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八十三章 归家

三国之一代帝王 恶魔在右 2612 2019.12.22 09:40

  竖日清晨,萧让大营。

  士兵开始生火造饭,吃完这餐,大军就要正式启程,回去上党。

  营内外,除了生火造饭的士兵,其他人已经开始收拾行军营帐。

  “终于要回去了!”

  “是啊!都快要过年了,太守大人当然要回去了!”

  “哎!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够回家,看一看自己的妻儿!”

  “是啊!家中老父亲也不知如何了!”

  两个士兵一边拆着营地,一边闲聊。

  正当他们聊的欢快的时候,突然一双手,拍在他们二人肩上。

  “怎么?想回家了?”

  这两个士兵顿时被吓到了,回头一看,赶紧走到一旁,跪在地上道:“大人恕罪,咱们二人……二人……”

  士兵见到谁了?

  田园!

  田园是谁?

  一个百夫长!

  行军打仗之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不得在军中散播思乡之愁。

  若是人人都想家了,那还要不要打仗!?

  军心都散了,拿头去打仗?

  田园看了眼两个士兵,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随后开口道:“下不为例!”

  “是是是!谢百夫长大人!”两个士兵赶忙谢道。

  田园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大营,朝着萧让大营而去。

  田园有个故事!

  那年,边关告急。

  朝廷抓新丁,每家每户都要出一个人,前往边关戍守。

  边关路远,且动乱频繁,时有战争发生,去了那边,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田园家也在征兵之列!

  他的家中尚有五十岁的老父亲,以及成亲不久,且怀有身孕的妻子。

  父亲身体欠佳,田园自然不能看着父亲去送死,只能自己应征。

  只是却苦了自己妻儿!

  田园这一去,便是三年!

  三年后,同乡来信,家中传来噩耗,老父亲因病过世。

  田园伤痛欲绝,想着回家,去见父亲最后一面。

  当然了,还有见见自己妻儿!

  这些年,天时不怎么好,收成并不高,而且朝廷苛捐杂税,他们孤儿寡母,怎么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军中法纪森严,不可能让你回去!

  思前想后,他贿赂了上司,说是自己想要出去放松一下。

  这种情况时常发生,他上司也没多加在意,毕竟士兵也是普通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还是有的。

  而且,田园表现一直不错,算得上军中精锐,他的上司也很放心!

  田园趁着其他人不注意,在外出之时,逃回了家中。

  等到田园归家,家中老父亲已入土月余。

  此时,家徒四壁,妻儿吃着糟糠,穿着破旧衣物,在田地里面劳作。

  夫妻二人相见,妻子痛哭流涕,不住的捶打着田园胸口,低声抱怨道:“你怎么才回来啊!怎么才回来啊!”

  妻子哭的有些累了,直接睡在田园怀里。

  田园见到妻子如此模样,有些心酸,眼里的泪水也是忍不住。

  孩子已有三岁,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己母亲,哭的如此伤心,于是用自己小手,不断拍打着田园。

  “坏人,放开我母亲!”

  田园将妻子抱进家中,见着孩子,略显颤抖的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戒备心极强,小心翼翼的看着田园。

  田园叹了口气,继续道:“孩子!我是你父亲,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父亲?”孩子好奇。

  “嗯!父亲!”田园不断点头。

  “你不是我父亲,母亲说,我父亲是个大英雄,在边关保家卫国!打那些坏人!”孩子摇头道。

  “……”田园一时无语,话不知从何说起。

  现在,他是一个逃兵,这又该怎么和孩子说呢?

  田园有些纠结,不知所措!

  “你真的是我父亲?”就在田园无措之时,孩子突然问道。

  “嗯嗯!是的!是的!”田园努力点头。

  “我叫田思,你跟我来!”孩子拉着田园,就往外面跑。

  田园无法拒绝,只能是跟着田思过去。

  不多时,二人来到一墙角处,远远的看着田野外的一人。

  “看见了没?那是个坏人!自从爷爷不在了,天天到我家来,我母亲赶都赶不走!”孩子小心翼翼的说着,好似生怕别人发现一样。

  田园闻言,心中无名火起,直接冲了过去,对着那人就是拳打脚踢。

  为何?

  这是村子里面的恶霸,叫做田三,之前他在家中,就有听过这人的恶名。

  田园从军多年,这田三自然不是对手,三两下便被田园拿下,直接跪地求饶。

  田园心中气出了,也没想着杀人,于是带着孩子回去家中。

  回去时,孩子不住的喊着:“父亲,父亲!你太厉害了!”

  孩子说话间,还不断比拟着田园的动作,煞是可爱。

  田园见状,不由开心笑了起来。

  回到家中,妻子已醒,听到孩子的话,当即愣住,叫孩子一旁去玩耍。

  “你去打他了?”

  “嗯!”田园点头。

  “那你军籍呢?”妻子又问。

  “……”田园答不上来。

  “你当逃兵了!?”妻子惊起。

  田园无奈,点了点头。

  妻子一听,虚弱的坐下。

  “夫君,咱们怕是要离开这里了!”妻子叹息道。

  “你不明白?”妻子反问。

  田园闻言,回想一切,突然冷汗直流。

  他有军籍在册,军中见他久不归营,肯定会查看情况。

  逃兵可是重罪,要被杀头的!

  而且刚刚打了恶霸,已经引入注目,万一有人告发……

  现在这个家,是不可能待了!

  怎么办?

  他现在有两条路可供选择!

  其一,带着妻小落草为寇,这样也就不怕官兵搜查!

  其二,带着妻小远走高飞,去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隐姓埋名,重新开始生活!

  落草为寇是不可能的!

  自己倒是没有问题,但妻儿呢?

  他不希望自己后代,背负一个蛾贼的骂名!

  那只能隐姓埋名,远离故土了!

  只是故土难离,为之奈何!

  田园陷入犹豫!

  当天晚上,村里有人过来探查,是恶霸带人过来,说是要把田园抓去归案。

  田园是军中精锐,三拳两脚,将这些人全都赶跑。

  但是,此次虽然赶走了,之后怎么办?

  田园没有办法,只得带着妻小,远离故土,去到他乡。

  辗转之后,一家来到上党!

  为何?

  上党郡守贪婪,且不负责任,上党郡一片混乱,不会去搜查民籍,是个隐姓埋名的好地方,可以安心的居住在此。

  他们一家在这里一待就是三年!

  后来,新任郡守萧让上任,直接开始整治地方!

  出于侥幸心理,田思一直未曾离开。

  他觉得,都过去这么久了,大概无事了吧?

  可他终究还是想差了!

  萧让可不是前任,无所作为,面对百姓,也不过草草了事!

  萧让在来到上党不久,便是发现此人。

  最后,萧让亲自去了趟田园家,给了田园两个选择!

  其一,重拾军装!

  其二,离开上党!

  在这里三年,田园一家早就习惯了,而且孩子渐渐大了,也该想想他的未来。

  而且,离开了上党后,他们又能去哪里?难道要一直偷偷摸摸活着?

  最后,田园答应了萧让,重投军旅,过去所有,既往不咎!

  为何萧让对田园如此宽容?

  无他!

  武艺高强!

  两年时间过去了,田园现在因为武艺出众,一路往上,已经成了萧让亲卫,而且是亲卫的百夫长,直属统领是许褚!

  在上党军中,还有一人与田园齐名,都是由新兵提携上来!

  那人就是鱼丰,现在,他已是万人之上的将军!

  “主公,将士们已经在拆营地了!”田园走进萧让营帐,对萧让说道。

  “嗯!军心如何?”萧让点点头,淡淡问道。

  “回主公,士兵思乡之心深重,都有些想家了!”田园犹豫片刻,最后还是开口说道。

  “知道了,下去吧!”萧让摆摆手道。

  “诺!”田园点头离去。

  想家了吗?萧让手指轻轻桌面,暗自喃喃道。

  那就回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