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六章 阴谋败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恶魔在右 2195 2019.04.20 22:27

  听着周围百姓对这女人的怒骂,萧让并没有就此认定对方一定是凶手。

  任何事情,不能只听一面之词!

  “掀开!”萧让手指着那地上的尸体,对着男子说道。

  “是!大人!!!”

  于海点点头,没有分毫犹豫,直接是将裹着尸体布给拿开。

  萧让从座位上走下来,来到尸体前面,细细的观察眼前的这具尸体。

  他曾经是一个研究生物的科学家,对于人体构造,也是有着一定的了解,虽然比不上专业验尸官,但是最基本的论断,还是可以得出来的。

  从这具尸体面部色泽来看,萧让很确定,这个人确实是今天被杀的!

  这人是正面中刀,刀口不深,但位置却很致命,是在他的胸口处。

  从这刀伤口上看,握这把刀的人,更像是反手握刀。

  这种伤口位置和杀人手法,可不是一般的妇女,能够做到。

  看到这一点,萧让愈发的确定,这人不是这个女人所杀。

  只不过,这女人丝毫不为自己辩解,只是一个劲的哭着说,自己没杀人。

  萧让深吸口气,继续检查这具尸体。

  “坤桃!把尸体给我转过来看看!!”萧让对着凌操道。

  “是!!!”凌操点点头,上前要翻动这男人的尸体。

  女人见状,立时扑了上去,护住自己那于江的尸首,抬头有些疯狂道:“不许动我丈夫尸体!”

  至于这于海,则是脸色一拧,一脚朝着这女人踢了过去,这女人被于海一脚踢开。

  “滚开点!没听到大人说要检查尸体吗?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于海单手揪住这女人,大声吼道。

  女人哭的更厉害了。

  怎么回事?

  一定有猫腻!

  这于海有问题!

  就在此时,萧让稍稍撇了一眼于海,终于发现了一个破绽。

  一个致命的破绽!

  这个于海居然是个左撇子!

  他刚刚是用左手,揪起了那女人。

  而这于江身上的刀口,正是由一个左撇子造成的。

  结合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于海很有可能是杀害此人的真凶。

  一切终于通了!

  想到这里,萧让眼神示意凌操动手,凌操心领神会,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出脚,朝着于海踢了过去。

  于海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但凌操动作实在太快,根本就来不及做反应,被凌操一脚踢翻在地。

  随后,凌操上前,直接将刀架在于海脖子上。

  “大人,这是什么意思?”于海想要挣扎,可是却始终无法挣脱凌操控制。

  “老实点!”凌操冷冷道。

  感觉到自己脖颈发凉,于海终于是安静了下来,但却是昂着头,眼中有着不服。

  “你不服气?”萧让淡淡的问到。

  “我不服!”

  “好!那我就让你服气!”萧让笑了笑,开口回道。

  “说实话吧!你这个故事,从头到尾,都是破绽!”萧让冷声道。

  于海眼里有着一丝不信。

  “首先,我从你的嘴里,找不到一丝对你那所谓大哥的尊重!”

  “你之前曾说,你担心你大哥,才过去找你大哥,可是,从开始到现在,无论是语气还是行为,你对你的大哥都毫无尊重!”

  “像你这种人,真的会担心你大哥吗?”

  “反倒是你口中的杀人凶手,在我们打算翻动你大哥尸体的时候,开口阻止了!”

  “相比之下,貌似你更无赖!”

  听到萧让的话,于海沉默片刻,随后道:“我和大哥关系并不好,这次相约去祖坟,其实就是为了分家的!”

  “分家?你怕不是逗我!”萧让放肆的笑了笑。

  “从这男人的尸体来看,他身材瘦弱,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所致!而这个女人,也就是你口中的大嫂,同样是如此!不然,她也不会穿着如此单薄!很明显,他们一家子已经穷的揭不开锅了!!”

  “而你呢?身强体壮,还是一个练家子,穿的也是兽皮大衣,可是不便宜吧?!对比之下,你家才是有钱吧!他们家这么穷,你告诉我这个女人图谋男方家财?这些东西,有什么好分的?有什么财产好图谋的?”

  听到萧让的话,于海额头不禁冒出了汗来。

  “那他肯定是和大哥商量,要分我家财产!大哥不愿,才被她杀了的!”于海在一旁垂死挣扎。

  听到于海的话后,萧让笑容更甚。

  “你说杀你大哥的人是他?我看是你吧!”萧让冷笑道。

  “你不要血口喷人!”于海急了。

  “首先,你说这女人杀了你大哥,可她身上却毫无血渍!”

  “其次,你大哥身上的伤口极为致命,一看就是经验老道,经常杀人之人才能办到!”

  “还有,你大哥身上的伤是左手导致,而你正好是个左撇子!”

  “还要我说嘛?”萧让蹲下身子,略带调笑的望着于海道。

  于海严重惊惧之意更甚,低下了头,身体也瘫软了下来,根本不敢回答萧让的问题。

  “好了!好了!大家都清楚了?是这个男人贼喊捉贼,故意诬陷这女人,至于原因,那就与我无关了!”萧让说完,站起身,回头对着围观百姓道。

  见到萧让这么快就办完一个案子,还查出了事情真相,周围的百姓不禁都是高兴的鼓掌,不断夸赞萧让厉害。

  萧让回过头,对着凌操道:“将他打入大牢,明日午时,直接问斩!”

  “是!”

  凌操点头,就要将这于海抓住。

  可就在此时,这女人像疯了一样,跪在萧让脚边,对着萧让祈求道:“大人,求您放过他吧!”

  “……”

  萧让有些不解了,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帮她消除了杀人的罪名,对方还要向自己求情,让萧让饶了这个杀人凶手。

  萧让沉默,并没有答应。

  “大人,我两个孩子,都还在他的手里,求求您放过他吧!否则的话,我的那两个孩子,都要被他同伙杀死的!”女人对着萧让磕头道。

  见到这女人如此识相,于海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没错!她们夫妻的孩子,都还在我手里,只要我一死,她那两个孩子,也都是活不了了!”于海的话异常嚣张,似乎丝毫不在意自己经暴露。

  这个时候,萧让却是不再沉默,终于站了出来。

  ……

  酒楼内,一个青年望着衙门里的那一幕,眼神有些好奇。

  “哟!这人干的挺不错的啊!”一个青年笑着说道。

  “主公,咱们还要不要继续对付他?”仆人对着中年人问道。

  “算了吧!既然他已经证明自己了自己,那咱们也没有必要做恶人!”

  “是!”

  身音渐渐歇去。

  阴谋也是彻底暴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