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二章 缘分已尽?未尽!

三国之一代帝王 恶魔在右 2416 2019.04.30 22:45

  “哎!傻孩子!快起来吧!”童渊叹息一声道。

  “师父,我……”

  萧让刚开口,却直接被童渊打断。

  “别叫我师父了!”童渊无奈道。

  “……”

  一旁的李进,看的是相当着急,很想说些什么,可是每次要开口的时候,却被童渊狠狠地瞪了回去。

  “师父,您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萧让沉默许久,终于是问道。

  “理由?”

  童渊沉吟片刻。

  “如果真要说原因,那是因为,你要走上那条路了!”

  “……”

  萧让一脸茫然。

  “让儿,你也知道,除了你之外,我还有四个徒儿!”

  萧让点点头。

  “大徒弟张任,二徒弟张绣,都有各自的机缘,我也不愿多说!但是,这三徒弟云儿以及四徒弟进儿,却是前途未卜!”

  “云儿生性刚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去往公孙瓒那边,多是为了杀那北方胡虏,并没有什么功利之心!所以,他也没有太过表现自己,直到现在,也不过是个骑兵什长!云儿的将来,不会是在公孙那里!”

  “进儿为你所救,也因你才拜我为师!虽然为师极力教导,但你和他之间,师兄弟的情义淡薄,他对待你,更像是将你视为主公,而不是视作师弟关系!”

  “而你呢?我听凤凰说,你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刚刚你的表现,也都告诉了我,确实如此!”

  听到童渊的话后,萧让瞬间沉默。

  童渊说的这些,确实都是实话,但这又与他何干呢?

  知道萧让仍不服气,童渊继续说道:“你走上了这条不归路,无论是云儿还是进儿,他们的第一选择,肯定都会是你!”

  “……”

  萧让听到童渊这么说,直接是低下了头。

  “让儿,虽然我不是君王,但也知道,为君者,最大的忌讳,就是羁绊过多!在师兄弟之间,你的辈分最小,虽然云儿和进儿都不是不识大体之人,但有些东西,你终究是要顾忌一下的!”

  “师父,就算我走上了这一条路,和您的师徒关系,也不存在任何影响啊!”萧让反驳。

  “让儿,你还不明白吗?”童渊叹了口气,摇头道。

  “不是我要将你逐出师门,而是你要自己退出师门!”

  “你若为君,那云儿和进儿若是投靠了你,又当如何自处?是称呼你为师弟?还是称呼你为主公?”

  “他们可以称我为师弟!”萧让抬起头,郑重的道。

  “若称你为师弟,那云儿、进儿该如何领兵?他们虽说不会拥兵自重,但你的威望却是会受到影响,这个你想过吗?!”童渊再次问道。

  听到童渊这么说,李进不说话了,他知道,自己师父是为了萧让好。

  之前,李进还一直犹豫,到底要如何面对萧让,现在反倒是好了,师父直接给选了。

  “师父,这没关系的,就算……”萧让还想挣扎反驳。

  毕竟,在萧让看来,这本来就没什么事情。

  在前世那会,也没有什么独裁,有一些人监督,反倒是更难犯错。

  可是听到萧让第一句话,童渊怒了,直接打断了萧让的话语。

  “胡闹!”

  “本来,刚才看到你的时候,我还觉得你不错,可堪大任,但你现在一副小儿女模样,如何担得起如此大任?我如何能够将云儿、进儿放心交托给你?若是你再说此等话语,以后别再想着见我!”童渊厉声道。

  听到童渊这么说,萧让再次昂起头,想要接着反驳。

  可是,童渊却不给萧让机会。

  “你要是再说一句,我立刻带着进儿他们离开,终身不出常山一步!”

  这一下,萧让彻底没辙了,只能是无奈的低下了头。

  “好了!让儿,我此番过来,还有一件事!”童渊见萧让有些落寞,轻轻拍了拍萧让肩膀,开口道。

  “什么?”萧让苦着脸,疑惑道。

  “你和离儿的婚事!!!”

  “……”

  这一次,萧让囧了。

  “怎么?自己做了对不起离儿的事,你难道还不想负责任?”童渊见萧让这副模样,顿时怒了,轻轻敲了下萧让脑门。

  “对不起离儿的事?师父,我没有做对不起离儿的事啊!”萧让一脸懵逼。

  “还不承认?不要叫我师父!”童渊怒道。

  “……”萧让无语。

  “还要我再说一遍吗?”童渊则是吹胡子瞪眼道。

  “那我应该叫您什么?”萧让嘟囔道。

  “这……”

  童渊也是一愣,他之前只是想着怎么解除师徒关系,却忘记了之后的事情。

  忽然间,童渊脑袋一转,开口道:“当年,我其实是想着收离儿为徒弟的,如果不是那老家伙的令牌,我怎么会收你为徒?”

  “……”

  旁边的李进以及萧让,见着这样的童渊这模样,顿时愣住了。

  这还是当年那个,不苟言笑的师父吗?

  “不然你以为,我为何要传她剑法?就是希望离儿,能够继承我的衣钵!”童渊越说越觉得,事情就是如此。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自己是信了。

  “……”

  萧让显得目瞪口呆。

  “看什么看,就你这呆头呆脑模样,还想着娶我徒弟?”童渊怒道。

  “……”

  童渊彻底的把自己代入进去了,好像是自己养了多年的女儿,被别人给抢走了一样,异常的气愤。

  “师父!”莫离和赵雨突然闯了进来。

  原来,她们二人聊了一会后,很想知道他们师徒三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于是偷偷跑来听墙角了。

  至于说,童渊他们为何没有发现?

  那是因为,凤凰在这军营布置了幻阵,不仅仅是屏蔽了那堆矿石,还将此处的感应能力,降到了最低。

  只有萧让和莫离二人,没有受到影响!

  见着莫离跑进来,直呼自己师父,童渊心怀大慰,也没有在意她们偷听的事情了。

  “师父,萧哥哥他欺负我!”莫离嘟着嘴,对着童渊撒娇道。

  之前在常山那会,莫离和赵雨俩人,就常对着童渊撒娇,所以,这也算是非常的熟练了。

  “这傻小子敢欺负你?”童渊本就想着多教训一下萧让,顿时扬起手来,作势要对萧让出手。

  莫离见状,对着萧让直接是做鬼脸。

  萧让岂是那坐以待毙之人?

  他早就注意到,莫离她们到来,听到童渊说婚事后,故意诱导童渊,让她说出收莫离为徒的这些话。

  此时,就是他反击的时刻。

  “师父!我错了!我再也不欺负离儿了!”萧让对着童渊,正儿八经的再次喊道。

  “怎么还这么称呼我?”童渊瞪着萧让道。

  “您不是离儿的师父吗?他是我的媳妇,我自然也只能是称您为师父了!”萧让努力憋着笑,略显无辜的道。

  “你……”

  童渊一下子愣住了。

  这饶了半天,怎么又给绕回去了?

  合着自己刚刚这么表演,都是白费了?

  童渊有点绝望,他现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

  童渊长叹口气,想想还是算了。

  虽然萧让还称自己为师父,但是与赵云、李进他们之间,却是隔了一层,那么,自己这俩个徒儿,也不用迟疑了。

  现在最关键的是,萧让与莫离的婚事!童渊心中暗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