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大殿上

三国之一代帝王 恶魔在右 2469 2019.06.23 10:36

  这次早朝很隆重!

  许多从未出现过的身影,也都是站在了大殿上,一直很空旷的南宫,此时竟然有了些拥挤的感觉。

  萧让站在人群之中,在太监们的指引下,来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上次萧让也来过早朝,那一次在去年年初,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

  不知觉间,一年时间过去了!

  萧让低头,思索着自己的未来,思索着自己的计划。

  至于说,找周围的人聊聊天,增进一下关系?

  还是算了!

  萧让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这里面几乎所有人,都对自己有敌意,或是明显,或是隐藏。

  反正没有一个,不是在疏远自己!

  一般来说,在这个时候,是该思索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从而出现在这种,令所有人厌弃的情况。

  但是,在萧让沉下心思,利用自己强大的感知力,偷听其他人的对话后,便是断绝了改变一下的想法。

  “你知道吗?这个人是通过买官当上太守的!其实他连孝廉都不是!”

  “不是吧,听说他好像改进了造纸术?”

  “哼!小道尔!而且造纸术的原材料,真的是粗鄙不堪,让人恶心!”

  “是啊!一想到要在这种东西上面写字,我就感觉心中作呕!实在是有辱斯文!”

  “那新纸看起来挺不错啊?白白净净的!怎么了?”

  “哼!你是不知,我来给你说说那原料!树皮、麻、破布、烂渔网!你能想象,在这上面写字,是种什么心情吗?”

  “是啊!也只有那种寒门,才会使用那蔡侯纸,像我们这些有身份的人,是不屑于使用的!”

  “这样吗?听起来确实有些不堪!”

  “你知道吗?我听人说,当初长沙平乱,他也在场!可是却被孙坚赶出来了!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他是一个术士!就像是黄巾贼人那种!”

  “啊?那他不会是黄巾余孽吧?”

  “不好说!西园八校尉的曹操,曾经在东郡见过他,并于洛阳城门口,当众说他是黄巾余孽!”

  “还有这回事?陛下怎么还重用他?”

  “对啊!他怎么当上太守的?”

  “哼!咱们陛下,你还不知道吗?左……懂了吗?”

  “噢……”

  “……”

  听着这些人的对话,萧让是一点交流的心思都没有了!

  这纯粹为了黑而黑!

  你见过别人拿钱买官吗?

  你见过别人去做黄巾吗?

  你见过改进后造纸术的原料吗?

  连造纸术的原料改变了,都不知道,还在这里大言不惭,不是傻子还能是什么?

  一时间,萧让竟然有一种举世皆浊我独清的感觉。

  与其在那里,和别人口是心非的聊天,还不如想想今后应该怎么做!

  时间在慢慢过去,在太监们的安排下,众大臣都是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现在,只等灵帝的到来了!

  董卓、曹操、孙坚、袁绍、袁术等等这些人,全都出现在朝堂上,还有说有笑的,实在是有些怪异。

  萧让可是知道,这些人今后都会是一方诸侯,尤其是这董卓,再过些日子,就不可能站到一块了吧!

  众人没有等待太久时间,灵帝准时到场,精致坐上了专属于自己的龙椅。

  萧让抬头,看着上方的灵帝,心中一动。

  去年的这个时候,灵帝还是好好的,不像是短命之人,而再次遇见之后,居然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

  虽然灵帝强行压制,但他身体的状态,始终是无法控制的。

  他快要死了!如果再不好好治疗的话!

  这一年的时间,灵帝到底是遭遇了什么?萧让心中暗道。

  “今天,我将众爱卿叫到这边,是有些事情要吩咐的!”灵帝直入正题,令所有人为之一动。

  这么直接?

  灵帝深吸口气,似乎是在准备什么,片刻后,这才继续开口道:“朕自继承皇位以来,已经过去二十年,有过四次年号,分别是建宁、熹平、光和以及现在的中平!”

  “每一次改年号,都是朕认为发生了改变天下的大事!”

  “……”

  “到现在的中平,是朕对天下的希冀,希望天下安宁、平静!这几年天下安定,也算是达到了这期望!”

  “……”

  灵帝在龙椅之上,自顾自的说着,仿佛就像是一个老人,想要和其他人多聊聊天。

  众大臣站在下方,静静地听着灵帝自语,没有一个人敢插话。

  “好了!说了这么多,也差不多步入正题了!”

  “朕年岁日益增加,身体也不复当年,有一件事情,始终未有决断!希望能在今日,有个分晓!”

  肉戏来了!

  所有人都知道,灵帝打算说什么!

  太子之位!

  这也是灵帝叫他们过来的原因!

  “众位卿家想必都已经知晓,朕要说些什么?没错,就是太子之位!”

  “太子之位的重要性,想必不需要朕来多说,现在,朕有两个皇子,皇子协以及皇子辩,不知道众卿家有何想法?”灵帝淡淡的问道。

  朝堂下方,大部分臣子望着灵帝,微微摇头。

  之前一直催您立太子,现在终于知道急了吧!

  马上,有人站了出来。

  谁?

  宗正刘虞!

  “回陛下,按照宗族旧制,辩皇子当为太子!”

  刘虞站了出来,神色平静。

  这一下,整个朝堂都安静了。

  谁都知道,灵帝想要立谁为太子,刘虞这个时候站出来,不是直接掀桌子,然后指着对方的鼻子说,按照旧制,刘辩当为太子吗?

  灵帝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许久没有回话。

  “不知道其他人还有什么想说的吗?”灵帝再次问道。

  这个时候,又有人站了出来。

  “回陛下,按照礼法,辩皇子当为太子!”

  这又是谁?

  太常羊续!

  去年年末,灵帝召见羊续,说是准备让其升为太尉!

  但是,想要升太尉可不简单,得交纳礼钱千万以上,羊续是个清官,哪里来的钱财,于是只将他提升为太常!

  而南阳太守呢?

  由袁家嫡子,也就是袁术接任!

  为什么会如此突然,急着让袁术做太守?

  因为袁家急了!

  袁绍是西园八校尉,声望日隆,作为世家,当然不想看到嫡子被庶出比下去,于是耗费大量财力,将袁术弄去了南阳。

  南阳可是个好地方,那里的土地肥沃,是个作为跳板的绝佳位置。

  羊续这先是剿匪有功,后来又治理南阳有功,这么多功劳叠加,灵帝也不好贬他,于是才有了升任太常之令。

  太常管礼法,一般都做不出什么政绩,只要过去几个月,灵帝就能以各种理由,将其彻底罢免。

  看着眼前的羊续,灵帝这被打脸的感觉更甚。

  不过,羊续说的也没有任何错,他也没办法去找羊续麻烦。

  灵帝低下了头,脸色沉的更加厉害。

  ……

  萧让看着眼前这情况,知道这里面肯定不简单。

  为什么?

  宗正和太常同时跳出来,打灵帝的脸,这还能正常吗?

  这是直接堵住了灵帝的嘴,让灵帝有口难开!

  按道理说,刘虞一个老好人,不至于这么跳,到底是谁给了他勇气?

  就在此时,萧让看到了何进嘴中那一抹坏笑!

  原来是他!

  萧让笑着摇摇头,也难怪了,大将军何进啊!

  肯定是许诺了什么好处,才让刘虞站出来的!

  就在萧让摇头的时候,灵帝突然眼前一亮!

  “萧卿家,你何故摇头?可是觉得有什么问题?”灵帝满眼希冀的看着萧让,开口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