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章 鲁肃

三国之一代帝王 恶魔在右 3650 2019.04.17 18:27

  陈温也没有干什么别的事情,只是随意找了一些借口,光明正大的处理了孙府的某个下人。

  要是放在孙坚刚刚被封侯爵那会,陈温可不敢这么做,那是打灵帝的脸,还想不想继续做官了?

  其实,陈温也不是真的要和孙坚作对,他只是想要警告一下孙坚!

  谁都知道,如今灵帝的身体欠佳,好几次半夜咳出血来,深夜传召太医,忙坏了皇宫上下。

  这样的小道消息,早就在大臣之间,疯狂的传播。

  这也是为何,这太子之位,被大臣们一再提及。

  甚至于,他们这些大臣就差在说,你如今身体都这样了,怎么还不立太子?万一你哪天突然挂了,总得有个继承人,你也不希望大汉江山毁于你手,成为千古罪人,对吧!!!

  当然了,这些大臣们肯定不敢这么说,要是真的说了,脑袋估计也没了,所以只能一再上书,希望皇帝能及早立下太子之位,安抚臣心,安抚民心。

  只要有点见识,就肯定清楚,之前的黄巾之乱,已经伤了大汉的元气,若是再来个朝野之乱,那大汉就真的危在旦夕了!

  而这太子之位,很可能就是朝野动乱的导火索!

  陈温担心,灵帝早有此立太子之意,这是贬黜孙坚,很可能只是为了给继承者铺路。

  先将一个人贬黜,然后让自己的儿子施恩,使其重新得宠,让对方感激涕零,这不是很常见的帝王心术吗?

  陈温所担心的,就是这个!

  所以,陈温就算出手,也并不敢太过火!

  他本意是只是告诉孙坚,莫要再如同之前那般,越俎代庖。

  你若敢乱来,今天我可以拿你们家的下人开刀,明天我就能对你的家人下手。

  陈温这么一闹,确实给孙家很大的压力。

  本来就死了两位主人,新任家主又被圣旨调回了长沙,现在又出了这么件事,许多下人担心,孙家会就此结束。

  虽说不上树倒猢狲散,但至少也是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原本应该蒸蒸日上的孙家,瞬间就好像耷拉着脑袋,不敢乱动的小猫。

  就在这个时候,孙家有人站了出来,将时局暂时稳住了。

  谁?

  孙夫人的妹妹!

  也就是后来的吴国太!

  这孙二夫人手段也算是不错,当机立断,直接将这几人的亲眷接到孙家,并对外宣言,将抚养他们子女直至成人,并给了他们家人一大笔的赔偿费,也算是收买人心。

  这样一来,孙家上下也是安心了许多,至少没了那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

  不过,不管怎么说,因为莫离的暗中运作,孙坚被灵帝点名批评,灰溜溜的回去长沙,孙家也是混乱了一阵,甚至还比不上孙坚未封侯之前的状态。

  莫离这一手,算是让孙家跌了大跟头!

  此时,孙家对这幕后之人,那是恨之入骨。

  如果让他们知道,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这莫离,他们估计会瞬间暴走!

  之前孙夫人、前任家主,就是死于萧让之手,现在,又被你莫离这么一闹,这就是生死之仇啊!

  如果莫离继续留下,很可能会被孙家查出一些蛛丝马迹,那样实在太过危险。

  许褚和周瑜苦苦劝解,莫离始终不为所动,她要彻底的废了孙家!

  最后,还是周礼写信,与莫离分析了一下得失,她才终于是离开寿春,去往了那吴郡,等待萧让归来。

  至于对付孙家,周瑜答应,自己一定会继续进行。

  周瑜回去舒县,才真正了解到,自己家族在这些天,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孙家联系了袁家、陆家等家族,打算一同谋取周家。

  如果不是自己好命,被萧让所救,对方只要控制了自己,周家早就成了陆家的囊中之物。

  对于世家子弟而言,家族远远要比个人重要。

  现如今,孙家处心积虑对付自己周家,即使自己再不希望交恶孙策,那也是不可能了!

  联系之前在寿春发生的事情,现在的周瑜,与那孙家之间的关系,已经是恶劣到极点,再没有任何回转的可能。

  不死不休,也不为过!

  ……

  话说,萧让跳入淮河后,直接陷入了昏迷。

  随波而下,漂向远方。

  在萧让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的身体为了活命,下意识的吸收着黑珠上的力量。

  如果此时有人在附近,就能看到,萧让身上黑白交替,时而黑烟布满全身,时而白雾布满全身,两者相互交替,似乎是在争夺萧让身体的控制权一样,相当的恐怖。

  ………

  下邳徐县。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在江边开放粥铺,供给来往的难民吃喝。

  “鲁公子,您真是个大善人!”

  “鲁公子,一定是天上神仙,派下来来帮助我们的!”

  “……”

  周围的这些难民,一个劲的夸赞着这少年。

  少年也不自傲,只有略微笑了笑,并没有太过在意他们的这些夸赞。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那下邳徐县鲁肃。

  此时鲁肃只有十五岁,但却心系百姓,乐善好施,经常来到这城外,给过往的难民施粥,让他们填饱肚子。

  在徐县一带,没人不知道鲁肃。

  今天,鲁肃还是一如往常,来到了徐县城外,架起了粥蓬。

  就在鲁肃施粥时候,他眼睛余光突然瞟到,身旁的淮水上,漂浮着一个人。

  如今已是冬天,天气寒冷,就算穿了两件毛皮大衣,依然感觉寒冷。

  鲁肃裹了裹身上的衣物,放下手中的舀具,对着身边人道:“你们继续在这里施粥,我过去看看!”

  “是!”

  鲁肃说完,带着几个仆人,朝着江面而去。

  鲁肃仔细看了眼水上漂浮的人,并没有任何腐烂的迹象,也不知道对方是死是活。

  “你们快去把他打捞上来!”鲁肃对着身边仆人道。

  如果对方已经死了,那就找个地方埋了他,一直漂浮在大江上面,如果腐烂了,会让人觉得恶心。

  如果对方还活着,那就更好了!

  在鲁肃的指挥下,江面上那人,成功被打捞上来。

  这被打捞上来的人,十四五岁模样,模样挺俊秀。

  可能是被水浸泡太久,又或是冬天太冷,这人身上的皮肤上,有的地方黑的发紫,有的地方皮肤,就如同初生的婴儿。

  这还怎么回事?鲁肃有些难以理解。

  “公子!这人还活着!”仆人探了一下落水人的气息,发现对方仍有鼻息,不由惊呼道。

  这能不惊吗?

  如今这么冷的天气,在水面上漂浮这么久,身体冻成这样子,还能留有性命,简直就是奇迹。

  “快把他抬回去!”鲁肃凝视男子脸许久,突然好像是想起来什么,不由大声喊道。

  下人们也知道自己公子什么秉性,做出了决定之后,就不会更改。

  没有犹豫,这些仆人直接抬着此人,回去了鲁府。

  这被救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那跳入淮河的萧让。

  他直接从寿春,漂到了如今的下邳。

  经过医师一番救治,萧让身上的黑斑渐渐褪去,终于是醒了过来。

  “这里是?”萧让强撑着身体,想要知道现在什么情况。

  “少年,你还真得谢谢我们公子,如果不是他发善心,估计你已经死了!要知道,我家公子捞你起来的时候,河面都快要结冰了!你再漂上一会,估计就真的没了!”一个丫鬟见萧让醒了,在一旁絮絮叨叨。

  “你家公子?你家公子姓甚名谁?”萧让略显虚弱的问道。

  “我家公子……”丫鬟刚想说话,却突然走进来一少年,丫鬟赶紧闭上了嘴,不再多言。

  这少年正是鲁肃!

  “小桃,你先下去吧!”少年挥挥手,对着丫鬟道。

  “是!公子……”小桃嘟着嘴,赶紧跑了出去。

  公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善良了!小丫头心中暗道。

  “鲁肃,见过小蔡侯!”少年直接抱拳,对着萧让道。

  “鲁肃?小蔡侯?你知道我?”萧让听到少年自报家门,不禁愣住了。

  “没错!略知一二。”鲁肃点点头。

  “等等!你是鲁肃?”萧让回过神,对着鲁肃问道。

  “难道小蔡侯也知道在下?”鲁肃见萧让这反应,不由有些兴奋。

  现如今,天下文人,谁人不知小蔡侯。

  小蔡侯的名望或许比不上当世大儒,却也是被全天下文人所感激,尤其是那寒门学子。

  鲁肃虽非寒门子弟,但对于萧让的成就,也是略知一二。

  当年,鲁肃还千里迢迢,去过舒县一次。

  不过,那一次他主要是去看周瑜,萧让不过是好奇之下,才过去打探一下的。

  奈何当时萧让已经离去,外出学艺,最终却是错过。

  现在,鲁肃没有想到,居然会以这种方式,与萧让会面。

  “小蔡侯却不敢当!鲁兄叫我萧让即可!之所以知你鲁肃,却是我那瑜弟,曾经对你有所提及,故而有些印象!”萧让笑着回道。

  周瑜确实和萧让说过鲁肃,他说,当年黄巾之乱的时候,徐县的鲁肃虽然年轻,但在半路上开设粥铺,活人无数,是少有的善人。

  当然了,周瑜只是提及这些,至于其他,则并未多言。

  这并不是周瑜自傲,在同一辈里,除了那颍川来的郭嘉,他还没有遇到任何的对手。

  这徐县鲁肃虽然小有才学,但在周瑜眼中,还算不得多厉害。

  听到萧让这么说,鲁肃则是惊喜不已,开口道:“想不到周公子还记得吾,这真的是……”

  鲁肃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古人也是追星的!

  学识差不多,可以视作对手,学识还差不少,可以视作追赶对象,学识差距太大,就只能视作偶像了!

  这周瑜,在文人的圈子,在他的同龄人当中,就是超星星!

  能被自己的偶像记住,鲁肃能不开心吗?

  “小蔡侯,你怎会漂到徐县这边来了!?”鲁肃高兴完,便对着萧让开口问道。

  对于萧让,也就是偶像的义兄,鲁肃还是有所了解的。

  萧让长沙郡剿匪有功,灵帝征辟,萧让被派到吴郡,做那乌程令。

  按道理来说,对方应该在吴郡才对,怎么会……

  鲁肃心中万分疑惑。

  “此事说来话长!”萧让摇摇头,明显不想去谈论这些。

  鲁肃闻言,也没有再多问。

  “不知道,小蔡侯,你接下来有何打算?”鲁肃对着萧让问道。

  “鲁兄,能帮我打探一下寿春以及舒县那边的情况吗?如果可以,能不能帮我送封信给周瑜,并告知我的现状!”萧让沉默片刻,开口问道。

  萧让这样要求,确实有些过,但是,他现在急于知道,寿春那边的情况,所以也顾不得这些。

  尤其是莫离,萧让总是有些莫名的有心。

  “包在我身上了!”鲁肃拍了拍胸脯,保证到。

  “多谢!”萧让开口道谢。

  “小蔡侯,你就安心休息,我这就去安排人,最多四天,必然会有那边的消息!”鲁肃说完,飞速的离开。

  看着鲁肃这模样,萧让不禁微微一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