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三章 周瑜突然到访

三国之一代帝王 恶魔在右 3587 2019.04.01 15:44

  萧让回去萧宅,首先是去看了一下那些少年,当他过去的时候,少年们还在奋力训练,这让萧让感到很是欣慰。

  看着他们一个个认真的模样,萧让止不住的点头。

  他站在院子外面,静立许久,不忍心过去打扰,犹豫了片刻后,选择了离去。

  现如今,萧让已然决定,走上那条不归路,这些人更加的重要,他们能否成才,关系着萧让势力的未来,作为萧让第一批手下,这些人是他的嫡系,就是萧让未来势力的基石。

  见他们一个个的都在成长,萧让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位老父亲,看着自己孩子,在一步步的慢慢成才。

  萧让离开了前院,萧让准备去到后院,再过去好好的锻炼一下。

  明天就要出发去吴郡,外加上自己身体康复,体内紊乱的力量已然被炼化。

  所以,现在虽然夜已深了,但萧让现在很有精神,根本没有任何睡意。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试试,自己现在究竟多强。

  正当萧让要去后院的时候,凌操迎面而来。

  “主公,我刚好想要过去找你,周公子刚刚过来了,似乎有话要说!”凌操见到是萧让,直接上前道。

  周公子?周瑜?

  “嗯,我这就过去,你和那些孩子们说,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吧,咱们明天就出发了!对了,晚点时间,去我那里一趟!”萧让点点头,对着凌操道。

  见着凌操还没休息,正好可以找他比一下,毕竟有个对手,更能知道,自己如今是什么样的情况。

  三年前,萧让出手救下凌操,治好了对方的本源之伤,并给了对方一笔钱,助其埋葬自己的父亲。

  萧让算的上凌操的救命恩人,所以,凌操直接认萧让为主,并一直以家臣自居。

  凌操心性稳重,实力不弱,虽说比不上萧让、孙策这种怪物,但也算得上是天才级别的人物,如今也是一流高手。

  他在萧让心中的地位极高,甚至要比许褚都高!

  萧让很放心将事情交给凌操,对方也没有让他失望过!

  这三年来,萧让在萧宅的日子少的可怜,这偌大的萧宅,上上下下,包括潜龙谷那些少年,也是由他凌操负责训练。

  今天,萧让突然发现,这三年多的时间,自己是有些忽略了对方,从来没有对这任劳任怨的凌操,有过什么别的奖励。

  萧让再次细细的看了一眼凌操,对方已经快二十了,目前仍旧独自一人,要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耽误了凌操的终身大事,导致凌统无法出来了,那可就是他的一大罪过了。

  不行!

  得找个机会,给凌操介绍个媳妇才好!

  不仅你要替我打工,你的儿子也是我的人,也要替我打工才行!

  想到这些,萧让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看着萧让脸上的笑容,凌操浑身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主公,你真的没事吧?你这么晚了,叫我过去做什么?”凌操有些畏惧模样,小心的问道。

  “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就是看你没睡,我的伤势又痊愈了,打算找你练练手!”萧让听到凌操这么问,感觉有些奇怪。

  “没事就好,我还以为,主公对我……”凌操听到萧让这么说,轻松了一口气。

  哈?

  对你?

  萧让听到凌操这么说,瞬间懵了。

  啥意思?

  这是说我取向有问题?

  这凌操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居然敢对自己说这些!

  “坤桃,我姑且念你这几年劳苦功高,替我将萧宅打理的井井有条,就不追究你太多了!你和我说说看,刚刚到底什么意思?”萧让脸色一板,沉声道。

  “主公,还请恕罪!”

  凌操听到萧让这么说,瞬间慌了,赶紧单膝跪地,请求萧让原谅。

  凌操知道,自己这主公平时都能好好说话,开个玩笑也并无不可,但他真要是和你说劳苦功高,说这些缥缈的东西之时,这就说明,他对你是有些不满了。

  所以,凌操现在有点慌。

  “起来说话吧!刚刚为什么会这么说?”萧让再次问道。

  萧让得确定,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才会让自己的的属下,产生这种误会。

  “这……”凌操沉默,有些不太敢说。

  “说!”萧让摆摆手,示意对方不要保留。

  “嗯!”凌操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主公,其实,萧宅上上下下都知道,您和莫离姑娘的关系,但问题也就出在这里!”凌操没有犹豫,直接说道。

  “怎么说?”萧让疑惑。

  “莫离姑娘这么美,对主公也是用情至深,所有人都看得明明白白,可是,也正因为如此,才出现了一些传闻!”凌操开口道。

  “什么传闻?”萧让不记得有什么传闻到自己这里。

  “坊间传闻,你和周公子俩人……莫离姑娘对您这么用心,您也说自己喜欢对方,可您对莫离姑娘,却是相敬如宾,丝毫没有恋人应有的样子。”

  “而且,莫离姑娘直到现在,仍旧是处子之身!于是有下人在传,说您其实是对女人不感兴趣,不然的话,不会放着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子,却无动于衷,反倒是天天和周瑜等人混迹一块!”凌操继续道。

  哈?

  这什么理由?

  不把莫离吃了,就代表自己喜欢男的?说自己取向有问题?

  这算怎么回事?萧让心中有无数神兽在奔腾。

  不对!

  萧让突然想到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如今莫离虽然已过了十四岁,但也就差不多刚到出正常嫁年龄,对方留有处子之身,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且,他和莫离也才回来不久,凭什么会出现这种流言蜚语。

  “是谁传的?离儿知不知道这件事?”萧让直接问道。

  “是一位来帮忙的下人,他见着莫离姑娘这么漂亮,于是将这些话说了出来,离儿姑娘已经知道这件事情,是她让我别告诉你……”凌操轻声道。

  “嗯?”萧让皱了皱眉头。

  “主公,是属下失职,那下人已经被我赶走,而且,咱们也快要过去吴郡,这些琐事,我就没有……”凌操欲言又止。

  “好了!记住,这种事情不要擅自做主,一定要知会一声!知道吗?”萧让点点头,开口道。

  离儿,你到底还瞒着我什么?萧让心中暗道。

  凌操闻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对了,你刚刚不是说周公子过来了吗?快带我过去!”

  萧让突然想起,凌操过来目的。

  在这里耽误太久时间,也不知道周瑜什么个情况,这么晚了跑过来。

  当萧让二人来到大厅,周瑜正在大厅来回走动,神情有些忧色,似乎遇到什么事情。

  “你先下去吧!”萧让对着凌操道。

  凌操闻言,点头离开。

  “瑜弟,你这是怎么了,这么晚了过来,是有什么情况?”萧让整理了衣服,走进大厅,开口问道。

  “大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是等了你好久了!”周瑜听到萧让声音,赶紧跑过去道。

  “怎么了?”萧让问道。

  “今天我去坊间,突然听到些传闻,不知道你听说了没?!”周瑜直接道。

  “刚刚知道!”萧让点头。

  “瑜弟,有发现是谁干的吗?”

  萧让相信,作为周家下任家主的候选人,周家不至于无动于衷,任由他人污蔑,肯定会有所动作。

  周瑜轻轻点头,开口问道:“还记得龙城赌坊吗?”

  “龙城赌坊?”萧让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就是你刚来那会,替莫离姑娘找亲人,记起来了吗?就是他们先传出来的!”周瑜轻声道。

  听到周瑜这么说,萧让终于是记起来,自己初来舒县时候,所碰到的龙城赌坊事件,如果不是周瑜提及,自己都快忘了。

  上次利用于祥教训了龙城赌坊,之后萧让再没关注,现在又听到这个赌坊,萧让心中一阵火起。

  只不过,萧让有些不明白,周瑜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要知道,周家可是舒县的老大,龙城赌坊那小小的冯家,凭什么敢去污蔑周家的嫡子,下一任的周家家主,这是在找死吗?

  “冯家居然凭什么敢这么做?”萧让眼睛微微一眯道。

  “袁家!袁放!还记得吗?”周瑜再次道。

  “嗯!”

  对于袁放这人,萧让确实有点印象,毕竟四世三公袁家的人。

  “四世三公虽然名头够大,但是手也没有这么长的吧!”萧让继续问道。

  “除了他之外,我确实还有几个怀疑对象,当然了,这些都是我的事情,大哥你不必担心,安安心心过去上任即可!!”周瑜轻轻点头,继续开口道。

  “为什么?”萧让这次真的不懂了。

  “说起来,还是因为我,大哥你更多的是无妄之灾!”周瑜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哈?怎么又是因为你了?萧让略显诧异的望着周瑜。

  “大哥,我认真的分析过那些流言,说句实话,如果那些人是针对你的话,此举完全是毫无意义的举动。”周瑜笑了笑,淡淡的道。

  被黑都这么自信的吗?

  萧让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反驳,萧让也是这么认为的,毕竟自己在这舒县,除了冯家外,几乎没有敌人,冯家如果只是弄自己,不可能带着周家一起。

  “大哥,你是打断什么时候去上任?”周瑜见萧让没有反驳,知道对方是把这件事情完全交给自己。

  “明天!”萧让笑着道。

  “这么早的吗?看来你不能见到我这次的表演了!”周瑜同样是笑着道。

  “……”

  周瑜什么时候这么自恋了!

  萧让听到周瑜这么说,不由微微一愣。

  一直以来,周瑜都是谦谦君子模样,现在突然这样子,可是让萧让震惊了。

  “对了,大哥,明天我就不去送你了!我这边有点急事,等到这边事了,我过去吴郡一趟,看看到底什么地方,能养出离儿姑娘,这么美丽的女子!”

  周瑜笑着打趣萧让,看起来,丝毫没有因为那些流言,影响自己的心情。

  萧让点点头,轻轻拍拍周瑜肩膀,开口道:“好的,我就在那边等你过来,等我那边稳定了,咱们到时候书信联系!”

  “嗯!”周瑜轻轻点头。

  “大哥,那我先回去了,我就是过来说说这事,不能亲自送大哥去上任,确实有些遗憾!”周瑜叹息一声道。

  周瑜说完,眼睛闪过一丝异色,看起来不只是刚刚说的那些问题。

  但萧让并没有多问,也没有挽留周瑜,而是看着周瑜的背影,有些出神。

  周瑜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让萧让意识到,事情似乎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对方更像是过来试探自己的。

  不过,既然已经认了周瑜做兄弟,萧让就不会去怀疑什么,对方这么做,肯定有自己原因,等事情一结束,对方必定会告知自己缘由。

  摇了摇头,萧让转身离开了大厅,朝着内院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