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救人与寻人

三国之一代帝王 恶魔在右 2252 2018.09.12 15:37

  “小子!终于是找到你了!”为首一人,穿着锦衣,冷着脸道。

  看这穿着,这人应该是大家族里面的人物,毕竟,不是谁都能够身穿锦衣。

  只不过,凌操似乎和他有些仇怨!

  什么情况?

  这少年怎会得罪这种人物?

  萧让有些好奇。

  “小贼,前天晚上,你偷了我牛家的老母鸡,还打伤了我们几个家丁!总算让我找到你了!这一次,我看你还往哪里走!今天要是让你跑了,我牛闯的面子往哪里放!”锦衣男子对着凌操厉声道。

  “我是抓了只母鸡,当时我身无分文,父亲的身体又太过虚弱,我急着给父亲补补,才出此下策!”

  “而且,我还留了字据,说是等我有钱了,必数倍还给你们!是你们的家丁,一再追着我不放,才不得已出手将其打伤的!!我凌操说一不二,说了会还,就一定不会抵赖!”少年抬起头,倔强的说道。

  少年涨红了脸,周围人并没有因此理解,反倒是听到这些之后,再次指指点点。

  “呵!这么小还是个偷鸡贼!”

  “估计身边这人不是他爹,他就是路上捡来的尸体,靠着这尸体来骗钱的!”

  “对啊!这么小就是个小偷,怎么可能会有孝心卖身葬父!”

  “你连买只母鸡的钱都没,将来还会数倍还给对方?”

  “啧啧啧,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

  “估计是拿了钱之后,就直接跑路了!”

  “万一真是他父亲呢?你看,还挺像的!”

  “那就是更不孝了!居然拿着自己父亲的尸体骗钱!”

  “……”

  周围人的恶毒中伤,少年再也忍不住,直接将那卖身葬父的皮毛撕碎。

  他决定,自己不葬身卖父了!!

  只是,令少年没想到的是,周围人的骂声更加激烈了。

  “你看,被抓个现行,恼羞成怒了!”

  “啧啧啧,年纪轻轻不学好!”

  “是啊!估计他父亲是被他气死的吧!”

  “哎!如今这世道……连个小孩子都这样了!”

  “……”

  少年现在红着脸,愤怒之色,溢于言表。

  一旁,莫离拉了拉萧让手臂,在萧让耳边轻声道:“小哥哥,这人好可怜,我能感觉到,他没有说谎啊!为什么没有人相信他?”

  “嗯!我也觉得奇怪,这少年说的如此情真意切,一看就是真的,为什么会没有人相信!”萧让听到莫离这么说,点头认同,低声喃喃道。

  牛闯听到凌操这么说,不由大声笑了。

  “呵呵,看看周围的人,有一个人相信你吗?!”

  听到牛闯的这话,凌操环视四周,几乎全是指责声,心生绝望。

  “给我打!”没有犹豫,牛闯大声喊道。

  就在此时,萧让二人终于是看不下去,直接站了出来。

  “等等!”

  “嗯?少年,怎么?你有话说?”牛闯看着萧让,眼睛微微一眯,开口问道。

  “我觉得,这少年说的是真的!”萧让深吸口气,大声道。

  萧让话音未落,周围的都哈哈大笑,一副看傻子的模样。

  甚至有的人,开始猜测,说萧让与这凌操是一伙的。

  见这些人的攻击对象,似乎快要蔓延到自己身上,萧让赶忙大声道:“牛哥,凌操欠了你多少,我愿替他赔付!”

  “你真要替他付?”牛闯有些意外的道。

  “嗯!”萧让郑重的点头。

  “看你是个少年,我就少算一点,就一金吧!”牛闯笑着道。

  “一金?不可能!一金都能买一百多只母鸡了!”萧让身后,凌操大声喊道。

  “哼!你可是不要忘记了,你打伤我家多少家丁?一金我还觉得少了!”牛闯冷冷的道。

  “怎么样?给不给?”牛闯再次看向萧让。

  萧让沉默片刻,从怀里掏出一金,扔给了牛闯。

  “够了吧!”萧让问道。

  “哼!傻子!走!回去!”牛闯冷笑一声,率领众家丁直接离开。

  随着管家话音落下,他和身后十几个家丁,大阔步的离开了人群。

  “多谢恩公!”凌操对着萧让感谢道。

  “你没事吧?我和小哥哥都相信你!”莫离轻轻扶起凌操,郑重的道。

  “我……”

  听到莫离的话,凌操两行清泪直接落下。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别哭了,你父亲还等着你去埋葬呢!”萧让安慰道。

  “给!这是一金,不知道够不够?”萧让再次掏出一金,递给了凌操,开口问道。

  萧让这一动作,可是惊住了周围所有人。

  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少年,直接花了两金,这得是多么的土豪,才能干出的事情啊!

  “少年,你就不怕他骗你吗?”附近一个老人,颤颤巍巍的走过来,对着萧让,轻声的问道。

  “不怕啊!我能感觉到,他没有在说谎!”萧让略显诧异道。

  见着萧让这模样,周围人都是摇了摇头。

  这到底是哪个大家族教出来的?如此不通人情世故,就跟个傻子一样,被人骗的团团转。

  不过,也没人再多管闲事,毕竟谁让人家有钱呢?

  “恩公!我……”凌操听到萧让的话,哽咽不止。

  “入土为安更重要,快去准备一下吧!你父亲可是等不起了!”萧让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尸体,轻声道。

  听到萧让这么说,凌操再也忍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开口道:“主人,从今以后,我就是你最忠实的仆人!”

  “别……别叫我主人,我不是你主人,怪不习惯的!”萧让赶紧道。

  可凌操并不买账,仍旧跪在地上。

  “主人,您是不要我了吗?”凌操着急道。

  “我……”萧让不知道该说什么。

  “凌操是吗?我觉得吧!你可以叫小哥哥主公,我之前就有听人叫我爷爷主公!好像差不多意思!”一旁,莫离开口道。

  凌操闻言,转过头,再次看向萧让,似乎是想要个答案。

  萧让无奈,叹了口气,终究是点点头。

  在萧让看来,主公什么的称呼,总是要比那主人好一点。

  见萧让点头,凌操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随后便消失不见,而是郑重的道:“属下凌操,见过主公!”

  “起来吧!”萧让扶起凌操。

  周围的人,见到事情已经结束,再没有什么兴致,一个个离开。

  离开时,他们还在感叹,说凌操好命,能够找到一个这么好的靠山。

  谁都能看出来,萧让并不简单,能够随手就用了两金,这能简单吗?

  “好了!快去处理你父亲后事吧!”萧让轻轻拍了拍凌操肩膀,就准备拉着莫离离开。

  萧让这动作,再次让凌操愣住了。

  这就要离开了?

  什么情况?

  这么随便的吗?

  看着萧让越走越远,凌操终于是忍不住大声喊道:“等等!”

  “怎么了?”萧让和莫离同时回头,略显讶异的望着凌操。

  “……”

  凌操面色一苦。

  “主公,此次回去余杭,大概半月左右!您还没有告诉我,在何处能够寻到您呢!”凌操解释道。

  “......”

  萧让有些尴尬,望了望四周,正见到不远处,有一个悦来客栈。

  “前面悦来客栈,看到了没有?”萧让指着远方道。

  “嗯!”凌操点头。

  “之后一段时间,我们会住在那里,你如果回来,就到那里等我们!”萧让开口道。

  “主公放心,我凌操一定会回来的!”凌操郑重道。

  萧让点头,带着莫离,慢慢的消失在凌操视野中。

  直到萧让消失不见,凌操这才开始走到他父亲前面,轻声道:“父亲,您看到了吗?我找到自己主公了!”

  ……

  萧让并不知道,自己离开之后,有一批人找上了凌操,其目的相当明确,就是为了凌操手中的一金。

  怀璧其罪!

  只不过,这些人忘记了,凌操连牛家都能随意出入,会是那么简单的人物吗?

  最终,经过一番周折,凌操成功的带着自己父亲尸首,离开了曲阿县城。

  ……

  找到住的地方,萧让准备开始寻亲了!

  萧让知道,人流量越多的地方,越是容易打探到消息。

  哪里的人流量最多?

  自然是酒楼!

  酒楼这种地方,人来人往,说不定便会有一两个人,听说过莫炎的名字。

  没错!

  莫离的叔叔,就是叫做莫炎!

  恰好这个时候,天色快要暗下来,他们还没吃晚饭。

  两个小家伙手牵着手,来到了附近的酒楼,准备一边打探消息,一边填饱肚子!

  这些日子一直在赶路,萧让可是受够了干巴巴、冷冰冰的粗粮。

  “小二!!”

  萧让和莫离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立马开口招呼着小二。

  “来了!哟,两位小客官,你们是要些什么?”虽然萧让他们二人还小,可店小二并没有怠慢。

  刚刚店小二也过去围观了,看到了出手阔绰的萧让。

  对于这么一个大主顾,店小二可不敢有一丝的不敬。

  “来个你们这的招牌菜吧!对了,先来一壶茶!”萧让随意道。

  果然土豪!

  一来就是招牌菜!

  “得嘞!这就来!”店小二开心的跑到后厨,拿了一壶沏好的茶,端了过来,恭敬的放到两人面前。

  正当店小二想要离开的时候,萧让一把拉住了对方。

  “小二,我问你个事!”萧让笑着道。

  “客官,所问何事?”

  “我向你打听个人!!”

  “谁?”

  “莫炎!”

  萧让说完,从怀里拿出五两银子,随意摆放在桌上。

  萧让的意思很明显,只要你知道,并说出来,这些就是你的了!

  “客官,能说具体一点吗?”店小二搓了搓手,有些心动的道。

  小二的薪水,更多的是来自这些问事的人,他们给的钱,说不定能抵得上他一个月的工钱了。

  五两银子,都可以买到五六只老母鸡了!

  如果是吃饭的话,也足够在他们酒楼吃上半个月!

  这么阔绰的人,小二还真是第一次见。

  “具体一点?嗯!这个莫炎是从娄县而来,属于越人!”萧让淡淡的道。

  “莫炎?娄县?越人?”店小二在脑海中回想。

  “客官,确实是有从娄县来的越人,而且还挺多的,但我并没有听过,哪个叫莫炎的人!!”店小二看着眼前五两银子,摇了摇头,满脸的可惜。

  “这样啊!那再问你一下,大概是七年前,有没有从娄县过来的越人?”萧让皱了下眉头,再次问道。

  “有!这倒是不多,好像就一户人家,而且是举家搬过来的!我记得,他们还说什么宗帅什么的!您也知道,宗帅的地位可是相当高,故而多听了一些!!”店小二想了想道。

  “宗帅?知道他们如今在什么地方吗?”萧让有些激动的道。

  “好像是去了城北的渔坊!至于现在,还在不在那里,我就不知道了!!”店小二回忆着道。

  “好了,这银子是你的了!!”萧让点点头,示意道。

  店小二脸上一喜,赶紧是收了下来,然后去到别处招待客人了。

  萧让回过头,看向莫离,轻声道:“明天咱们去城北看看!!!”

  “嗯!听小哥哥的!”

  莫离哪里有其他的想法,自然是萧让说什么就是什么,轻轻的点头,表示同意。

  明天,他们将要去城北寻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