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一十一章 会面

三国之一代帝王 恶魔在右 2918 2019.06.18 09:32

  并州,西河郡,白波谷中。

  “大哥,咱们真的不能坐以待毙了!到时候人心散了,就真的完了!”一个中年人,坐在大帐一侧摇头道。

  “二弟,你的心思,我是知道的!但咱们才恢复一些,现在若是出兵,会引起朝廷注意,怕是……”黄巾旧将郭太,摇头道。

  自从巨鹿之战结束,大贤良师张角仙逝,黄巾就已经分崩离析。

  大部分人去了青州,那里山脉众多,他们躲在那些深山老林里面,落草为寇,干起了无本买卖,也算是活了下来。

  少部分人去了西蜀,那里有另外一个大教,去到那边也不会引起太多注意。

  还有人去了南方,也就是荆州、扬州,比如说雷公。

  从巨鹿到西蜀,这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过遥远,而且就算去了,也是前途渺茫,有人不愿意继续前行,就在半路停下了脚步。

  这其中就有一个将领,名叫郭太,他带着数千弟兄,停在了半路,在这西河郡白波谷安顿下来。

  跟着郭太一同过来的将领,也有不少,比如杨奉、韩暹、李乐以及胡才。

  他们五人在这西河郡,默默的发展,队伍越来越大,现在已经达到了十万之数,成为了附近一股无法忽视的势力。

  没办法!

  这年头吃不饱的百姓实在太多,他们也想要生存下去,只能是铤而走险。

  而白波谷里的黄巾,就保证了这些人的活路,实力也足够强大,于是越来越多人过来投靠。

  但人一多起来,这里面的消耗就实在太大。

  白波谷就这么大,只能养活这么多人,刚过完冬天,白波谷里面,已经没有多少余粮了!

  想要度过此次粮食危机,现在只有两种选择。

  其一是放弃一部分人,这样压力会小很多,也能坚持的久一些。

  其二是出去白波谷,干上一票大的,这样也能化解此次危机。

  他们之所以收这么多人,就是为了壮大自己,壮大黄巾,怎么可能会放弃一些人。

  但第二种又太过危险,黄巾之乱才过去两三年,这刚刚松下来一些,又闹出什么幺蛾子,怕是会被朝廷吊起来打。

  连大贤良师都没有打得过朝廷,郭太也不认为自己这些人可以做到。

  所以,现在几个黄巾首领,就陷入了纠结当中。

  郭太其实是想要放弃一部分人,而杨奉则是希望能出去干上一票,与其在这坐吃山空,还不如放手一搏。

  因为这件事情,白波谷的黄巾首领,在大帐里面讨论了起来。

  “三弟,你来说一说,到底应该怎么办!”杨奉见郭太犹豫不觉,对着其他三人说道。

  “我觉得,都可以吧……”韩暹低头喃喃自语。

  “三弟,你这……哎!四弟还有五弟,你们说说自己的想法吧!”杨奉见韩暹打太极,不禁扶额,转头对着其他人道。

  “我觉得……”

  “……”

  几人在大帐里面,讨论的热火朝天。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手持一把大斧子,矗立在大帐外,面色平静。

  “公明,听说了没,你老家河东郡那边出大事了!”另一个中年人,手持一把长枪,来到青年身边,故作神秘道。

  青年没有理会,站在原地,大斧子直接一伸,警告对方不要靠近。

  “还是这样无趣!不想知道就算了!”中年人见青年这样,摇摇头直接离开了。

  这青年是杨奉亲兵,三年前,也就是郭太他妈刚刚过来,这青年就已经投奔过来了。

  这青年名叫徐晃!

  ……

  洛阳,西园。

  灵帝坐在石椅上,他面前站着一人,手持一柄长剑,虽然已是白发遍布,却精神矍铄。

  这剑客不是别人,正是那剑神王越!

  “你知道朕为什么叫你过来吗?”灵帝对着面王越问道。

  王越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灵帝。

  “别这么拘谨,坐吧!”灵帝对着王越道。

  王越犹豫片刻,最后还是坐了下去。

  “好茶!虽入口苦涩,但入喉之后,却化作甘泉,让人回味无穷!”灵帝端起一碗茶,细细品味一番道。

  “陛下恕罪,在下粗人一个,不懂茶道!”王越直接答道。

  “你还是这么快人快语!”灵帝摇头道。

  王越只是沉默片刻,没有说话。

  “罢了!罢了!”灵帝见王越这反应,站起身来,长叹一声,望着远处景色,不再言语。

  王越见状,也跟着站了起来,遥望西园景色。

  河东郡的那声惊雷,证明如今已是惊蛰了。

  万物即将复苏,过不了多久,眼前又会是百花争艳的美景。

  可是,能够欣赏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能和我说说,你对萧让的看法吗?”灵帝沉默许久,这才开口问道。

  “陛下,你指的是哪方面?”王越回道。

  “各方面!”

  王越闻言,低下了头,陷入沉思之中。

  “有话说话!面对我的时候,不用吞吞吐吐!”灵帝直接道。

  王越深吸口气,开口回道:“在武学方面,他是一个天才,不对,应该是个妖孽!就我所认识的人里面,几乎找不到一个人,潜力能与之媲美!”

  “史阿也是不及?”

  “差之甚远!”

  “实力呢?”

  “也是不及!”

  “嘶……”

  灵帝不禁倒吸口冷气。

  史阿他是知道的,年纪轻轻,便是在洛阳闯下偌大名声,同辈之中,几乎没有敌手。

  而萧让年轻十岁,实力已经超过史阿,这份天赋足够让灵帝动容。

  “奇淫技巧方面,他也是个天才!改进了造纸术,这便足够名留青史!”

  灵帝闻言,也是轻轻点头。

  “至于官场方面,却是看不太懂!”王越接着道。

  “看不懂?为什么?”灵帝好奇道。

  “他去到哪里,便是把人得罪到哪里!”

  “他第一次出现在众人视野,是荆州,可是却被孙坚赶出军营!”

  “随后去了吴郡,却把当地世家都给得罪了,不得已跑到洛阳搬救兵!”

  “而在洛阳,同样没有消停,先不说大闹我英雄楼,单是把除了您之外,最有权势的何进,给彻底得罪了,就实在令人汗颜!”

  “最后一次是在河东!卫家大婚!他为了救蔡邕父女,也是把卫家彻底得罪!如果不是他实力高超,估计已经没了!”

  “可他得罪了这么多人,却被陛下你看重,一次又一次帮助他,并提升他的官职,我实在看不懂!”王越摇头道。

  听到王越说完,灵帝没有回答,而是继续看着远方。

  “陛下,该喝药了!”这时候,张让在一旁提醒道。

  “嗯!”灵帝点点头,端起一旁的碗,一口喝了下去。

  王越见状,没有多言。

  灵帝喝完汤药,这才对着王越道:“这就是你无法混迹官场原因!”

  “……”

  王越听完,不禁愣住了。

  “萧让这小家伙,看起来一副愣头青的样子,实际上,心中有一块明镜!”灵帝深吸口气,笑着道。

  “他和你一样,都是武人出身,都是无根浮萍!而你呢?有自己的坚持,不会去刻意讨好那些人,但为了官场生涯,也不愿去得罪他们!对吗?”灵帝问道。

  “嗯!”王越点头。

  “你知道吗?萧让被派去上党,并没有缴纳一分钱,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王越疑惑了。

  “他知道朕需要什么!”灵帝淡淡的道。

  什么?

  王越好奇的看着灵帝。

  “朕需要一把剑,它不畏强权,会去把那些阻碍朕的人,通通给击倒!”灵帝在手中,做出舞剑动作。

  “据朕所知,除了蔡邕,他没有和任何一个朝廷大员,有过密切接触!反而是将那些人,得罪的彻彻底底!他就是孤身一人!除了朕,没人喜欢他!所有人都恨不得杀了他!”

  “……”

  王越似懂非懂,只得继续沉默。

  “他知道,只需要对我一人负责即可,和那些朝中大臣,没有任何关系!现在,懂了吗?”灵帝转过头来,对着王越道。

  王越低头,不再说话。

  “哎!年纪上来了,就容易多说!”灵帝叹息一声道。

  “陛下,您正值壮年,还大有可为!”张让在一旁道。

  灵帝举起一只手,示意张让不要说话。

  场面陷入平静当中。

  “王越,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你的面前,也是你最后的机会,不知道你能否把握!”灵帝突然转头,对着王越道。

  “什么?”王越疑惑。

  “教协儿剑法,在他继位前,护卫协儿的周全!”灵帝郑重道。

  “这……”

  王越犹豫。

  “我会立协儿为帝,在未来,你就是帝师!”灵帝摇了摇头,继续道。

  王越沉默片刻,最后咬牙道:“好!”

  “王越,记住朕刚刚说的话!”

  灵帝说完,便带着张让转身离开,只剩下王越一人,站在亭子里面发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