。

  “过誉了!过誉了!”萧让淡淡的笑笑,一脸谦虚的模样。

  但正是这么谦虚,反而更让人觉得,事实就是这样。

  “那今天这样,为了欢迎小蔡侯的到来,咱们也举办一个小型文会,如何?”郭嘉高举双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开口说道。

  听到郭嘉的话,萧让瞬间明白,今天这个局,怕是郭嘉他们专门为自己准备的。

  如果自己表现不够好,或许他们还会一如开始的尊重自己,但也仅仅是把自己当做一个匠人,一个改进了造纸术的工匠。

  如果自己表现够好,表现出来一定的才学,他们才会真的认可自己,把自己当做同等人物,或是对手,或是朋友。

  “郭兄、戏兄,还有诸位兄台,小弟初来乍到,还是客随主便吧!如何?!”萧让摆摆手,摇头轻笑道。

  “大家听到了?那咱们就开始了!”郭嘉闻言,拍拍手,大声道。

  “小蔡侯,是这样的,在咱们颍川书院,这样的文会上,咱们有个小习俗!谁要是说得好,其他所有人都得喝上一杯,若是说的不服众,则自罚三杯!最后,咱们一同评判出说的最好的那一个,成为文会魁首,而作为魁首奖励,他可以让在座的随便一位,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

  郭嘉开始向萧让介绍习俗。

  “这样吗?”

  “没错!”郭嘉点点头,笑着道。

  萧让也没有拒绝,直接点头。

  “诸位,还愣着干嘛?把杯子倒满,咱们就要开始了!”郭嘉对着围坐一旁的人,笑着说道。

  “好!”所有人都是笑着应道。

  见所有人都把酒满上,郭嘉会心一笑,开口说道:“大家都知道,前两年的时候,黄巾蛾贼霍乱天下,中原遍地战火,甚至危及大汉国祚!咱们今天,就以那个黄巾为论题,小蔡侯,你看如何?”

  “黄巾?”萧让听到郭嘉这么一说,不禁一愣。

  这两年,萧让一直在常山习武,专心致志的提升自己实力,很少思考过黄巾这些东西。

  而出了常山之后,黄巾早就被灭了,剩下的那些黄巾余孽,都待在青州群山里面,苟延残喘的活着。下一次爆发,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年,现在根本不需要想这些东西。

  现在,郭嘉突然提起黄巾,萧让一时间,还真的有点答不上来。

  “没错!”郭嘉点头,十分肯定的道。

  “这个……”

  萧让犹豫了一下,随后又开口道:“小弟初来乍到,我就先听听大家的,如何?”

  “这样吧!小蔡侯确实初来乍到,对咱们怕是不太熟悉,那就让我先来抛砖引玉!随后大家跟上,小蔡侯作压轴!如何?”郭嘉听见萧让这么说,似乎意识到什么,赶紧开口说道。

  “好!”周围人同时点头。

  “小蔡侯,如何?”郭嘉再次对萧让问道。

  “我没问题!”萧让闻言,赶紧点头道。

  说实话,萧让也很想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情况,前面这么多人发言,萧让也有时间,组织自己的语言。

  得到萧让的肯定回答,郭嘉笑了笑,站起身来,随手端起一壶酒,直接喝了一大口。

  “爽!果然还是华凤楼的酒,最是香醇!”郭嘉赞道。

  “想必大家都知道,我最近这段时间,迷上了兵家之事,就在前些日子,我在家中研究了许久,关于黄巾之乱中的那些战役!终于是有了些心得!那我就来分享一下吧!”

  郭嘉站直了身体,眼睛陡然一紧,瞬间进入了状态。

  “经过我的总结,这次黄巾之乱,共有那么几场战斗,值得铭记!首先是长社!其次是巨鹿!最后是南阳!”

  “长社之战大家都知道,是咱们颍川境内的战斗!如果那次战斗失败,咱们颍川或许就得如同其他郡县,生灵涂炭!”

  “所以,我对这长社之战,研究的最是彻底!”

  “那次战斗里面,皇甫将军趁着夜色,利用火箭,点燃了波才率领的黄巾的大营,然后率军冲锋,配合着来援的曹操,一举拿下了波才,取得胜利!”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那么我来具体分析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郭嘉说的是抑扬顿挫,所有人都是正了正身子,想要听郭嘉接下来的发言。

  “首先,黄巾蛾贼自满了!”

  “在长社之前,中郎将朱隽在面对波才得时候,屡战屡败,官兵一路后退,最后直接退到了皇甫将军这里!波才骄傲了!在波才眼里,官兵不过是土鸡瓦狗,在黄巾大军面前,不堪一击!”

  “其次,主将变了!”

  “大家都知道,皇甫将军、朱隽将军以及卢植将军,三人皆为中郎将,三人的身份应该是平起平坐!但是,经历了一系列败绩的朱隽,终于是意识到,自己所面对的敌人,不再是之前那些山贼,而是自己无法抗衡的人!所以,最后与皇甫将军合兵一处后,皇甫将军拿下了兵权!所……”

  “奉孝,慎言……”戏忠在一旁拉了拉郭嘉的衣袖,轻声说道。

  郭嘉得到戏忠的暗示,回过神来,略显尴尬的笑了笑,随后接着道:“这第二点,我就不多说了,大家知道就好!那我就接着再来说第三点!”

  “再有,黄巾蛾贼的本质显露出来了!”

  “黄巾蛾贼本质就是普通百姓!他们是经受了张角的煽动,才举起了反贼的大旗!!在打到长社之前,他们都是顺风顺水,也看不出什么来!”

  “但是!当皇甫将军在长社摆出防御大阵,而黄巾久攻不下,战争是要死人的!虽然看不起官军,但期间死了这么多人,他们自然不愿意继续送死!所以说,他们的攻击强度,也是越来越小,士气越来越低,他们的斗志降到底点,直到最后,他们被皇甫将军一把火,彻底烧没了!”

  “其四……”

  郭嘉把长社之战中,他认为的输赢点,全都说了出来,并总结为几个小点,听的众人完全沉浸其中。

  “好!”萧让率先拍手叫好。

  其他人也是醒转过来,跟着一同拍手称是。

  郭嘉看了看时间,也知道,自己说的有些多了,赶紧开口道:“都认同是吧!哈哈哈!那你们还不快喝!今晚我就说这些了,你们喝完,下一个继续!”

  听到郭嘉的话,众人也没犹豫,都是直接干了下去。

  “我认为,天下即将会出现一场动荡!”其中一个青年站起身,大声笃定道。

  这说话的人,萧让记得,是一个叫做田虎的人,萧让并没有听过他的名字。

  “是这样的……”田虎没有犹豫,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田虎的话并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只有郭嘉、戏忠少数几人,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惊异。

  而听到田虎说完,萧让眼睛微微一眯。

  这人是个人才啊!

  依照自己先知的情况,对可以判断对方的发言,确实有几分正确。

  能够在现在,说出天下即将大乱!这种人才,怎么没有听说过?

  萧让摇摇头,没有多想,继续听了下去。

  在这之后,也有其他人发言,有些观点不错,但是都没有什么语出惊人的话了。

  很快,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了萧让身上。

  因为现在,轮到萧让的发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