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 夜谈

三国之一代帝王 恶魔在右 5946 2019.02.20 17:44

  “我个人认为,黄巾之乱的爆发,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就算是没有张角,也会有其他人跳出来,发动一次类似的暴动!”萧让上前一步,淡淡的开口道。

  “……”

  “小蔡侯,何出此言?”戏忠面色略带疑惑,开口问道。

  其他人听到萧让的话,也都是停下自己的动作,正了正身体,紧紧盯着萧让,想要听听萧让为何会这么说。

  “时势造人!!”萧让平静的道。

  “张角这类人,其实只在特定的情况下出现!太平盛世之时,自然是那贤臣明君流芳百世!平静普通的年代,除非是有什么人,改变了大家生活方式,不然,史书都鲜有记载!只有天下大乱之时,才会妖魔鬼怪齐出!比如说,春秋战国时代,又比如秦末!在我看来,如今这个时代,就是这第三种情况!”

  萧让语出惊人,令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这不是一个正常人能说出来的话!

  这个人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天才!

  萧让改进了纸张,在他们看来,这不是一个疯子能做到的!!

  所以,在听到萧让说,如今处于乱世的时候,众人并没有义愤填膺,只是想要开口反驳。

  “小蔡侯,恕我直言,你这个论点我很难信服!”一个青年站起身来直接道。

  “是啊!小蔡侯,对于你的这个论点,恕在下不敢苟同!当今天子正值壮年,虽比不上武帝,但也算得上中规中矩,朝堂之上,更有诸多贤臣辅佐!之所以发生黄巾之乱,不过是妖道犯上作乱,想要逆天罢了!”

  “小蔡侯,我认为……”

  “……”

  其他人也都附和着,开口反驳萧让的话,谁都没有赞同萧让的观点。

  见到这么多人,想要反驳自己,萧让也不慌忙,轻轻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然后笑问道:“那还请诸位说说看,从尧舜时代到如今,太平盛世之时,或是那平凡之世,你还知道哪些类似张角的人物!”

  “抑或是说,你们认为,这黄巾之乱,规模太小,不足以载入史册?”

  “这个……”

  听到萧让的问题,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黄巾之乱这么恶劣,中原大地几乎尽数陷入战火之中,黄巾蛾贼都快要打到洛阳皇城,如果这都不能载入史册,那还有什么能够记载入史册。

  可是现在时间太短,一时之间,他们还真的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的例子,所以只能是沉默的低下了头。

  萧让抿了抿嘴,看着其余人的反应。

  除了郭嘉、戏忠和田虎等少数几人抬头,看着萧让的时候,眼含精光,其他人都在那里,要么陷入沉默,要么抓耳挠腮,想要找个理由反驳。

  见没人说话,萧让轻声笑了笑,又继续道:“如果诸位对我的话,还心中存有疑虑,那我就继续说一说,我所看到的东西,以此证明我的观点吧!”

  听到萧让继续开口,所有人都是再次抬起头,望着萧让,想要继续听听萧让发言。

  这一次,他们的眼里只有专注,再没有其它任何东西。

  “大家都知道,自桓、灵二帝以来,宦官专权,祸乱朝纲!清流名士与之斗争不断,可到了最后,却总是宦官获胜,清流名士一败涂地!那些参与其中的名士,要么被放逐在外!要么深陷牢狱!直到前年黄巾乱起,经皇甫将军求情,才解除了党锢!对吗?”萧让轻声问道。

  “咳咳,小蔡侯,慎言!”戏忠在一旁轻咳一声,打断了萧让发言,提醒道。

  萧让听到戏忠的话,又看到了周围人脸色有些发白,瞬间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自古以来,民不可妄论君王、国事,萧让自现代过来后,也没有过多接触太多学子,自然没有改变这个意识,所以有些口无遮拦。要知道,萧让在前世的时候,就算是遇到了国家领导人,也不会假以颜色。

  萧让环顾四周,除了郭嘉和戏忠等少数几人外,其他人都是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似乎是想要和萧让划清界限一般。

  看这样子,他们已经把自己,当做目无君上的狂徒了吧!萧让心中暗道。

  党锢一事,在前些年的时候,闹得沸沸扬扬,许多朝廷重臣卷入其中,司空、太仆等高官也没例外,纷纷冤死狱中。宦官把这些清流,打的抬不起头来,这是所有人都清楚的事情。也正因为此,党固这个词,在所有士林之中,也都是禁忌一般的存在,甚至已经到了谈虎色变的地步。就算是名士,也不敢轻谈此事,唯恐卷入其中,被有心人提及。

  现在,萧让说了党锢,这其中的意味,已经不需要多说些什么了!

  萧让看得出来,已经有人在打算,是不是要起身离去了!萧让估计,如果不是郭嘉和戏志才在此,这些人估计早就跑开了。

  “诸位听我一言!”就在这时候,郭嘉站了起来。

  “咱们今天的宴会,就到此为止吧!好吗?对了,我和诸位说一句,今天之事,谁都不要对外传播,好吗?若是有人说出去,谁都脱不了干系!今天晚上,你们就当做吃了顿饭,然后各回各家,有问题吗?”

  郭嘉的神色淡然,环顾四周,谁都不敢与其对视。

  “听到奉孝刚才的话了吗?今天的宴会到此结束!你们应该清楚,小蔡侯对于天下学子的意义,还有,此事牵连甚重,如果不想卷入其中,那还望诸君今后慎言!”戏忠也是站起身来,开口说道。

  “诸位,今晚就到这里吧!今天是奉孝孟浪了,不该请诸位来叙!还望恕罪!”郭嘉微微低头,对着周围学子道。

  听到郭嘉和戏忠的话,大部分学子抱拳,直接转身离开,没有丝毫的犹豫,甚至连和萧让告辞,都没有说出来。

  没过多久,原先热闹非凡的房间,突然有些寂寥,房间里面安静的可怕,连一根针掉落在地,都能听得到声音。

  此刻,除了戏忠和郭嘉田虎寥寥几人,其余人都是离开了华凤酒楼。

  莫离坐在萧让旁边,神色有些呆滞,她完全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好好的宴会,怎么就因为自己小哥哥几句话,瞬间变得空空荡荡了?莫离很不理解。

  莫离也没有去问,因为她发现,萧让现在的神色也有些不太好。

  许久,郭嘉终于是率先开口了。

  “小蔡侯,应该没事的!!”郭嘉在一旁开口,安慰萧让道。

  按照道理讲,事情应该会就这么过去了!

  郭嘉很清楚,自己邀请过来的人,都不是什么多言之辈,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前程,也不会多说什么。但隔墙有耳,谁也不能肯定,今天的事情就只有与会的这么点人知道。

  万一有人传出去,就算是不会出事,也少不了师门长辈的惩罚。

  听到郭嘉的安慰,萧让略显尴尬的笑了笑。他本想着秀个优越感,将自己的见解说出来,顺便博得这些士子的好感。可是却忘记了,他们这些学子,尤其是那些还想出人头地的学子,根本不敢妄言党锢。

  萧让此举,明显是装逼不成功!

  造成如今这番尴尬局面,萧让自觉脸上无光。

  “小蔡侯,刚刚那个事情,还是切莫在人前说了!好在今天过来的人,品德都还不错,应该不会有人说出去!”戏忠见到萧让这模样,也是开口安慰道。

  “是啊!小蔡侯,他们绝不会说出去的!”田虎也在一旁保证。

  “谢谢诸位,是在下年少轻狂,连累你们了!!抱歉了!”萧让郑重的对着几人道歉道。

  “没有的事情!好了,小蔡侯,我们也是时候走了,今日听君一言,实在是获益良多!希望下次见面,咱们还能接着聊!”田虎抱拳,对着萧让告辞道。

  很快,田虎也带着剩下的几人离开。

  雅阁内,只剩下萧让、莫离、郭嘉以及戏忠四人,周围一片静悄悄的。

  “抱歉!”萧让对着郭嘉和戏忠再次道歉。

  “哎!小蔡侯,你说什么呢?我和志才留下来,其实是想要听听,你接下来怎么说!”郭嘉笑了笑,拍了拍萧让肩膀道。

  “是啊!我也很想和小蔡侯聊聊!!!”戏忠同样是笑道。

  “确定?”萧让略带疑惑。

  郭嘉与戏志才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随后肯定道:“确定!”

  “那好,那我就接着说了!”萧让点点头,深吸口气,准备继续开口。

  “小蔡侯,先等等!咱么还是回去再说吧!”郭嘉瞧了瞧四周,阻止了萧让的话语。

  萧让见着郭嘉这模样,顿时明白对方什么意思,轻轻点了点头。

  很快,萧让四人喝了一阵酒之后,起身离开了华凤楼。

  萧让他们并不知道,一个青年坐在华凤楼的一楼,望着萧让他们离去的背影,嘴角显现出一丝轻蔑。

  ......

  郭嘉的小院内,萧让先是让莫离睡下,随后再与郭嘉、戏忠二人围坐在书房。

  书房内,一盏油灯闪烁着光芒,明灭不定。

  “小蔡侯,可以继续了!!!”郭嘉开口道。

  萧让看了眼郭嘉和戏忠,深吸口气,开口道:“前面我说了党锢!除了这党锢之外,还有其他原因!”

  戏忠和郭嘉没有说话,而是紧紧的看着萧让,听着萧让的发言。

  “灵帝听信宦官谗言,卖官鬻爵!大量无能之辈、贪财之辈,得到了高位!这直接导致那些清廉之士,无法获得晋升!因为他们想要晋升,也是要交钱的!”

  “那些该升官的人无法晋升,他们必定会想尽办法,去晋升自己的职位!!那么,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搜刮民脂民膏,以获得晋升之资!这样一来,那原本清廉之人不再清廉!只有真正的高洁之士,不愿沆瀣一气,隐居山林!于是,官场愈发的混乱不堪!这样一来,受苦的是什么人?百姓!!!”

  “他们受到各种剥削!如何能够很好的活下去!!”

  “试想一下,如果你们是受到盘剥的百姓,你们会怎么做?”

  萧让说完,突然停了下来,看了看郭嘉二人的反应。

  这个时候,郭嘉和戏忠同时陷入深思之中。

  他们都是聪明人,随便一想,便能清楚,这些百姓会怎么做。

  想到这些,郭嘉二人额头上,不禁冒出一些冷汗来。

  “小蔡侯,还请继续……”郭嘉郑重的道。

  “刚刚说的都是些人祸!除了这些人祸,还有天灾!”

  “二位应该知道,前些年,各地爆发了各种灾荒!洪水、旱灾、蝗灾等等!百姓本就生计困难,又碰上这样的时节,朝廷应该赈济灾民!而那些官员们,都做了什么?继续强征暴敛,丝毫没有考虑百姓死活!”

  “易子而食之事,屡见不鲜!”

  “无论是谁,都想要活下去,对吗?但天灾人祸,他们又能怎么活下去呢?”萧让轻声问道。

  “要活下去,要么放下锄头,成为山匪!要么继续做平民,忍受剥削!”

  “于是,饿殍遍地,山匪横生!!!”

  郭嘉和戏忠有些沉默。

  “看着这样的情况,心慈仁善之人,想要出手解救,没什么问题吧!”萧让再问道。

  郭嘉和戏忠点头。

  “那么,当这个心慈之人,救了千万人之后,发现仍旧无济于事,你说他会怎么做?”

  “这个......”郭嘉二人显得有些沉闷。

  “正所谓,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如果这个心慈之人,拥有一定的能力,你说他会怎么做?”

  萧让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选择了沉默。

  许久,郭嘉和戏忠才是深吸一口气,回过神来。

  “受教了!!!”郭嘉和戏忠同时道。

  萧让笑了笑,直接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郭嘉二人的胸口很是沉重,他们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会是这样的情况。一直以来,他们都以为,如果没有张角,或许就不会有黄巾之乱。现在看来,无论有没有张角,黄巾之乱都必定会爆发。

  “小蔡侯,你能说说,这种情况,如何才能解救?”郭嘉开口问道。

  郭嘉把自己放的很低,甚至算得上是请教了!

  在郭嘉看来,达者为师,萧让虽然年轻,但对方的见识,已经完全征服了他。

  “解救?”萧让听到郭嘉的话,微微一愣。

  这个时候,郭嘉和戏忠再次看向了萧让,想要听听萧让是不是还有什么惊世之言。

  “解救的办法,肯定是有的!!!”萧让笑了笑。

  听到萧让的话,郭嘉二人精神一振,瞬间坐直了身体,想要听听萧让的见解。

  可是,萧让却没有回答,该如何解救,而是轻声问道:“不知两位是否知道禹王鼎?!”

  “当然!”郭嘉点点头。

  “那你们又是否知道,禹王鼎其实已经碎了!!!”萧让再次道。

  “什么???”

  这一次,郭嘉和萧让真的是惊了。

  谁都知道,禹王鼎代表了什么,那是华夏的国器!

  世间有一样东西,可以代表皇权!

  那就是玉玺!

  但还有一样,代表了华夏,是华夏的镇国之器!

  那就是禹王鼎!!

  现在,萧让突然说,禹王鼎碎了!

  作为一个华夏子民,听到这句话,心中的惊愕,肯定是不需要多说。

  “小蔡侯,你说的是真的吗??”戏忠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不知道你们可否注意到,最近两年时间里,许多人的实力提升相当迅速,许多人在这段时间,成为了武者,乃至于成为入流武者!在这之前,武者可是相当的稀少,更遑论入流级别的武者了!!!”萧让开口说道。

  君子六艺!

  这些儒家学子,都多少会一些武艺!

  所以说,郭嘉和戏忠对于萧让说的这些,肯定是相当的清楚。虽然他们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但事实确实如同萧让所说。

  于是,郭嘉和戏忠同时点了点头。

  “这其实很简单,禹王鼎碎裂,原本平稳的灵气,发生了暴动!!!”

  “也就是说,现如今,天地间的灵气,要远远高于之前的年代!也正因为如此,近几年,诞生了这么多的高手!!!”

  “当然了,这也仅仅是回光返照!!!过不了几年,灵气就会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消亡,在这之后,就再难诞生武者了!!”

  “而且,由于禹王鼎的破碎,华夏的国运,正在一点点的流失!!!”

  “什么???”

  听到萧让的话,郭嘉和戏忠再次愣住了。

  国运流失,这可不是件小事!!

  “小蔡侯,你是从何得知的?”戏忠深吸口气,开口问道。

  “我师傅乃是乌角先生!!!而我,其实也算是一个方士!”萧让沉默片刻,想了想,最终还是开口说道。

  “这......”

  听到萧让的话,郭嘉和戏忠陷入了沉默。

  说实话,郭嘉和戏忠现在有点懵,他们也不知道,萧让说的是不是真的。

  但是,他们确实是听说过乌角先生之名!

  这乌角先生,可不是张角之流所能比拟,是真正的得道高人。

  “如果真是这样,那小蔡侯,我想问一下,可否还有解救华夏之法!!!”郭嘉理了理自己混乱的思绪,开口问道。

  “有!!!”萧让肯定的道。

  “其一,当今天子发奋图强,励精图治,经历治世后,国富民安,重铸九鼎!!!此事就能解决!!!”萧让笑了笑,接着道。

  “这个......”郭嘉和戏忠闻言,有些沉默。

  只要是个有识之士,都能够清楚,当今天子是个什么人。

  贪婪至极!!!

  想要让灵帝发奋图强,励精图治,几乎不可能!!!

  除此之外,如今太子的位置,悬而未决!

  嫡长子刘辩,乃是灵帝与何皇后之子,背后有大将军何进等一众大臣支持!

  皇子刘协,乃是灵帝与王美人之子,出于愧疚,灵帝其实更希望刘协继位!

  皇太子之位一直未定,朝廷内外也是动荡不安。

  毕竟,最近时有消息传出,说灵帝身体抱恙。

  国不可一日无君!!!

  太子之事未定,对于朝臣来说,就是场祸乱!!!

  当今天子贪婪,不可能成为明君,继位之人悬而未决,更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所以,萧让这第一个办法,几乎是个不可能的办法!

  “那其二呢?”郭嘉问道。

  “其二,将一切推翻,重新来过!!!只要短时间内,出来一个开国之君,必定能够重铸华夏国运!!!”听到郭嘉的问题,萧让轻声回道。

  “嘶~”

  郭嘉和戏忠同时倒吸口冷气!

  他们没有料想到,萧让会这么说,一时间,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两位,其实我这次出山,就是为了去寻找一位明君,前去辅佐!!!”

  萧让知道,自己的话有些惊世骇俗,但萧让还是说了。

  之所以会告诉郭嘉他们这些,是因为萧让确信,他们二人都不是什么愚忠之人!

  他们不是荀彧!

  如果对方是荀彧,萧让决计不会这么说的。

  “小蔡侯深明大义!!我等佩服!!!”郭嘉沉默片刻,轻声道。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小蔡侯,忠自觉尚有不足,对天下大势尚不明晰,打算在书院里面精心学习!等到学成,再另做打算!!!”戏忠也是开口道。

  萧让当然清楚郭嘉和戏忠什么意思,点点头,开口道:“二位,今晚之事,你知我知,切莫再传于第四人之口,如何?”

  郭嘉和戏忠对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在这之后,三人都很有默契,没有再聊这类话题,而是开始谈古论今。

  萧让说起了天下之大,说到华夏的西方有大片的陆地,甚至要比华夏还要辽阔,在遥远的海域之外,甚至有另一片大陆。

  听到萧让的这些,郭嘉和戏忠都不由有些心驰神往。

  这一晚,他们彻夜未眠,畅聊到天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