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最后的疯狂

三国之一代帝王 恶魔在右 2604 2019.01.15 09:48

  张角刚刚苏醒过来,回想起城墙上的那一幕,心头更是有些悲凉。

  他为黄巾做了这么多,从默默无闻到举世闻名,从自己一人到教徒遍布天下,他做了一切他能做的。

  可到头来,却只是井中月,不过是一场泡影。

  张角本来脸色就有些苍白,现在又皱起了眉头,看起来有些可怕,这让周围黄巾高层的心,不禁再次揪了起来。

  天公将军没事吧?所有人都是有些担心的想着。

  许久,张角终于是开口了。

  “你们都先下去,我想静一静!”

  “父亲,你……?”一旁的张宁有些担心的道。

  “宁儿,你留下,其他人都先退下吧!”张角记着张宁在侧,直接打断她的话,开口道。

  虽然张角看起来很虚弱,但不管怎么样,他都是黄巾的信仰,这些人还没有胆气,去违背张角的命令。

  这些黄巾高层互相对望一眼,最终还是依次退了出去。

  而当那些人出去之后,张角手指微微一动,这房间周围,突然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屏障,外面的人被挡住,声音也传不出去。

  一时间,原本人满为患的房间,突然变的空荡荡的,只剩下张宁一人,还留在张角旁边,房子里安静的可怕。

  许久,张角终于是有动作了。

  在张宁的注视下,张角轻闭眼睛,单手微扬,手中聚集了一些灵力。

  张宁见状,赶忙是走上前,想要开口制止。

  “父亲……”

  现在自己父亲这么虚弱,还动用灵力,只会是更加的虚弱。

  可是,张宁刚刚前进一点,却看到自己父亲突然睁开双眼,一脸的严肃,朝着她轻轻摇了摇头。

  张宁只能是停了下来,她很清楚,如果自己父亲执意如此,自己怎么劝,也没有任何作用,反倒可能会惹怒自己父亲。

  见张宁停下来,张角再次闭上了眼睛,双手不断挥舞,没过多久,一个小鼎突然出现在了张角的手上。

  张角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小鼎,神色有些复杂。

  这个小鼎来头不小,是那传说中的禹王鼎,是国之重器,镇压着中原的国运!

  说起来,这禹王鼎是张角无意间所得,也正是因为得到了这个鼎,张角才动了别的心思,想要将那汉室取而代之。

  只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只是一场空。

  不过,现在张角打算为黄巾做最后一次努力!

  也是最疯狂的一次努力!

  张角沉默片刻,眼睛里面充满了坚定,双手再次动了起来。

  在张宁的视野里,张角手中的灵力,渐渐离开张角的掌心,最后,慢慢的成型,化作一条神龙。

  这由灵力化作的神龙,直接冲着禹王鼎而去,在张宁的注视下,两者相撞,就在相撞的刹那,周围的世界仿佛都是静止了。

  “轰隆隆!”

  下一刻,一声巨响。

  这禹王鼎内,陡然冲出来九条神龙虚影,四散而去。

  ……

  泰山之巅。

  “终于还是走出这一步了!”南华老仙用那光幕,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嘴里念念有词。

  一旁,于吉也是轻轻说道:“禹王鼎封印被破除,九鼎龙魂出世,汉室的气运再也不受压制,天地间灵力暴涨!现在,这大势再也无法预测,也不知是福是祸!”

  徒儿,你得加快速度了,左慈心中默念。

  泰山观再次陷入平静。

  ……

  巨鹿,张角卧室里。

  张角看着四散的龙魂,却没有一个停留在巨鹿城内,再次叹息了一声。

  “天意如此!哈哈哈!天意如此!”张角坐在病床上,看着眼前的禹王鼎,仰天长叹。

  张角笑罢,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没了,双眼再没了之前的神采,乱发披肩,就好像是个疯子一样。

  “父亲……”张宁自然也是看到了禹王鼎的异状以及张角的变化。

  这禹王鼎里面冲出九条神龙,随后自己父亲突然疯狂,她的心里不禁有些忧虑。

  不会有事吧?

  就在张宁忧思成疾的时候,张角突然间望向了张宁。

  “宁儿,为父对不起你,这些年只顾着自己的事情,把你冷落了!你别怪我!”

  张角转头看了眼自己的女儿,突然间,心中有些难过。

  张宁出生的时候,她的母亲便难产去了,也正是这个原因,张角对他自己这个女儿,始终有些冷淡。

  直到现在,看着女儿担忧的神色,张角莫名有些后悔,后悔自己这些年冷落了她,让她既没有母爱,也没有父爱。

  毕竟,发生那种事情,她也是无辜的,甚至是受害者。

  “父亲,没有的,我都知道,您是大贤良师,是天公将军!您事务繁忙,我从来没有怪您的意思!”张宁闻言,鼻头微酸,强忍着泪水道。

  这是自己父亲第一次对自己这么温柔,张宁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宁儿,你过来,我有些话要对你说!”张角笑了笑,朝着张宁招了招手。

  张宁闻言,赶忙小跑了过去,跪在床边。

  张角轻轻揉了揉张宁头发,深吸口气,随后开口道:“宁儿,你听我说,不要插话,好吗?”

  “嗯!”张宁狠狠地点头。

  “宁儿,我走了之后,你就和你那两位叔叔说,尽快带人离开巨鹿,这里不是他们能待的地方!”

  “父……”张宁听到张角这么说,刚想插话,却被张角压着肩膀。

  “宁儿,你听我说!咳咳!”张角再次强调道。

  张角脸色突然有些焦急,张宁见状,也只好继续沉默。

  “嗯!”

  不知道为何,张宁总感觉自己父亲,现在这是在给自己留遗言。

  一想到这里,她的鼻子微微发酸,眼角突然流下一行清泪。

  “傻孩子!”张角当然是发现张宁的异样,轻轻擦去张宁眼角的泪滴,努力的笑了笑。

  “宁儿,告诉你那两位叔叔,一直往北走!千万不要再回来!”

  “至于你的那些师兄弟们,你也尽力劝阻他们回去,隐姓埋名,重新开始!”

  “还有,你拿着这个鼎去泰山!去找我师傅,他叫南华老仙,看在师徒一场的份上,他应该不会不管你的!”

  “咳咳!”

  张角说完,突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整个人愈发的萎靡。

  “父亲!”张宁见状,心中一惊,忍不住惊呼。

  “宁儿,不要伤心,记着,我走了之后,你拿着这个鼎去泰山!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看到这个小鼎,哪怕是你最亲近的人!知……知……”

  张角手里拿着小鼎,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可还是没有说完,没有将小鼎交给张宁,便是倒了下去。

  “父亲!”张角惊叫着喊出声。

  而就在张角倒下那一刻,屏障瞬间消失。

  外面的人,也是听到张宁的这声惊叫,都是奋力的冲了进来。

  只不过,他们进来的时候,张角已然倒在病榻上。

  东汉末年,大乱开端的发起者,大贤良师张角,就这么默默地死在了病榻之上。

  一时间,张角那些信徒,都是哭了起来。

  就在大家哭泣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大侄女,大哥可曾留下遗言?比如谁来接替他的位置?”

  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人公将军张梁!

  张宁此时已经满脸泪花,又听到自己叔叔的这句话,想要开口斥骂对方,可是看着自己父亲的遗体,她突然什么都骂不出来。

  “我父亲说,让你和二叔两人,带着大家往北走,越远越好!”张宁收拾了自己的情绪,将自己父亲交代的遗言,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

  “对了,诸位师兄,我父亲还说,要你们隐姓埋名,重新开始,最好不要再踏入这乱世!”张宁看着周围哭泣的师兄们,再次开口道。

  听到张宁这么一说,张梁、张宝脸色同时一变。

  两人四目相对,眼珠转了转,点了点头,似乎做出了什么共同的决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